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剛剛看完一部很沈重的電影「末路車神」,

導演用很白描的手法描述兩個家庭的故事,

因為故事的重,使我在回家的路上一直覺得有股鬱悶,

然而我也知道若自己不緊緊抓住這份感覺,情緒很快就會流動過去,

當覺察到自己再度受黑暗英雄的自我隱喻影響時,

(詳細內容可見上一篇文章「黑暗英雄的助人者隱喻」

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49774752

我明白自己緊抓著悲傷憂鬱的情緒是有意義的,

但也允許自己學習放手,放掉這些其實並不需要的情緒能量。

 

200822582753635_2.jpg  

 

 

回到家坐在客廳椅子上,習慣性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想起在玩dance evolution(一種需要全身感應的舞蹈電玩)的時候,

國中死黨說:「你很喜歡動作有開花的曲目」,

言下之意是我偏好有柔美、流線型手勢的歌曲,

在凝視雙手時,這句話恰恰跳出來,

讓我重新記憶起自己從小就有種柔弱、纖細的氣質,

也讓我重新確認了自己身上這份天真、浪漫的情懷,

而這份情懷恰恰與現實生活中需要沈穩、堅忍與務實的態度相衝突。

 

 

當我記憶起自己是個不那麼「男性化」,是個浪漫纖細的人時,內心是有哀傷的,

那份哀傷是我喜歡這個浪漫的自己,同時明白我不是仙人,終究要發展入世的一面,

那份哀傷也來自於明白此刻自己無法將柔弱與剛強、浪漫與務實的兩極整合很好,

除了哀傷,內心也有一點點的讚嘆浮現,

讚嘆的是即使自己是這麼不願意、不能夠承擔起現實沈重壓力的人,

到了今年六月這個時間點,我還是嘗試拖著自己去面對獨立議題,

因為我已經看到了當自己夠踏實的時候,會有另外一種美好的感受浮現出來,

但在享受這份美好之前,需要先通過習慣轉換的痛苦與衝突,

能夠看到這點並願意採取行動(即使很少很少)的我,讓我自己感到讚嘆。

 

 

寫到這裡,我覺得足夠了,

能夠在每日複雜與艱困的情境之下看到真實的自己,我覺得夠了,

我猜這也是務實能力開始發展所帶來的好處之一吧!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