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這學期手邊三個團體陸續要結束了,

兩個為期一年,一個為期一學期,都是我深深投入感情的團體,

雖然每個學生因為各自的因素而有不同的發展,

在我的眼光裡,他們都各自有所學習與成長。

為了談分離,我放了一部很好看的電影,叫「大英雄天團」,

裡面有非常多細緻的心理學概念,

原本我以為這部電影是為了協助學生告別團體而放的,

最近卻忽然驚覺,原來這部電影也是為了我而放的。

maxresdefault.jpg

電影主軸在描述男主角小宏經歷了哥哥阿正的死後,

經歷了一段低潮與哀傷的復原期,

在這段期間,哥哥所設計的醫護機器人杯麵,

如同親哥哥的替身一樣,逐漸療癒了小宏破碎的心,

裡面有一段即使我看了三四回,仍然會紅了眼眶的,

是小宏發現神秘的面具男子竟然就是卡拉漢教授,

教授使用他的微型機械人逃過火災,卻完全無視於衝進去救自己的哥哥,

在那一瞬間,失去理智的他,取出杯麵的醫療晶片,留下攻擊晶片,

使得杯麵瞬間化身為殺人凶器,不僅攻擊教授,也打傷其他同伴。

(這段留待下一篇文章繼續細談,只是為了餔陳下一段的重點)

0.560.png

回到自己家中的小宏,在修好杯麵之後,

想要再度取出杯麵的醫療晶片,卻遭到杯麵的封鎖,

杯麵問小宏:「殺了卡拉漢教授,你的心情就會變好嗎?」

小宏拼命的敲打杯麵的晶片蓋子,語無倫次的說,

「會的!不會!我...我不知道,這都不重要!我只想殺了他!」

杯麵又問他:「這是阿正希望的嗎?」

小宏大叫,「阿正已經不在了!」(Tadashi is gone!)

杯麵用他機械的聲音回答:「不,阿正在這裡。」(Tadashi is here)

聽到這句話,小宏終於從憤怒的情緒裡,第一次陷入崩潰的悲傷,

他淡淡的哭泣:「不,阿正不在了。」(Tadashi is gone.)

這時,杯麵的胸前投影出阿正為了設計出自己的醫療程式,

經歷了數十次失敗的歷程,以及每一次測試時留下的影片記錄,

杯麵仍然用機械音說著:「Tadashi is here.」

 

 

我還記得第一次在電影院看到這一幕時,心情是如此的複雜,

淚水莫名的湧出,哭得無法自拔,

如今與學生們再次欣賞,仍然默默的流下眼淚,

我一直以為自己的哭,是為了生命中許多無法控制的離別,

然而今天在捷運站的椅子上,與好友談到最近在皮膚與愛情議題上的痛苦時,

心中忽然又浮現了「Tadashi is gone」的聲音,以及小宏認命的接受哥哥死去的神情,

在這一瞬間,我想起了自己高中因為異位性皮膚炎被霸凌的經驗,

還有自己許許多多被這個世界傷害的經驗,

書寫這些文字的當下,我還想起了原生家庭中的創傷經驗,

對我來説,這些經驗一次又一次讓心中柔軟的小男孩受傷,

「Tadashi is gone!」

對我來説,那是如同世界崩毀般的災難,

我所認知到的,可以信賴的世界不見了,留下一個無法填補的洞,

那個可以保護我的、安慰我的「Tadashi」:我的父母跟師長們,

我以為可以支持我的愛人與朋友們,已經不在了,

更可怕的是,為了活下來,「我」也不見了。

f_11738291_1.jpg

寫到這裡,才發現,原來淚水是在替自己的過去深深哀悼著,

我知道自己很勇敢的一路走過來了,也知道自己成為一個很有愛心的心理師與療癒師,

甚至能夠很驕傲的說,縱使還有許多不足,自己確實陪伴了許多靈魂穿越他們的生命課題,

然而,在很深很深很深的心底,有一個我,

對這一些的「成長」與「成就」,是很冷漠的,

「Tadashi is gone. So, I get all the things, so what?」

當我很疲憊、很挫折、壓力很大的時候,這個聲音會像是影子一樣的悄悄的訴說著,

透過許許多多的療癒,以及身邊伙伴給我的愛與支持,

面對生命的陷落,我確實穿越了許多,療癒了許多,在平常的生活裡,是很OK的,

然而當我面對一些高壓事件,例如知心朋友的離去、在心儀的對象面前,

或是工作上的不順遂與挫敗時,

這個聲音仍然在潛意識裡不自覺的播放著。

 

 

即使如此,「Tadashi is here.」,也是一個真實的聲音,

小宏透過杯麵的提醒,決定將眼光放在繼承哥哥的遺志,服務更多人們上,

最後他選擇不殺害教授,甚至跟著杯麵前往異次元空間,救出教授的女兒,

我則在一次又一次的哭泣中,承認並接受某部分的我,確實在一次次的陷落裡消失了,

同時有一些新的我,也在這些日子裡,緩緩的誕生了。

面對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我只能選擇坦然接受,

面對曾經遭遇過的傷痛,我也只能接受就是發生了,

「Tadashi is gone, however, Tadashi is here.」

我想起小王子裡面的一段話,「是你所花費的時間,讓這朵玫瑰變得珍貴」

是我對自己的在乎與珍惜,支持自己走到今天這個狀態的,

仇恨與報復的心情,確實讓我在這些創痛裡活了下來,

但讓我得以重新享受快樂與幸福的,是我對自己的愛與珍惜,

以及潛意識裡對世界所懷抱的希望與信任感。

1420188077-631382830_m.jpg

如同在上一回家排治療場上,貴傑老師所說的,

皮膚症狀是我自己的靈魂選擇用這種方式來學習的方式,

如果沒有異位性皮膚炎,我今日所獲得的生命體悟跟成就,全都不會存在,

這個症狀,以及症狀招引來的生命經驗,確實帶來非常龐大的痛苦,

我卻也從這些痛苦之中,轉化出非常深刻的智慧,

那些受到學生們喜愛的、伙伴們們欣賞的、師長肯定的美好特質,

都是透過這些痛苦的經驗,一步一步慢慢學來的,

「所有我最困難的時刻,都是你陪我度過的」

這是老師帶我對皮膚說的一段話,

也是那一整段話語中,唯一記得比較清楚的一句話,

我想這是因為,自我療癒到了這段日子裡,

無論在身體、心理或靈性上,我都到了願意接受與臣服的狀態了,

接受皮膚症狀以及他曾經帶來的種種,都是內在靈魂所安排好的體驗。

 

 

我知道皮膚的功課仍然持續在進行著,一如生命中其他較為艱困的主題,

同時現在我已經不那麼急著要快速穿越這些議題了,

皮膚症狀是我最好的盟友,而身體卻有承受的極限,

我需要學會慢慢的、踏實的往前走,

帶著對靈性源頭的信任,同時靠著生而為人的力量,開始往前走,

在穿越苦痛與黑暗的同時,不忘享受生命中的幸福與歡笑。

「Tadashi is here. I-Ping is here. Yuki is here. ShoRa is here.」

「We're here!」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雙北地區國高中特約心理師,

擅長後現代敘事治療與人際歷程治療,第三屆諮商督導培訓中,

亦為塔羅牌及心靈圖卡諮詢師及訓練師、愛療法帶領人、家族系統排列師與靈氣療癒師,

對於關係療癒、性別與情感及性議題、生命發展、

失落悲傷與死亡、內在孩童療癒有深厚訓練及耕耘。

 

 

在與當事人共同前進的過程中,我僅是生命的行者,

透過反身凝視個人生命歷史,學習靠近眼前生命的際遇,

明白自己只是在生命旅程中多走了幾步路,

對於療癒,抱持敞開與臣服的心,對於人,帶著敬重與謙卑,

對於每個來到眼前的人,學著帶著愛如實見證,

對於這個世界,學著找到屬於自己的承擔方式。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複製網址的方式分享本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