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走上行動心理師與靈性療癒的路後,
與父母親的衝突不增反減,
週六在團體中分享文本時,
阿花也笑著說:
「怎麼聽起來這跟靈性的脈絡不太一樣?」
是啊,多年來糾結的親子議題,
似乎都在我決定要真實面對時,
一口氣全部湧現出來,難以招架。


今天早上出門前又跟母親大吵一架,
說了一些讓自己都後悔的話,
出門後深刻的省思與辨識,
我想之所以最近很容易動怒,
恐怕是因為我內心尚未真正獨立吧?
還是有點渴望可以獲得父母的認同與支持,
卻始終因為不斷背離父母期待而讓他們失望,
在每一次的爭吵中,
我看見父母將他們身上的傷痛投射出來,
因而引發了我的傷痛,
這是發生在內在潛意識層面的部分。


再從更高的靈性觀點來看,
我發現母親的怒吼與控訴,
恰巧反映了我內心的衝突:
我從小就覺得自己很「不肖」,
「無法解決父母親之間糾結的關係」,
這一直是我內在的陰影,
一個過度承擔父母親命運責任的陰影,
在求學路上,打從踏入文組,
我就明白自己讓父親深深失望了,
而當我竟然選擇文組中「最沒前途」的老師一職,
而非更有發展可能的商業或法律時,
我可以感受到父親的嘆息。

之後我轉往諮商領域,
父親曾有次說,他覺得我總是三心二意,
我覺得他真正想說的是:
「為何你總要挑一條小眾的路?」
直到今年我正式決定要踏上靈性之路時,
父親以「廟公」來形容我的新身份,
當下真的覺得心情好複雜,
父親有著失望,卻也嘗試想理解我,
這恰好顯化了我內心的矛盾衝突,
一方面我感受到至高神性的召喚,
引領著我走上一條很少人選擇的路,
我對神有著深深的信任,
但另一方面我也擔心這是否僅是一種投射,
一種未竟事務的羈絆,
我正一步一步走入自己設下的陷阱中,
直到把自己緊緊糾纏住無法脫身......


從諮商心理學的層次來看,
父母親從小便將自己的期待與痛放在我身上,
而我也不自覺的承接,
是這段糾結中的主因。
從靈魂層次來看,
父母的糾結,也反映了我的糾結,
於是真正可以解脫的關鍵,
或許是存在我自己身上的,
一切無須外求,只需要真實看見自己,
看見了,就穿越了,
此刻,我竟重新找回這份寧靜,
感恩與臣服,
感謝我的至高神性,再度引領著我回家!
omnamashivaya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