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雖然到了中後期階段,劇情陷入了鬼打牆的歹戲拖棚,

然而在這部漫畫裡的眾多角色,不僅曾陪我度過人生低潮,

也教會我許多生命哲理,

因此號稱是最後一集的電影劇場版上映後,還是吸引了我進入電影院,

重溫大學時期這部漫畫帶給我的精神支持,

在此分享我從這部電影當中所感受到的體悟,

或許也可提供給目前正在國高中校園服務的輔導夥伴,

或是家有青少年的家長們,作為親職教育的參考。

fx_flja93717532_0003.jpg  

整部電影除了火影忍者慣有的精彩忍術對決之外,

不同以往總是將劇情鎖定在鳴人與敵人之間的信念交鋒,

這次電影將主軸放在雛田對鳴人的情感與內心衝突上。

不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雛田在忍術、體術上都遠遜於其他角色,

比起擁有強大忍術的漩渦鳴人來說,更是天差地別,

然而,正因她是如此的平凡,當她因為仰慕、愛戀鳴人,

不斷透過堅強的意志力進行修練,嘗試突破自身忍術的瓶頸時,才會如此令人動容。

 

 

在火影忍者這部漫畫裡,存在著許多很「弱」的角色:

小李、鹿丸、雛田......等人都是如此,

他們之中雖然有些人在晉升中忍後逐漸變「強」,

卻都是憑藉著不斷苦修、找到自身特性之後,才得以逐漸拓展實力的,

雛田最後能成為鳴人的妻子,或許也是因為她的一股傻勁,

最後感動了鳴人這個呆若木雞的個性吧?

作者曾經在書中提到:

「人們總認為出身的不同已決定了他們能力間的差異,

但我相信人們可以通過自身努力來改變自己,改變這一切。

雛田身上就帶著我的這些信念。」

在雛田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一種「雖弱猶強」的堅韌氣魄。

 

 

在現在的教育體制裡,往往強調孩子們要有出色的表現,

說到底,我們還是習慣用外在成就來定義學生的價值,

只不過從傳統的智育,移動到其他藝能科罷了,

然而,如果學生平常害羞內向,總是默默行事,

不容易有被他人看見的突出表現呢?

我們是否能夠透過細微的觀察,找到這些學生身上的亮點?

這些學生的個性可能與雛田一樣,極度害羞內向,無法吸引大人的目光,

可是卻與雛田一樣,因為受到某些楷模的激勵,自此走上了堅持不懈的道路,

縱然,無論她如何努力,終究難以超越其堂兄日向寧次,成為家族的大材。

 

 

在講求適性發展的道路上,

有些人受到家庭出身或先天優勢的影響,毫不費力就能發光發熱,

可是卻仍然有不少人,縱使付出極大的努力,依然無法獲得肯定,

雛田若非幾次表現都獲得鳴人的認同與肯定,恐怕也無法走到劇情最終的佳話一場。

在這部電影裡,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雛田為了送鳴人一條親手織成的圍巾,

前前後後總共耗費了三次的功夫:

第一次當她織好之後,受到舍人的攻擊,整個人懸掛於高塔邊,

圍巾受到身體重量的拉扯,最後被撕裂成兩半,連送出都還沒就先破損了。

第二次好不容易將親手織成送給鳴人,卻在舍人的攻擊下燒毀。

第三次千辛萬苦織到一半,又被盛怒之下的舍人燒毀。

一條圍巾,織了又破,破了又織,

讓鳴人懂得她「心意的傳達,需要耗費很漫長的時間才能完成」的用心。

fx_flja93717532_0001.jpg  

現代社會中總是講求「速效」,然而一樣米養百樣人,

不可能每個人都像佐助一樣是「天才」,

也不可能每個人都如同鳴人一樣是「全才」,

更不可能每個人都如同鹿丸一樣成為「將才」,

如何用心懂得每個孩子身上的特質,是身為老師與父母的我們,

需要深刻省思與學習的一件事。

除此之外,在學校有好的表現,也未必代表孩子往後就有良好發展,

在火影忍者這部漫畫裡,佐助、我愛羅、大蛇丸等角色,都是如此,

在最終章的電影版裡,同樣存在著能力強大卻走上歧途的忍者,

甚至於即使如同鳴人這樣抱持正念又具有高超忍術的忍者,同樣會面臨人生的困境。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將會分享,「成就與能力不保證人生幸福」的看見,

在此之前,對於如何重新界定孩子們身上的「亮點」,

不僅以外顯成就定義他們的價值與未來人生,或許是我們可以先做努力的部分吧!

 

 

 

幽樹戲迷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阿卡莎花精顧問、愛療法帶領人、塔羅講師,

打從大學時代起,就瘋狂沈迷於電影裡,

總覺得一個人一生只有一個生命故事實在太少,

恨不得從電影當中盡情地體驗各樣人生故事,

喜歡從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欣賞電影,

也熱愛將從電影中獲得的點滴心情,與人分享。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