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剛結束在大學的通識課程,

這週是期中考週,我用口頭報告代替考試作為成績依據,

為了讓這份報告不會流於形式,我不僅設計了同學互評的機制,

台上同學緊張認真的報告著,我則在台下振筆疾書,記下同學的報告特點,

然後告訴同學們,在當天下課後,開放大家自行來提問跟聽取回饋。

出乎意料之外的,三個班幾乎都有四分之一以上的同學來詢問我,

顯示出他們對自身的期許跟對課程的投入,這份用心讓我很感動,

也慶幸沒有錯失口頭報告這個最佳教學素材的教育機會。

在三個班已經報告完畢的同學之中,發生了一件讓我印象相當深刻的事情,

透過這個事件,讓我真的對當今社會的風氣有了深深的省思。

 

 

有個同學,平日在課堂中就展現出極度認真的態度,

不僅會極力爭取表達的機會,在期中報告時更是特地換上正式服裝,

他一副有備而來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期待著他的報告,

出乎意料之外的,他在口頭呈現上,出現幾個難以挽回的失誤,

看得出來因為過度緊張,無法將事先準備好的精彩內容充分呈現,

以致於大大抵消了投影片的精彩及簡報成果,

我隱約猜到下課後他會來找我討論,因此在給分與如何回應上,已預先做好思考。

antsdream.jpg  

果然下課後,他第一個來找我,我如實地分享我觀察到的重點,

同理他心中的惋惜,也邀請他可以放鬆一點,

成績雖不如原本預期,但也已經不錯了,

他聽完後也如我預期的那樣,面露有些懊惱的神情離開了,

沒想到,正當我準備關上電腦,離開教室時,他又再度回來了,

這次他表情有著微微的變化,感覺心中有些情緒,

也表達希望是否看在他努力準備的份上,可以拉高分數。

我想,他真的是一個很認真的孩子,換成是別的老師,應該會給更高的分數,

(我給他的分數也不錯,只是若表現沒有失常的話,的確可以多出五到十分)

看著他難過的神情,我內心相當掙扎,但沈思了五秒之後,選擇這樣回應他:

「我知道你很在意分數,打從第一堂上課起,就看得出來你是個認真的學生,

而且我也可以感受到成績這件事,對你來說很重要,

可是我沒辦法給你更高的分數,因為這是基於評分標準所做出的結果。」

 

 

在我一邊說的同時,他強忍著淚水,一直叫我不要再說這麼感性的話,

但我覺得有些很重要的話,非說不可,於是我還是繼續溫和的看著他說:

「我希望讓你知道的是,成績只是外在表現的結果,不等於你這個人的價值,

拿到這個分數,無損於我心中對你的看法,

在我眼中,你還是那個認真、積極、美好的人,希望你可以明白這點。」

他聽完之後,慢慢走開了,

我知道他需要一點時間消化自己的情緒,也就沒有太招呼他。

 

 

走出教室,心中有點難過

我知道雖然提高分數,可以消除他當下的悲傷,

卻很可能繼續強化成績這個標籤在他身上的作用力,

明知這個成績無法滿足他的自我期許,我卻希望能藉此讓他感受到,成績不是一切,

除此之外,我更希望他能感受到,他真的是一個很認真努力的人,

這才是我眼中的他,他身上的美好不是因為成績很高,而是因為他肯用心投入課程,

我希望他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能力,同時又能保有自我肯定,

無論表現如何,都不會動搖到內心的自信,

唯有這樣,在往後的人生裡,他才能在面對挑戰時更泰然自若,

我如果移動了分數,等於是替他拿走原本該面對的阻礙,

同時更加將分數等同於自己的價值。

 

 

我想,這個學生的成長經驗中,大概經常都要經驗到外在的評價吧,

我也感受到,現在學校裡的教育,還是以是否能準時交作業、考個好成績來定義學生,

雖然現在的老師們,已經比過往來得開放,更加鼓勵多元的學習,

然而我們還是習慣用成績或外在表現的角度來思考一個人的價值,

因此,成績的高低,就成為衡量一個人的主要標準,

我們仍然不斷地鼓勵學生們追求卓越,只是成績的衡量,從傳統學科,延燒到術科,

很早以前教育的圈子裡就有種看法:以前的學生只要努力把主科學好,就能證明自己的能力,

現在講求多元發展的結果,變成每一科都要拿到好成績,學習的壓力變得比過往更龐大!

bfc3eca9jw1e1ucowbm3zj.jpg  

在與這個同學對談完之後,我深刻感受到,自己是否可以成為這樣的老師:

成績照打,依照學生實際的程度打,但另一方面,不管學生的成績如何,都還是同等的關心?

我發現,要能清晰地做到這點,真的有點困難!

過去的我,也跟許多老師一樣,認為學生的努力跟認真,可以算進成績之中,

然而,我發現這樣的思維,似乎延續了把成績當成個體的價值的信念,

反而更加強化了成績跟學生本人的關連,

然而成績不就只是學生在能力向度的呈現嗎?

當把一切都「量化」的結果,是否反而強化了成績對學生的約束力?

 

 

下堂課所有學生報告結束後,如果有機會,我好想要這麼跟他們說:

「在這個班上,我看到大多數的同學都很努力的投入這份報告裡,

我認為報告該是一種學習的方式,而非流於形式,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在台下不斷努力紀錄著要給你們回饋的原因,

我希望讓你們感受到,自己的努力是有意義的,而不是為了換取成績的手段。

說到成績,在你們當中有些人的分數比較低,甚至不及格,

但我讓你們明白一件事,在我眼中,不管你的報告成績是95分還是55分,

都無損於你是我的學生的事實,只要你是我的學生,還願意學習,

我就願意儘可能跟你一起討論出安然度過這堂課的方式,而我也依然愛你。」

 

 

「我跟別的老師不一樣,不會因為你特別認真就把報告分數打很高,

因為我想讓成績成為反映你自身能力的鏡子,

一個不知道自身能力極限在哪裡的人,是無法好好追尋自己的夢想的,

因為他無法透過感受到自身的侷限,去修正追逐夢想的策略與方法,

所以,我根據你們的表現來打成績。

但我更想讓你們感受到的是,成績高低跟你這個人的本質一點關係也沒有,

能力,只是你完整生命中的一個面向,不代表你這個人的好壞與特色,

只要你認真、努力、勇於面對自己、敢於接受自身的脆弱、好好活出自己,

在我眼中,你就是最棒的人!

不管你這次報告幾分,都請繼續拿出你的勇氣跟力量,好好地跟我一起走下去,

在你還沒放棄自己之前,我也不會放棄你。」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氣當面說出這些話,

不過我真心期許自己能在現實嚴苛的環境壓力與對學生的愛護之間,

找到一條不偏不倚的道路,陪伴著他們繼續前進。

jpg.jpeg  

我常常會問自己,只有575的時薪,為什麼我願意儘可能投入自己的心力?

隨著這學期課程的進行,我慢慢發現,因為這份工作有意義,

雖然這只是一門通識課,但卻是一個可以充分透過身教來影響學生的機會,

來到我面前的學生,通常都不是很資優、家庭很富裕的孩子,

課程,是遠比個別諮商更強而有力,足以持續影響、陪伴他們的機會,

所以,我期待自己能真誠的面對教育現場的困境,以及學生給我的考驗,

讓自己能用純淨的心,守護這群充滿美好的孩子。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