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回去複診,醫生面色凝重的說:

「我開給你的藥量已經是最重的了,這週吃完就要暫停」

雖說這一週口服藥量在醫生的眼中似乎高得驚人,

然而我的身心仍處於相對脆弱的狀態,

皮膚症狀正逐漸復原,根據經驗算是慢慢來到逐漸收斂的末端,

然而新一波的心靈課題卻又接連浮現,

一邊承接著虛弱的身體狀態,內在的脆弱也逐漸浮現。

phpmN1nnT.jpg

若說使用強大盔甲掩飾脆弱的鋼鐵人,是我內在的一個暗影,

那麼每每支持著我走出這片灰暗的,大概會是美國隊長吧?

在漫威的超級英雄系列電影中,美國隊長是最有好感的一位,

在眾多超級英雄裡,雖然他的能力隨著劇情不斷強大,

但他始終不願濫用這份力量,沈睡七十多年於現代被解凍的他,

雖然面對著與世界的疏離,卻仍然願意保持良善的眼光,去認識這個陌生的世界。

美國隊長最讓人不解跟嘆氣的,是對於人性本善的理想化與信任,

然而回歸到電影第一集,他還是一個瘦弱而平凡的年輕人,

甚至體格孱弱到無法通過軍方檢測而入伍,

這麼瘦弱的人,面對比自己強大的惡霸時,

卻仍堅信有比反擊更有效的方法,同時堅信人的善良,

當長官丟了假的手榴彈時,他也是整個隊伍中唯一願意撲上去犧牲自己拯救同袍的人,

與其說美國隊長的強大來自於被改造後的超人類力量,

不如說是他內心中堅定的人性價值,所散發出來的無可動搖的心靈力量。

 

 

在九把刀的殺手系列小說中,也有一個殺手出身於平凡的家庭主婦,

在這個系列的小說中,每個殺手都有一句屬於自身性格的名言,

家庭主婦殺手,只會使用菜刀的吉思美,

專屬於他的那句話叫做:「因為弱,所以強。」

初讀到這句話時,忍不住紅了眼眶,

在跟著美國隊長一路從對抗九頭蛇、試圖喚醒昔日同袍巴奇真正的回憶、

對抗滲透到神盾局的反派,再到這次為了註冊法案而與鋼鐵人決裂的過程裡,

我落下同樣的眼淚,因為面對權威、面對險惡,

他總是選擇一個看起來最笨、最無效,也最沒有魄力的方法,

因為他出身平凡,所以更習慣用凡人的方式,來思考何謂力量、權力與慾望,

若說鋼鐵人因為自身的才華、名聲與帥氣,使他容易陷落於慾望的深淵,

那麼美國隊長就是因為自身的平凡,而懂得將這些掙扎深深收藏在內心深處,

許多人覺得美國隊長對感情很遲鈍,我卻覺得其實他都懂,只是不願意放縱,

因為一個平凡人如他,知道放縱後可能會有代價。

1406088837-2798835875.jpg

在面對註冊法案的表決,以及眾多國家控訴復仇者聯盟傷及無辜時,

羅傑斯(美國隊長的本名,很巧合的與心理治療中人本取向大師同名)

曾說過一段讓我深思的話:

「我們需要基於自身的選擇去行動,然後負起行動的後果,

有時候如果我們不願意傷害任何人,到最後誰都救不了。」

初次看到他這麼說,我以為這番話是典型「為了多數犧牲少數」的論調,

直到看完電影不斷的反芻,才驚覺比起鋼鐵人用慈善的慷慨來掩飾內在的罪惡感,

美國隊長選擇一個更接近凡人的路線:

承認自身的有限,接受自己行動所帶來的後果,不逃避、不否認,

如果可以,每個超級英雄都想要拯救「全世界」,但這終究是一份妄想,

在拯救世界的同時,必然會帶來破壞與傷亡,美國隊長選擇接受這一點,

以一個平凡人的角度,承認自己行動帶來的傷痛。

 

 

正因為他能站在凡人的角度思考,於是在每一集的電影中,

在獨自承擔一切的責任與同伴並肩合作之中,他幾乎都選擇後者,

對我來説,這是一種情感連結的選擇,也是個不容易的選擇,

如同上一篇文章中我以鋼鐵人來隱喻自己,這篇我也用隊長來隱喻內在的某部分,

在這次的皮膚發作中,逐漸發現,原來面對自身的脆弱,

接受別人看到自己的脆弱,把自己的「弱點」直接攤在他人面前,

同時信任對方會伸出他的手,而非賞自己一顆子彈,

遠比將自己層層武裝,告訴大家「我沒事」,然後一肩攬下所有責任,

前面的選擇遠遠需要更多倍的勇氣與堅持。

我猜,這次異位性皮膚炎的劇烈發作,徹底的將內在武裝擊潰了,

也或許是內在靈魂狀態這次準備好了,於是用如此強烈的手段,

推動著我去承認自己的脆弱,支持我將自己的脆弱攤開在他人前方,

向我親近的好友們尋求協助、支持,告訴他們我是如此害怕被批判,

承認自己其實很渴望被接納與愛,

而我是如此的恐懼著,因為自身的某些言行或皮膚的症狀,將被他們拒絕。

1334956668-1589316203.jpg

一如每個超級英雄都有自己的陰影,

「負傷療癒師」這個看起來迷人的名詞,對我來説,卻是如此艱困的一個代名詞,

在結束上午的團體,與搭檔分開後的我,一個人走在吃午餐的路上,

忽然覺得自己很虛弱,不只是因為皮膚讓我這兩天都到凌晨四點才能入睡的體力虛脫,

更是因為在這一兩週裡,我逐漸對身邊的朋友承認自己過去的傲慢,

逐漸讓他們知道我覺得自己有多不堪,而我是如何擔憂著,自己不夠好,

不夠好到可以被他們接納與愛護著。

對我來說,終於意識到,成為負傷的療癒師,

意味著需要近乎永恆的與內在的傷痛共處,

同時,只要內在的傷被觸及,很可能我會從一個擁有許多療癒知識及能力的療癒師,

瞬間退化成一個充滿恐懼、憤怒、仇恨與不安的平凡人,

鋼鐵人為了不讓自己被恐懼與傷痛擊垮,不斷努力研發著高科技的戰爭機器,

美國隊長深知自己可能被傷痛淹沒與擊垮,所以選擇接受同儕的安慰與支持,

而我在高中與大學一連串的生命衝擊,選擇封閉內心之後,

終於發現內在傷痛或許會跟隨自己一輩子,我只能選擇承認、看見並接受。

 

 

在書寫的同時,我替自己做了一個選擇:

承認自己確實有可能因為種種的事件,重新打開內在的混亂與傷痛,

即使如此,我仍然選擇敞開自己的心去接受這個世界帶來的經驗,

同時,我選擇接受自己的脆弱與無力,明白這就是生命的功課,

這是生平第一次,我開始很真切的,明白何謂「我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

深刻經驗到何謂「我這個人的本身,就是值得被愛」,

因為這次不是有了他人來愛我,才感受到自身的價值,

而是真正的看見,當我選擇開放自身的脆弱時,內在湧現出來的平靜與力量,

因為我一再地看到,他人選擇接納與愛我,源自於我也願意敞開心胸擁抱他們,

若我不願意開放自己,縱使朋友們是如此愛護我,這些愛的流動仍然無法進入內心。

1360051443d94a3.jpg

然而,我已經不再恐懼受傷嗎?我不在意敞開脆弱後可能招來的攻擊嗎?

用我的話來説,只是厭倦了不斷假裝出那個強大的自己罷了,

心理學的知識與靈性療癒的力量......這些確實是我這輩子的天賦,

然而一直躲在這些包裝背後的我,也一併阻絕了愛的流動,

我把自己的脆弱攤在他人面前,不是天真的信任就此不會再度受傷,

而是因為經驗到當身處於愛的流動裡,傷口就會慢慢癒合,

他人對我的愛,支持著我的敞開,我對自己的愛,使我選擇主動敞開。

寫到這裡,慢慢感覺到一種平淡的安心,

不再去偽裝成一個不是自己的角色,

而是帶著自己進入這些角色,我是療癒師,同時也是凡人,

我擁有美好的天賦,同時也會因為過往生命經驗而受傷,

我害怕脆弱被碰觸時引發的痛,同時願意為了愛的渴望而承認自己的脆弱,

當我身處於愛的流動裡,才徹底經驗到與他人及世界的真實連結,

因為這份連結,即使有傷痛,或許也沒有這麼大的關係了。

 

 

其實我想說的是,一如眾多超級英雄們,

為了保護或面對自身的陰影,反而發展出耀眼的力量,

若我的文字及語言,對正在閱讀的你/妳發揮了一點影響力,

那是因為我其實非常、非常、非常的脆弱,

而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都在學習如何和這份脆弱相處,

所以,我所擁有的力量,必然也存在於你/妳的內心深處,

我們只是需要智慧與意願,好好的往內在找尋。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雙北地區國高中特約心理師,

擅長後現代敘事治療與人際歷程治療,第三屆諮商督導培訓中,

亦為塔羅牌及心靈圖卡諮詢師及訓練師、愛療法帶領人、家族系統排列師與靈氣療癒師,

對於關係療癒、性別與情感及性議題、生命發展、

失落悲傷與死亡、內在孩童療癒有深厚訓練及耕耘。

 

 

在與當事人共同前進的過程中,我僅是生命的行者,

透過反身凝視個人生命歷史,學習靠近眼前生命的際遇,

明白自己只是在生命旅程中多走了幾步路,

對於療癒,抱持敞開與臣服的心,對於人,帶著敬重與謙卑,

對於每個來到眼前的人,學著帶著愛如實見證,

對於這個世界,學著找到屬於自己的承擔方式。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複製網址的方式分享本文)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