「你覺得這樣還不夠好嗎?」

「不知道耶......看看別人,就覺得自己好像還不夠好啊!」

這樣的對話,不單單常見於我與當事人的晤談對話裡,

許多時候,也出現在我跟新手心理師或輔導老師的督導之間,

其實,有時候,也出現在我的內在對話裡。

還記得剛念研究所開始到高中輔導青少年時、

剛開始兼職、全職實習,甚至是剛拿到心理師執照時,

這樣的自我懷疑,還蠻常出現的,

雖然督導或資深的前輩都會笑著反問我:「那你覺得怎樣才夠好?」

言下之意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昧與他人比較是不會有結果的,

新手焦慮還是很常縈繞心頭,久久不去,

這幾年來,這股自我懷疑減少,一方面當然是外在成就慢慢累積起來了,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我定位越來越清晰了,於是心也就安定了。

oth677884409b97b25fcecd6433487496d5841af983d085.jpg

過去在系統內工作時,最容易面臨的壓力來源是相關人等的眼光,

例如導師、家長、同儕......手上來的當事人多半是透過轉介而來,

很容易會背負著「快又有效」的無名壓力,

心理諮商畢竟不是感冒藥,許多當事人的狀態又錯綜複雜,

眼看一次次晤談過去了,有時真的會心中直冒冷汗!

成為自由接案的心理師後,壓力不減反增,

因為這時候來到眼前的當事人,生命更加沈重了,議題也更加複雜難解,

甚至我可以談話的次數也大幅減少了,

同時,轉介者的期待有時也變得更大了!

 

 

正因如此,我反而更有機會去思考,諮商的有限性與有效性,

與當事人第一次見面時,我大概就能知道,透過什麼樣的方式可能比較容易建立關係,

同時也大概可以知道,在這樣的晤談次數之下,我與對方大概能共同走到哪裡,

因為累積了許多實務經驗,對於諮商晤談的有效性是肯定的,

因為在諮商實務上更加熟練了,於是更能接納自身的極限,

我發現,當能把這一切都看清楚,並如實接納時,心,也就安定了。

 

 

同時,這幾年與許許多多取向不同、風格不同的心理/心靈工作者相遇,

我更加體認到一件事:每個心理師、療癒師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

有些人善於行銷自己、有些人善於和當事人建立關係、

有些人善於陪伴當事人度過危機、有些人善於細膩的提供滋養、

有些人溫柔、有些人嚴謹、有些人幽默、有些人直率......

不同的自我定位與風格,會吸引到不同的當事人前來。

開始聽到一些當事人對同儕的抱怨之後,我更發現,

有時候不是這個心理師不專業,而是他的風格無法滿足當事人的需求,

同樣的,同一位心理師提供的服務,有些人被深深觸動,有些人則怨聲載道......

我深深的接受一件事:我不可能讓所有的當事人滿意,

我只能老實的接受自己此刻的樣子,發展出屬於我自己的風格,

在這個風格之下,儘可能的做好做滿,其他的,就需要放下了。

night-sky-stars.jpg

我喜歡什麼樣的取向?我喜歡服務什麼樣的當事人?我的治療風格是什麼?

這是打從進研究所開始,就一直反覆被老師們詢問,因而持續思考的提問,

如果要使用隱喻的意象來形容的話,我會說,自己是「星星型」的心理師,

什麼是「星星型」的心理師呢?

相較於太陽的發光發熱、魅力四射,或是月亮的溫柔涵容、沈穩回映,

星星的光芒是由自己的內在所散發出來的,雖然微弱卻很穩定,

比起陽光的熱力,星光似乎沒什麼溫度,卻仍足以指引方向,

相較於月光的陰晴圓缺,星光則顯得更加穩定可靠。

 

 

我明白自己不屬於登高一呼、舌燦蓮花,具有領袖魅力的心理師,

同時我也不是在外顯行為上有豐沛情感、在言談間會噓寒問暖的心理師,

正因如此,我把多數心力專注於與當事人相遇的當下,

同時透過不斷的往內自我療癒,穩穩地迎接每一個生命中的挑戰,

經年累月下來,我培養出一種「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能力,

因為親身走過生命中許許多多動盪混亂的時刻,

因此無論當事人如何身陷低谷、情緒紊亂,我也能安穩的與他共同面對,

同時,正因我自己如此一路走來,

縱使對當事人此刻處於困頓的悲苦深有體會,

我仍相信在他的生命裡,必已暗藏著能穿越此刻的力量,

我所能做的,便是如同夜空中閃爍的星辰這般,

讓靈魂暗夜中航行於生命之海的人們,抬頭即可看見方向,

於是能從心中湧現力量,穿越眼前的瓶頸。

 

 

帶著這樣的自我定位,我明白,

對某些當事人來説,我可能有些「冷漠」,

對某些當事人來説,我可能「指導性」有些不夠,

同時我也深深知曉,對於持續來晤談的當事人,

以及這幾年來持續來工作坊裡共同修練的伙伴來説,

心底都明白,只要開口,一如夜空裡的星辰,我一直都在,

我深深信任著當事人內在本就擁有的力量,

同時透過自己的穩定,與當事人一起站在生命的風暴裡,

一步一步的,穿越風暴、走過幽谷。

「我是否是一個好的心理師?」這個提問已經漸漸褪色了,

取而代之的是,「我是否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我是否能透過這個樣貌,服務到我想服務的人們?」

當眼光專注在自己能做的、想做的,心情也就逐漸安定了。

 

 

怎樣才叫做「好」?

現在每當我與當事人或同儕聊起這個話題,

我常會這麼回應:「我猜你已經『夠好』了,

剩下來更重要的疑問是,你是否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

如果有機會,你又想要成為什麼樣子?」

 

 

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新北市特約諮商心理師、諮商督導、

藍海機構催眠師、家族系統排列師,

亦為塔羅諮詢師與訓練師、吟唱祝福法帶領人,與靈氣療癒師。

以謙卑的心情,面對生命中的變化與起伏,

用敬重的態度,迎接每個當事人所帶來的生命挑戰,

如實見證、用心回應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是我靈魂的初衷與渴望。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