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整合身心靈取向的諮商心理師, 深信文字具有力量,而每個人都擁有自身生命的解答,期待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心靈圖卡、催眠、家族系統排列與蛻變遊戲是我所熟悉的探索工具,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廣告贊助

在專業發展的歷程裡,我在國中小待過好幾年的時間,

從保密原則的打破,到輔導記錄的撰寫,以及系統合作的複雜,

都是打從大學生時代起,就不斷需要面對的兩難抉擇,

因此對於倫理守則與實務現場的落差,一直都很感興趣,

這次很幸運的重新回到大學恩師莉竹老師的研習場中,

聆聽她從研究與實務經驗中,不斷進行的倫理思辨,有著滿滿收穫,

也促成我將省思筆記化為文章,與專輔伙伴們分享的動機。

DSC_0984.JPG  

傳統的諮商工作,焦點擺在個人身上,倫理守則是以當事人為中心撰寫的,

然而我很喜歡莉竹老師的一句話:

「所有的諮商輔導情境,都需要回到諮商師與當事人所共處的社會情境來思考,

沒有任何一場晤談,會是在真空環境下進行的。」

所謂的社會情境,除了台灣的社會文化脈絡之外,還有當事人身處的機構場域,

以專輔伙伴來說,就是國中小校園。

即使只是依循傳統諮商倫理原則來進行輔導工作,困難度便已經相當高,

當要考慮社會情境時,困難度更是快速攀升,

一方面我們期待自己能堅守倫理守則,維護當事人權益,

另一方面卻又需要在系統內,對轉介者與相關人士負責,建立合作關係,

我想,這也是專輔伙伴在提供專業服務時,經常心力交瘁的地方吧!

 

 

在這場研習裡,我很喜歡莉竹老師引導我們討論及思考時的態度:

開放、敞開、尊重多元的思考觀點,

在研習中她提及一個我很少思考的概念:

「在每一個倫理決策的兩難中,唯有透過後續結果的驗證,

才有辦法確認當下我們的決定是否正確,

事實上在每一個兩難情境中,都涉及眾多複雜的變項,

因此我們只能不斷試圖透過努力,

去做出當下能力所及的,擁有最佳可能性的決定,

卻沒辦法知道,什麼樣的決定會是最好的。」

在倫理決策的過程中,幾乎不存在標準答案,

這樣的想法很真實,也讓我飽受震撼,

或許這也是許多專輔伙伴的焦慮,因為我們往往被訓練成,

在每一個危機或兩難事件中,應該要有標準答案,

在相對保守的國中小校園中,更是如此。

DSC_0987.JPG  

面對這些艱困的情境抉擇,莉竹老師很真實的分享:

「我沒辦法提供最好的答案,

然而我們可以透過不斷的討論與思考,去找到做出每個決定的背後,

是什麼樣的價值觀與信念,促成我們做出這些決定,

當我們對於自己的倫理決策歷程有更豐富的理解,

就可以在下一次面對時,更有機會做出適切的判斷。」

長期閱讀「輔導落地窗」專欄的伙伴,應該會發現我經常分享自己的思考歷程,

卻很少提及在特定情況下,應該怎麼進行介入,原因就在於此,

在實務歷程中,我很早就發現,諮商輔導具有高度抽象化的特質,

每一個片刻都具有獨一無二的特性,

雖然專業理論與實務經驗,能不斷支持我們做出更適切的回應,

但終究有做出錯誤決策的可能性。

 

 

在此我統整研習的種種內容,分享往後遭遇倫理困境時,

可以如何透過一連串的省思歷程,幫助自己做出當下最適切的決定:

1.在這個困境中,與哪些專業倫理有關?又與哪些職場倫理有關?

2.在專業倫理的部分,有哪些介入方式可以選擇?這些方式會替當事人帶來什麼影響?

3.在職場倫理的部分,我可能進行的這幾種介入,會替所處的機構帶來什麼影響?

4.在系統生態的部分,這些可能的介入,會替相關人士帶來什麼影響?

5.我個人所能承受的責任後果範圍到哪裡?我身處的機構可以支持我到什麼程度?

6.綜合上述五個提問,什麼樣的決定,能夠讓各方傷害都降到最低?

在這一連串的省思與自我提問中,最困難的往往是在服務的對象與其他相關對象的利益中做出平衡,

然而設法在這些困難中,開出一條路,在我的眼中,具有相當大的價值,

諮商輔導工作之所以有效,往往不是單純受到專輔伙伴或心理師的介入,

而是整個系統共同合作所帶來的成果,

從更寬廣的角度來看,當我們設法同時保障所有相關人物之利益,

無形中,其實也是在維護當事人的最大福祉,

單純一股腦的維護當事人權益,有時候不見得能促進最大福祉出現,

這當中該如何取捨及拿捏,是倫理實務困境之所以產生的原因。

DSC_1000.JPG  

我自己在國高中校園接案這麼多年,每當遭遇兩難困境時,

仍不免像是初次遭遇那般充滿緊張與危機感,

當實務經驗越來越豐富之後,這份緊張與迫切感不減反增,

因為我的思考歷程變得更加複雜,眼光也從單純的保護當事人,

逐漸挪移到如何在決策過程中,設法儘可能敬重到所有牽涉其中的人,

當採用系統脈絡的眼光來檢視倫理議題時,往往比單純思考專業倫理來得更加困難。

我非常喜歡莉竹老師在結尾時分享的一段話:

「會遭遇倫理實務困境的人,往往是比別人更加認真的人,

想要輕鬆的解決困境,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依法行事,或是直接選擇維護部分人的福祉。

當我們設法讓每個牽涉其中的人,都能同樣受到保障時,困境也將因此而產生,

所以倫理實務困境之所以會產生,是因為我們不只希望完成自己的任務,

而是希望儘可能讓這份任務更為完善。」

 

 

親身經驗過專輔教師的專業生涯一整年下來,

即使我具有諮商心理師的身份,仍不免遭遇瓶頸,甚至是束手無策的實務困境,

這些難解有時候甚至是無解的真實困難,往往帶給我們高度的消耗、焦慮甚至是挫折,

然而我也相信多數選擇繼續留在專輔崗位上的伙伴,是因為還不想要放棄自己在專業上的堅持,

更希望透過系統的力量,來共同替學生的身心健康努力,

所以,想跟所有一同在實務困境中努力不懈的伙伴們分享一段話,

當我們面臨挑戰時,可以重新憶起這句話,也許,力量又會重新湧現:

「我之所以遭遇困難,不是因為專業能力不夠,而是因為我看到自己堅持之必要,

這份堅持是關於,期待自己儘可能守護所有相關的人,透過眾人的力量來共同守護學生,

這份堅持在於,不再死守著冰冷的倫理守則,

而是嘗試在真實的世界裡,用自己的方式,

找出一套能夠回應普世價值的策略,

困境反映的是我的堅持,而非無能為力。」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想預約幽樹個別督導服務的伙伴,

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5804377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謝謝你的分享, 同樣是討論校園諮商倫理, 你寫得比去年在網路上''喊話'某位心理師好太多了,
  • 謝謝您的回饋,我想,每個心理師都有自己的專業信念,如同莉竹老師說的,這當中往往不見得涉及對錯。我自己有著許多校園輔導的困境經驗,也促使我,想要分享個人淺見給選擇留在校園中的伙伴們。我們一起繼續在校園系統內外加油喔:)

    幽樹(yuki) 於 2015/01/20 18: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