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走入心理諮商算起來也有快十五個年頭了,

每個階段對於心理諮商的看法都很不一樣,

一部份是學的理論取向不同了,一部份是生命經驗不同了,

很大一部份,則是從服務的對象身上,學習到許多寶貴的經驗,

許多時候,我常覺得,當事人是最好的老師,

實際的晤談經驗,往往帶給我超越理論跟課本知識以外的震撼。



從去年開始很幸運的有機會長期陪伴到許多在生命中充滿挑戰的孩子們,

通常在校園系統裡提供這樣的服務時,都要系統中許多其他專業人員的共同協助,

除此之外,「時間」常是支持孩子們成長與蛻變的重要因素,

即使在短時間內,所有相關人員投注了多麼龐大的心力,

「改變」經常是默默的、悄悄的,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滴的發生,

在短期之內,不只是我,相關的專業人員常會懷抱著懷疑跟忐忑的心情,

不確定投入這麼多心力之後,到底孩子會發生什麼變化?

有時候,也會在想,究竟該用涵容的心支撐著孩子們的退化,

還是該採取強硬一點的教育立場,用規範跟權威來引導孩子們改變?

在充滿不確定的狀態之下,考驗著我對於「人」的相信。

back-to-myself-mm3.jpg 

初學諮商時,會把心理諮商看得很重要,

認為透過諮商,能夠很深很深的協助當事人們進行改變,

在學了更多不同療癒的理論與技術後,更加覺得身為心理師與療癒師,

在當事人的生命旅途中,自己扮演著重要的關鍵角色,

這麼一想,免不了落入了對於「改變」的迷思,

認為當事人的覺察、意願以及我所採取的「介入策略」,

對當事人面對的困境有著重要的影響,

然而,當有更多機會長期陪伴到許多處境艱難的當事人時,

我逐漸發現,每個人的生命道路真的天差地別,

究竟怎麼晤談,才會「有效」,還真的沒有標準答案:

有些孩子可能適合高度指導性的方式,替他設立必要的界線跟楷模,

有些孩子可能要允許他盡情的逃避跟退化,才能鬆動過早成熟的防禦策略,

有些孩子適合像朋友一樣的閒聊,用一種開玩笑跟友伴的方式,給出建議與回饋,

有些孩子則需要我如同父母一般,提供保護跟承接,讓他慢慢長出安心感。



然而,到底什麼樣的孩子,適合什麼樣的方式呢?

雖然在晤談個幾次之後,通常就能掌握個大略的方向,

然而在中小學階段的孩子們,性格都還在成長形塑的階段,

加上我服務的都是原生家庭經驗相對複雜的孩子們,

因此,就算已經清楚瞭解他們的依附風格,與大致的行為模式,

每次晤談前,我仍然需要提醒自己把先前的判斷清空,

因為,我很難確定這回他們會以什麼樣的狀態來晤談。

更重要的是,因為晤談時間長達一學期甚至是一整年,

更能看到孩子們隨著時間,受到不同因素所影響,

在晤談歷程中來來回回、進進退退的改變,

在這個過程中,究竟孩子為何改變?因素非常非常的複雜,

絕對不會只單憑諮商輔導晤談,就能造就出這些改變的。



最近,手邊有幾個團體與晤談慢慢要步入尾聲了,

回想起初次相見,與最近幾回相見的差異,孩子們確實都有所成長,

然而這過程中,究竟有多少成分該歸因到我的晤談呢?

老實說,我還真不敢肯定的回答這個提問!

甚至我也必須承認,在晤談的歷程中,有時候,當下我都處於一種「未知」的狀態,

這個「未知」來自,我不知道什麼樣的介入或改變,是對孩子最好的?

當然,我與孩子都期待透過個別晤談或團體,能讓他們的心情逐漸平穩,

在原本困擾的主題上,能夠逐漸明朗清晰,懂得做出對自己更恰當的選擇,

然而,究竟要透過什麼方法來達成呢?我又該用什麼態度來陪孩子們走這段路呢?

在孩子們內在的需求,與現實環境的限制之中,又要如何求得平衡呢?

我越來越發現,心理學並不能提供讓人滿意的答案,

複雜的生命經驗雖可用理論描繪出一個模糊的輪廓,終究無法完全套入知識框架中。

t_124811_769390.jpg 

在敘事治療裡,常強調「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專家」,

這句話放在國中小的孩子身上,往往會讓人打個問號:

「他們年紀這麼小,真的知道什麼叫對自己好嗎?」

「他們的行為後果,都還要大人來負責,怎麼能隨便他們做決定?」

「他們這麼沒有現實感,短視近利,哪裡知道現在這樣做,未來會有什麼結果?」

確實,這群孩子在思考上有邏輯的不足,也還沒辦法完全承擔起自己行為的責任,

因此在晤談中,並非完全放任他們自由決定,有時需要適時提醒他們每個選擇可能的後果,

然而,我也確實發現,由於無法百分百瞭解孩子們的生命經驗,

因此,在晤談過程中,往往無法體會到孩子們做出種種匪夷所思的情事,

背後是基於什麼樣的邏輯與信念,

對成人來説延宕滿足所帶來的好處,相較於孩子們短視近利的選擇,

終究也只是我們大人世界的主觀認知,而非孩子們的主觀經驗所能感受到的,

當我們用成人的眼光來看待孩子們的行為,認定什麼樣的發展才是「好」,

到頭來,或許也只是將個人期待投射到孩子身上罷了。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專家」這句話,

對專業發展到此刻的我來説,會是這樣詮釋的:

「唯有當事人自己,才真正懂得在每個事件當中,

自己的主觀經驗是什麼,帶著這樣的主觀經驗,自己因而做出某個選擇,

雖然這個選擇從旁人的角度來看,可能可笑、愚蠢或不切實際,

但在這個人的主觀世界裡,或許理所當然。」

我們並不需要認同孩子所做的決定,也可以在晤談時提供自己的分析與建議,

然而,我們也需要重新覺察,這個分析與建議是站在哪一個位置提供出來的?

是身為成人的我所認定的「現實」,還是孩子角度看出去的「現實」?

我真的確定孩子照著自己的建議去做之後,他的生命就會有所不同嗎?

又或者我們只是想把孩子形塑成主流價值甚至是自己心目中的樣子呢?



在最近晤談或帶領團體之前,我常會提醒自己一件事:

「我學了很多專業知識,對於人的改變歷程也有個人的見解,

然而我終究還是無法真正知道,怎麼做對孩子來説,才是最好的安排?」

諮商輔導之所以是一門藝術,而非一門技藝,

我想關鍵就在於,每一次與孩子的相遇,都是一場充滿未知的全新開始,

而我們在這趟旅途中,終究是眾多過客之一,而非開啟轉化的全能全知者,

從這群孩子身上我所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其實是:

對於每個人的生命經驗,永遠要保持謙卑的態度。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想預約幽樹個別督導服務,或邀約進行校園個案研討的伙伴,

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5804377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喜歡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