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書寫跟閱讀,是我在日常生活中兩大自我觀照的方式,

部落格文章與平日的FB動態,都是採自由書寫的方式進行,

透過書寫與完成之後的回顧,往往能帶出另一番思考,

至於閱讀,以及從閱讀而來的自我對話,亦是幾乎不曾間斷的習慣。

這兩天在看一本很精彩的小說,名為「墨方簿」,

作者是台灣輕小說界裡可能不見得有名,卻讓我很喜歡的「久遠」,

很奇特的是,雖然在閱讀的經驗裡,讓我觸動的小說不少,

久遠所寫的幾個系列,帶給我的情緒渲染力竟是最高的,

甚至才剛翻開第一頁,眼淚就自動掉下來,

輕小說的篇幅一向都不長,落淚的頻率竟比閱讀翻譯文學等大部頭的書更為頻繁,

觀察到如此特別的內在狀態,讓我忍不住問著自己:「究竟怎麼了?」

DSC_2807.JPG

墨方簿的故事並無新意,講述著一群少年少女,在民不聊生的時代裡,

為了各自的私心與難以放下的情感,試圖重建千年前的神秘組織「墨方」的過程。

在這個時代裡,貴族階級受到講究平衡與調整的「規之道」所約束,

為了制衡貴族的勢力,則有受到講求是非善惡的「鑄之道」所約束的鑄門刺客存在,

墨方,則是同時受到兩者約束,或可說是同時打破兩邊規則,

只憑藉個人心念而行動的組織。

千年前,朝廷天子與鑄門少主為了成就太平盛世,

期待能創立一個打破規之道與鑄之道,真正講求人心義理的組織,

成就「春江花月夜之夢」:一個人人平等、不再有冤屈存在的世界,

為了這個太平之夢,他們創建了墨方這個組織,

千年前,墨方最終卻成為天子私心與掌握世界的武器,

原本為了平反民怨的人,最後成為民間欲除之而後快的人,

千年之後,這群少年少女明知想重建墨方,最終可能變成一場空談,

甚至會因個人私心的移動,讓原來良善的初衷,重蹈千年前血腥的覆轍,

然而,他們仍舊放不下對人民痛苦的掛念、放不下對同伴的懸念,

一步步踏入「春江花月夜」裡......

 

 

即使是書寫這段文字的同時,仍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心中的情緒變化,

在閱讀或書寫的當下進行自我觀照,我通常習慣從被挑起的念頭開始覺察,

若是落淚或有強烈情緒,則會去感受這份情緒是否在生命經驗裡曾經熟悉?

很直接的,「不忍」兩個字清楚的浮現在心頭,

從年幼起,我就很容易感受到環境周遭人們的情緒,

當人們痛苦時,我會莫名感到低潮與憂鬱,

當人們憤怒時,我會莫名覺得畏縮與緊張,

當人們高興時,我本能的會感到放鬆自在,

即使人們表面上神色自若,我仍會感受到他們沒有說出口的情緒,

在過去實習的時候,諮商晤談對我來説是很疲倦的事情,

對情緒的感受力,往往讓我在晤談結束後,還沈浸在當事人的內心世界裡

縱使因為實務經驗的豐富,與自我覺察的清明逐漸增加,

有時候我仍然深深的知道,自己太容易與社會、與旁人的情緒有所共鳴,

然而縱使疲倦,我卻仍習慣性的,想要替旁人多做些什麼,

因為他人心中情緒所帶來的共鳴,實在是太強烈了,強烈得如同自己的經驗。

 

 

那麼,從墨方簿的故事裡,我又看到了什麼呢?

我發現自己對於主角們的「執念」,有著深深的共鳴,

我對主角們的「自我犧牲」,也有著深深的共鳴,

這兩者在我的原生家庭,甚至是兩邊的家族裡,都太熟悉了,

熟悉到當有這樣的人出現在眼前時,我會忍不住想要做些什麼,

好讓這份悲苦的情緒,能夠緩解一些。

隨著年紀與學習的增長,這份本能,在面對當事人時,

因為有著專業界線與自我覺察,尚且能夠保持清明與彈性,

然而在生活中或是閱讀的時候,有時可能就沒這麼容易了,

幸好,每當在生活與閱讀中,發現自己深陷於某種情緒時,

總會停下來感受著,內在被什麼給牽動了,

於是再度看見,自己過度承擔他人生命責任的傾向,

看見了,就有機會放下,重新做出選擇。

 

 

在這一回的墨方簿裡,有個讓我深深觸動的故事,

裡面的某個角色在年輕時,與自己的弟弟、妹妹三人相依為命,

身為哥哥的他,非常愛護與疼惜年幼的弟妹們,

然而,當弟弟生病時,因為他的過度在乎,

導致他以為是最替所有人著想的選擇,

最後讓妹妹死於富商手中,又趕不及在弟弟臨終前陪伴最後一程。

這位年邁的鑄僧,就此明白一件事:凡是生而為人,都會有私心,

正因為有私心,就不可能在面對每一件事情,都能夠秉持著完全的公平,

越是認為自己大公無私、正氣凜然的人,越容易產生內在的盲點,

當這盲點逐漸擴大時,終有一天,會失去平衡,

在世界上,許多事情,替某一方著想,就可能稍微不那麼替另一方設想,

這可以說是私心,也可以說是一種個人面對世界的態度,

「沒有態度」、「沒有立場」,才是最危險的事,

而太想替他人的生命負責,最後可能讓所有人都得不到好處。

 

 

在心理諮商中,身為心理師,需要能夠自在進出當事人的內在世界,

面對他人時能夠安在,則面對自己的內在時,同樣需要安在,

於是,面對自己所曾有過的生命際遇,以及當事人的生命經驗,

需要學著能深深感受,同時不過度認同,

這是一條持續學習的漫長之路,有時以為自己穿越了,卻在閱讀的字裡行間中,

重新看到自己的執念,於是重新學習,拿起與放下的平衡,

透過這樣的練習,讓我每一次的看見,都往自己與他人的生命裡看入深一點,

在離開情緒經驗時,能夠更自在坦然一些,

這份練習,是奠定自己一路以來能保持晤談品質的重要基礎呢!

 

 

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新北市特約諮商心理師、

諮商學會認證之諮商督導、藍海機構催眠師、家族系統排列師,

亦為塔羅諮詢師與訓練師、吟唱祝福法帶領人,與靈氣療癒師。

以謙卑的心情,面對生命中的變化與起伏,

用敬重的態度,迎接每個當事人所帶來的生命挑戰,

如實見證、用心回應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是我靈魂的初衷與渴望。

 

(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 ,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