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跟好友吃飯,我們不約而同提到一件事:

在與學生晤談時,經常會需要花些時間專注在自己身上。

好友分享自己在晤談中,除了要專注在學生的內在狀態之外,

也需要花點時間釐清,自己當下的感受,具有什麼樣的脈絡,

這樣的晤談方式,有時會讓他感到有些疲累。

我與好友的取向雖然不同,同樣也會花時間在自己身上,

為了能夠更加專注於自己或學生身上,有時我會進入沈默的狀態,

我現在的晤談風格,與剛接觸諮商時有很大的不同,

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沈默的時間與次數明顯增加。

images  

與青少年工作的輔導人員,常會很害怕他們在晤談中沈默,

然而對我來說,沈默並不是太大的挑戰,

相反地,有時候我會主動陷入沈默,還引來學生的好奇跟困惑,

面對學生面帶疑惑的詢問,我通常會微笑著回答:

「我心中有某些話想說,可是還想不到怎麼說,

所以我需要想一下,請你給我一點時間。」

說完之後,我會繼續專心的去感受那些飄散在空氣裡,

迴盪於剛剛晤談過程中,有點模糊,但內心知曉很重要的「存在」:

可能是一個靈感、學生的一句話或一個眼神,

又或者是從學生身上散發出來的非語言訊息,

為了讓自己專心,有時候甚至會閉上眼睛,安靜的讓自己去貼近這一切。

 

 

每當學生陷入沈默時,我也會調整自己的呼吸,讓心進入更安靜的狀態,

因為我知道,唯有讓自己的身心狀態都進入放鬆而專注的「臨在」,

才能夠更深刻的去經驗學生此刻內在的運作歷程,

這些歷程,往往不是透過語言(尤其是青少年尚未成熟的語言機制)可以表達的,

那些沒說出來的,有時候甚至比他們已經說出來的,更加重要而珍貴~

無論學生是陷入思考、無話可說,或者是拒絕交談,

在這些默默無語的時刻裡,我總是會比平常更加敞開自己所有的感官,

專注的凝視學生的小動作,耐心的聆聽學生呼吸的氣息與頻率,

同時開啟內在的感受力,好好捕捉當下發生的每一個片刻。

尤其是面對非自願來談,因而刻意沈默的學生們,

我明白能讓他們敞開內心的,往往是彼此之間能引發共鳴的行為,

這些行為,經常不是透過口語表達能夠展現的,需要我用整個人:

我的眼神、我的語氣、我說話的速度、我的身體語言,

甚至是我動靜之間切換的細微變化......這些細節來傳遞。

 

 

今晚在與好友交流時,他提到心理劇有個很重要的訓練,

是透過模仿主角的肢體動作,去經驗主角此刻的心理變化,

透過這樣的訓練,更容易感動身受的進入主角的內心世界。

我自己所接受的訓練雖然沒有這一塊,卻有很類似的歷程,

過程中,暫時放掉自我主觀的意識,進入另外一個人的意識狀態裡,

於是得以暫時採用對方的眼睛來看世界、用對方的思考方式來理解世界,

當我在進行這樣的感受切換時,保持沈默並專注的狀態,是相當重要的過程,

透過靜默,我得以將自己的內心清空,於是可以納入更為遼闊的直覺力,

經由這份直覺的感知,連結上對方的內在狀態。

images (1)  

通常若心理工作者會害怕晤談中學生陷入沈默,

主要原因來自於在晤談過程中,需要仰賴口語回應與核對來進行評估,

然而我越來越深刻的發覺,對於非語言訊息的感受,往往與口語內容同等重要,

太多口語來往,有時反而阻礙了我們安靜感受學生內心的真實,

太過倉促的口語回應,有時甚至會中斷學生內在感受運作的醞釀歷程!

因此,下回當我們又與學生一起陷入沈默時,

先暫停自己內心紛亂的想法與猜想吧!

調整一下呼吸,讓自己的內心重新調整頻率、安靜下來,

當我們能維持這種放鬆而專注的內在狀態時,

平時感受不到的非語言訊息,將會更容易清晰的浮現,

許多珍貴的線索,將會在此時對我們開放,

於是,同理的深度,也就隨之往下開展了!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想預約幽樹個別督導服務,或邀約進行校園個案研討的伙伴,

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5804377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