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身心靈所有的層面,都在面臨著很大的轉化與釋放,

身體上,幾年前因為醫生疏失所造成的蛀牙,終於面臨做根管與牙套的命運,

無法張大嘴巴、喉嚨又過度敏感的我,在整個過程中,身體非常的受苦。

心理狀態上,明明是應該持續累積出各種講義的我,卻被拉入「冬眠」的狀態,

好像有一層膜還是什麼的,把我緊緊的包裹住,

於是對於未來的方向,有一種看不清楚、無法落地的搖晃感。

這幾年深深走向靈性療癒道路的我知道,在靈性層面上,

我的「控制」需要被釋放,來到「臣服」的面向,

把力量放在真正該運用的層面,放下那些不再屬於我要承擔的層面。

124452696_51n.jpg 

這樣劇烈的轉化,真的是很辛苦,

一方面跟自己身體的狀態拉扯著,試圖維繫清明的覺知與安定,

另一方面推掉了好幾個不適合的工作,卻又遲遲沒有新的方向出現,

這些內在的分裂跟拉扯,在昨天製作牙套的過程中,來到一個意料之外的高點:

原本以為會如同前幾次療程般順利的我,在一些並不真的很疼痛,

身體也不真的那麼難受的情況下,被挑起了很深很深的創傷反應,

那個反應激烈到,我瞪大著眼睛,覺得自己好像剛被人殺害,

隨意棄置在荒野的屍體一樣,有著莫名的驚恐、戰慄,

身體呈現出近乎凍結的狀態,而內在有著很深很深的哀傷與憤怒。



在診療椅上,治療仍然持續著,但我的心理狀態退化得非常嚴重,

然而在內心深處卻仍然有一塊清明的層面,觀看著、詢問著:

「我發生了什麼事?」

憑著直覺詢問自己「我現在幾歲?」,一下子情緒記憶來到了高中的時刻,

在那個近乎絕望的三年裡,我日復一日強自鎮定的,離開家去學校,

面對著黑板上嘲弄的文字、凌亂不堪的桌面,還有總是突如其來的戲謔言語跟捉弄,

「我沒事」是唯一可以反覆唸誦的咒文,

只要告訴自己「我沒事」,好像一切就真的什麼都沒發生,

畢竟老師們也不會處理,同學們更是避之唯恐不及,

所以,這段被霸凌的歲月,就如此活生生的在空氣中上演,卻彷彿從未發生。

然而這段歲月所造成的破壞性,卻是在大學時期才一口氣湧現出來的,

帶著殘破心靈期待新生的我,由於不知如何跟大學同學互動,

於是,開啟了另一段相互折磨的過程,於是,情緒跟身體的記憶持續凍結著。



這一段經驗,在論文與其他篇文章都寫過很多次了,

在意識層面上,也透過論文療癒與轉化得非常多,

因此我從未想過,原來在身體記憶上,這一段甚至可以回溯到國中時期的經驗,

原來一直沒有真正離開、釋放過,

於是在昨天的牙齒診療過程中,一口氣全都湧現上來時,

我才真切的再度經驗到,原來,在長達六七年的身體凍結歲月裡,

自己的內心原來是如此的荒涼、無望,

然而在這層看似死寂的心境底下,是龐大的悲傷與憤怒,對世界也對自己。

kind_main_05L.jpg 

昨夜在督導訓練的團體中,敘說這段生命經驗時,

老師與伙伴用很敘事的眼光,問了許許多多的好問題,

每回應一個提問,就意外打開對自己的一層理解,

其中讓我非常驚訝的是,過往即使在論文中也難以描述的,龐大的療癒動能,

原來竟是源自於幼時想要當個「乖孩子」的信念!

因為不能讓父母失望、不能讓父母覺得我失敗、壞掉了,

所以無論遭遇到多麼慘烈的對待,仍然要試著在環境裡支撐下去,

這樣的心情,早在小一意外車禍時,就已經充分展現出來,

這份對於父母批判自己的恐懼與焦慮,長久以來壓迫的我,卻也成為絕境中的一股力量,

支持著我在很深很深的黑暗裡,仍然全力以赴的想盡辦法找尋出路,

透過伙伴的回應與詢問,更讓我看見,這一切的底層,源自對父母深切的愛。



昨天晚上越敘說到最後,越發現雖然自己表面上似乎沒有滿足父母親各種需求,

然而心底卻始終掛念著他們自小對我的叮嚀、交談時提及鄰居子女的動態,

我也才看見在原生家庭中,之所以還抱有進退兩難的狀態,

其實是因為我感受到自己肩頭上的責任實在是太沈重了,重到根本扛不起,

於是,在龐大的心理壓力之下,我只能選擇逃避,

逃避並非意味著我漠視父母的期許跟需求,而是勉強讓自己還能安穩的手段。

原來,我對於當父母心中「乖兒子」的信念,竟埋藏如此之深,

深到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影響自己的許多選擇,甚至持續到現在,

更沒想過的是,原來這份愛,帶來這麼龐大的壓迫,

卻也淬煉出如此驚人的轉化動能!



經過一個晚上的敘說,以及伙伴們的回饋跟看見,重新開啟一份自我理解,

在結束前的靜心裡,有一段敘事隱喻自然的浮現出來:

「其實,從小我是立志要當皇家料理的,可是怎麼過程中就被人家丟了好多垃圾進來呢?

在生命中有好長一段時間,我覺得自己這道菜壞掉了、沒辦法復原了,

可是現在才發現,雖然我當不成皇家料理了,卻因為一路上幸運的貴人們,

讓我這些千奇百怪的垃圾,全部都重新攪和在一起,變成了很豐富、很好吃的白菜滷喔!」

是啊,皇家料理看起來很精美高檔,是我小時候立志要成為的目標,

更是我覺得唯一可以報答父母恩情的方式,

然而白菜滷,看起來很「俗」,顏色又髒髒暗暗的,但滋味豐富又很香呢!

我似乎在這一路轉變的過程裡,獲得了更多本來沒有想過的養分,

長出了更多意料之外的好味道呢~

110.jpg 

在這次自我整理的過程,才真正懂得,

自己在專業上能對「人」有一份很奇特、很奇特的看法,

原來是因為自己生命裡有這段非常非常漫長的「烹調」過程,

因為曾經被強制接受了好多「菜尾」,使我不得不設法讓自己這道菜「敗部復活」,

在專業上深刻而獨特的眼光,源自於這段絕處逢生的經驗,

因為親自走過了、體會了、感受了,如何在無路之路上行走,

於是即使眼前的當事人看起來「一無是處」,我總是能很快的看見存於他們身上的動能。

正如老師昨日的回饋:「父母對你的影響,雖然好像在當時是一種壓迫,

但同時卻也成為自己療癒跟成長的力量」

凡事都有一體兩面,失功能的行為背後,往往蘊含著巨大的轉化動能,

甚至是當事人確保自身存活的方式,

這是我對人很深的相信,如今終於明白,自己過去正是如此走過來的:

在絕境之中,讓自己的身體與情感,處於長期凍結僵固的狀態,

等待著,會不會有哪一天,可以來到一個可以好好生存的環境呢?

到那時候,透過春風化雨,千年的冰雪就能慢慢融化了吧?



很自然的想起昨天老師結束時,深深的一句回饋:

「謝謝讓我在你最好的時候,遇到你」

這段話,其實是電影「一代宗師」裡章子怡最後對梁朝偉說的,

是一種對過往情懷的感嘆,

在昨晚此情此景中,我感受到的是一份對過往傷痛的敬重。

始終沒有忘記自己是從黑暗中一路前進、成長才有今天的,

在每一個旁人看起來光鮮亮麗、風采翩翩的背後,都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過往,

這些過往深深提醒著我,要謙卑,因為在人的本質上,我與他人並無不同,

對我來説,更加深刻的體會則是,這些過往很可能不曾真正過去,也不必真正過去,

因為我們都有力量帶著傷痛向前走。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雙北地區國高中特約心理師,

擅長後現代敘事治療與人際歷程治療,第三屆諮商督導培訓中,

亦為塔羅牌及心靈圖卡諮詢師及訓練師、愛療法帶領人、家族系統排列師與靈氣療癒師,

對於關係療癒、性別與情感及性議題、生命發展、

失落悲傷與死亡、內在孩童療癒有深厚訓練及耕耘。



在與當事人共同前進的過程中,我僅是生命的行者,

透過反身凝視個人生命歷史,學習靠近眼前生命的際遇,

明白自己只是在生命旅程中多走了幾步路,

對於療癒,抱持敞開與臣服的心,對於人,帶著敬重與謙卑,

對於每個來到眼前的人,學著帶著愛如實見證,

對於這個世界,學著找到屬於自己的承擔方式。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複製網址的方式分享本文)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