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前兩天的沈重,今天的課程上起來輕快許多,整個人也比較有自信與活力,

課程中練習了許多方便、實用的療癒小技巧:光劍、光球、療癒螺旋...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驚喜。

始終尋找著,是否有超越心理諮商、深度靈性療癒的途徑,

可以用來陪伴那些在當下生命忽然受到撞擊(天災人禍、驚嚇、急性失落)的人,

又或者是那些只是需要一點力量,就能突破難關繼續往前走的伙伴,

這些人不見得需要長期或深度的陪伴,而是一種立即性的穩固支持,

有點像是撐竿跳, 需要的僅是縱身一躍那個瞬間的支持與力量,重要卻短暫。

DSC_1105.JPG  

有些伙伴身處的狀態,則是一種無法言語或尋求療癒的情形,

這些人也會是傳統諮商服務難以陪伴與支持到的對象,

然而比起前來尋求諮商或療癒的族群,有時候,

上述這些族群,會是更加活生生的、穿梭在你我生活之間的市井小民。

透過汲取脈輪的光,給出純淨的愛,是光劍、光球、療癒螺旋等方式的精髓,

我發現,透過這些簡單實用的小方法,生活中的一些難關,其實很快就過去了,

比起諮商或一些比較高度精細的療癒方式,這些方法也更加貼近生活,

除此之外,甚至也可以用來服務空間與大自然!

 

 

雖然今天的課程相較之下有趣許多,過程中卻也對自己有很深的辨識,

一個隱約的主題,不斷的在各種練習中反覆出現:

「放下對力量的恐懼,活出本然的真實面貌」

即使進行了前兩天的清理,還是經常會對展現真實的自己感到一絲恐懼,

這個「真實」並不單單只是如實表達當下的想法或情緒,這麼心理學化的層次而已,

對我來說,這份真實,還含括了展現自己如實的力量與姿態。

對Sho Ra這個名字有了更深刻的感受與連結後,

我越來越感受到自己身上所蘊含的光與力量,是如此的巨大,

也正因為如此,在過去許多世,我參與了許多天崩地裂的大毀滅,

這些毀滅或許不是因我而起,卻因為我的參與,而有了龐大的死亡與悲傷產生,

我想,這或許就是在這一世,我經常不太敢在許多場合「全力以赴」的原因,

深怕一不留心,又造成了預期之外的傷害與災難。

 

 

除此之外,正因曾經替世界帶來這麼多的傷痛,

連帶地也令我在團體裡,或是需要展現力量時,

不自覺的想要躲起來、隱藏自己的樣子,

有時候,我好想要好想要躲起來,縮在角落,一個人默默觀看伙伴的練習,

但,我不想要有誰看見我,對於過去,縱然我承諾全然承接,

但在小我的陰影底下,對於這些過去的發生,我還是感到羞愧,

即使其實根本沒有人知道我過去究竟做了些什麼!

在符合現實社會主流脈絡底下,沈默的收起強大的能力,

與真實展現自己身上的光,呈現完整的生命樣貌之間,

我持續的徘徊、擺盪著,這個擺盪並不真的十分劇烈,

在心底,卻仍能很清晰的覺知到,在每一回合的練習裡,我都可以感受到。

 

 

很有意思的是,在三度造訪黃金城的冥想過程中,

我的拉扯似乎獲得了某種釋放與回應。

Mali帶著我們造訪困頓時期的黃金城,這時期的黃金城面臨糧食危機,

透過這段造訪,我們得以親自經驗光的食物有其真實性。

一抵達城門,就感到一股窒息的風沙吹來,

眼前的黃金城相當蕭瑟,穀物無法生長,井水也全面乾涸,

實際能用來裹腹的食物,真的是相當稀少,

我跟著一個婦人回家,她與家人們熱情的款待我,

飯桌上是簡單卻豐富的火鍋料理,由婦人負責汲取自身脈輪的光製造出水,

其他家人則各自負責做出一道光的食物(這一家大概有七八個人),

於是一道熱騰騰的火鍋料理就完成了!

DSC_1107.JPG  

婦人杓了一碗食物,我啜了一口就忍不住掉下眼淚,

「是什麼樣的堅定相信,讓這家人能在這種困苦的情況下,

不僅能維持生活的喜樂,還能招待我這位外來的旅者?」

婦人彷彿聽到了我的提問,她笑著說:

「一切的發生,都是有意義的,

即使有時候,我們會覺得這些經歷是種苦痛,

但我們還是相信,神會安排這一切,都有值得學習的意義。」

聽到她這麼說,心中開始有了一絲更加堅定的相信,

即使自己在過去的歷史中,參與了這麼多的死亡與悲傷,

那必然也是我與神之間,甚至是我對自己的靈魂,具有某種深刻的約定,

我穿越了遙久的時空來到這一輩子,要做的不是繼續拿這些過去的罪惡來自我懲罰,

更重要的是,看見自己到底學到了什麼,然後感謝一切的發生,成就了靈魂的學習。

 

 

接著婦人派小兒子跟著我到黃金城的街道上走走,

路上我們遇到了一個飢餓已久的老人,

小男孩做了一顆牛奶糖給老人,老人吃了之後,

開心的感謝他:「因為有你,我一個月都不用餓肚子了!」

離開老人後,我驚訝的問小男孩,為什麼一顆牛奶糖就可以飽足一個月?

小男孩笑著說:「重點不在於食物的形式,而在於裡頭蘊含的本質,

我剛剛被家人們深深滋養夠了,做出來的食物當然可以飽足很久啊!」

從這個短短的片刻裡,我深刻的感受到,療癒的深度,並非取決於給出服務的時間,

而是在給出服務的當下,自己的心有多純淨、帶有多少的愛與覺知。

 

 

最後一個在黃金城所看到的場景,完全顛覆了我對「世界」的理解,

當我跟隨著小男孩來到一個廣場時,我看到有好多人餓肚子,

這些飢餓的居民來到廣場,接受幾個很有能力的人所創造出來的光的食物,

這些人一個接一個,多到數不完,我詢問其中一個給出食物的人,

這樣頻繁的給出食物,那他們自己怎麼辦?

這個男人笑著回答:「當我們餓了,就會退下來休息,

讓其他已經飽足、有力氣的人來服務這些人,

除此之外,也會有人來提供食物給我們,

當中有些人,正是現在這些需要食物而前來接受幫助的人!」

自此我忽然明白,整座黃金城能度過長期的糧食危機,

仰賴的不只是對於上天的信念,更是全體人民相互幫助的心!

從其他伙伴的回饋中,我更明白,原來愛與分享,

以及相信自己本就富足的心,就是支持彼此度過危機最大的關鍵。

DSC_1103.JPG  

三度造訪黃金城,對我來說具有相當深刻的意義,

在這次的探訪中,我終於明白,每個人在這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位置,

無論我是初次造訪時深夜的刺客,二度拜訪時市集裡有名的符咒師,

或是這次拜訪時一個單純的訪客,

從初始到此世,所有的經驗都是為了讓我學習到各種不同的道理,

在這當中沒有對錯、沒有好壞,就都只是經驗,

如果在過去,我曾經因為展現自己的能力而傷害到他人,或是被人傷害,

那麼,這當中必然有我需要學習的功課,

然而,在這一輩子,我已經不需要因為過去的經驗而害怕了。

 

 

就如同賽巴巴給我的訊息中所提到的,戰爭已經結束了,

現在已經來到了愛與和平的時代,

全然活出自己,在自己的位置上守護這個世界,

是我這位戰士在這輩子可以去做的事情,

在未來的行動之路上,我已經不需要再去擔憂需要跟誰競爭,

也不需要過份擔憂算計著該如何求得自己(甚至是未來家庭)的溫飽,

一如黃金城的居民們,我需要做的是接受自己的身份,並分享自己心中的愛,

如此一來,我所需要的愛、滋養與支持,都會自動流回來,

因為我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宇宙天地之間這個緊密相連的大家族。

 

 

我想在接下來的三天課程中,服從「現實」還是活出「真實」,

或許依然會是我心中的兩難抉擇,

然而此刻,我渴望深深記得賽巴巴對我說的話:

(這次是全文照引)

「幽樹,Sho Ra:

我勇猛的戰士,為光明與愛而戰。

放鬆吧!鬆開你因持劍與盾過久,而僵化的身心。

和平已經來到,光的力量是唯一,

讓我親吻你的額,用愛授與你榮耀。

我愛你,祝福你的自由。

愛你的賽巴巴。」

 

 

浴光第三天結束,我心中有好深好深的害怕,

害怕自己沒辦法繼續在這條路上往前一步,

可是,帶著對Mali、對伙伴,對靈性上師、老天,

甚至於此時此刻,對自己,微弱卻堅定的信任,

我選擇讓自己從傷痛跟自責中離開,再度回到光與愛中,

Mali曾說過,人若有一千萬次的呼吸,就需要把自己帶回愛與光中一千萬次,

迷失、錯誤與軟弱都沒有關係,因為我選擇跟自己在一起,

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帶著自己,徐徐前行,因為我是心靈的行者。

 

(最後一張小女孩的圖,是Mali的女兒旦旦畫的,

我看了覺得很可愛、很喜歡,拍完之後,覺得還是要問問作者本人的意願,

於是跑去問她說,可不可以把她的作品當成文章的圖案,

她有點害羞的說都可以,所以我還是特別註明出來,感謝她愛的分享)

 

幽樹(Sho Ra)小檔案:

幽樹,靈性名字為sho Ra,本名張義平,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阿卡莎花精顧問、靈氣療癒師、家族排列師),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極大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無論從事塔羅牌、靈氣、排列或花精等療癒方式,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