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整合身心靈取向的諮商心理師, 深信文字具有力量,而每個人都擁有自身生命的解答,期待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心靈圖卡、催眠、家族系統排列與蛻變遊戲是我所熟悉的探索工具,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廣告贊助

對我來說,這次的浴光,打開了很大很大的一條道路,

相對的,也開啟了很巨大很巨大的傷痛與累世的裂痕,

第一區塊的兩天課程在今天正式結束,明天開始要進行第二區塊,

兩天裡,許許多多的畫面跟記憶不斷跳出來,淚水也彷彿永無止盡的湧出(很多時候是在心底),

我想,我是真的準備好要回家了,回到宇宙天地之中,屬於自己的位置,

在這兩天裡,一切發生總是如此迅速,

對我來說,此刻值得記錄的,卻只有兩件事。

下載 (1).jpeg  

第一件大事是我請Mali讀取了靈性名字,

「幽樹」是我給自己的靈性名字,曾以為這一輩子就只會使用它了,

沒想到在Mali於浴光前,寫信問大家是否需要在證書上印製靈性名字,

她可以替大家讀取時,我居然猶豫了,

「神崎幽樹」這個靈性名字,對我來說充滿許多傷痛與陰影,

也具有提醒自己勿忘初衷、如實行走的重大意義,

然而當Mali在浴光課程裡說明她除了會替大家讀取靈性名字外,

也會穿越無數累世的記憶,去到最原初的源頭,辨識這個名字的初始,

讓我們知道這個名字是什麼意義時,

想知道「我是誰」以及回到光中的渴望,竟然無法抑止的泉湧而出!

 

 

在第一天的下午,Mali替我讀取了靈性名字,卻也催化出大量清理的開端。

當Mali直視我的眼睛時,竟感受到她的眼神有好多哀傷,

在那一瞬間,我看見漫天的箭雨灑落大地,無數的人們在火光中倒下、哀嚎,

我看不清楚整個畫面,但是烈火熊熊的光,以及人們的慘叫,卻歷歷在目,

緊接著我看到自己的某一世,在那輩子裡,我是個五六歲的孩子,

眼看敵軍攻破家園,就要侵入我的居所,父母用盡一切將我送往另外一個時空,

年幼的我悲痛欲絕,卻無法阻止與血肉至親的天人永隔,

然後,刀光劍影與人們的哀嚎再起。

畫面帶到這裡時,我心中居然有一股恐懼,很深很深的恐懼,

我內心有股強烈的聲音大叫著:「我不要再看了!我承受不了了!」

我真的是連多一絲絲的悲痛都承受不了了,

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真的跟死亡、戰爭、災禍是如此靠近,

跟這個名字有關的一切事物,我看到的,都只有死亡!

DSC_1083.JPG  

然而,Mali就在此刻牽起我的手,讓我重新感受到一股平靜,

這股平靜,支持著我繼續毫不閃躲的,面對一切的發生,

我深深看著Mali,對自己說:「無論過去的我做了什麼,

無論過去的我如何陰暗,此時此刻,我承認並接受一切的發生,

我承認並接受,這就是我的一部份,而我願意用接下來的生命,負起完全的責任。」

即使如此,當Mali唸出我的真名與名字的意義時,我仍花了三四次,才聽清楚她說了什麼:

「Sho Ra,在太陽下遨翔的一條龍,他所乘行之處,替這世界帶來金光。」

Sho Ra,自此成為新的靈性名字,但我內心卻有點懷疑:

「一條龍,怎麼會跟這麼龐大的哀傷與死亡有關?」

緊接著Mali吟唱我的靈性名字,我閉著眼睛,感受著自己的名字穿越千古時空而來,

好像有誰在遠古時代呼喚著我,聲音低沈、哀傷、悠揚,又好像有一絲絲痛苦,

眼淚,無法克制的落下,我彷彿被帶回跟Mali學愛療法,她吟唱我的悲傷的那個片刻,

無法承受的悲傷不斷從心中湧出,直到Mali低聲說:

「現在,我要將這個名字的力量帶回來」時,

我的後心輪彷彿接上一條巨大的管子,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貫穿全身,讓我手腳發麻,

而我的哭泣也轉化為驚訝的喘氣,就像是快被大浪淹沒的人,好不容易驚恐地被浪打上岸邊一樣,

隨著力量持續流入我的身體,喘氣逐漸平息,迎接靈性名字的過程正式宣告結束。

 

 

原本以為整個過程就在此結束,沒想到回家後,心中卻升起很強的不安定感,

大到讓我無法進行預定的書寫,把整個讀取靈性名字的過程記錄下來,

皮膚變得刺痛無比,讓我坐立難安,我直覺這與迎回靈性真名有很大的關係。

我先是吟唱了72次的Gayatri,進行靜心,接著又用靈氣準備療癒與這名字有關的記憶,

然而當靈氣一傳送出去時,漫天的悲傷忽然來襲,我好像被捲入大浪裡,頓失依靠,

初始時,我還能邊傳送靈氣,一邊唸誦懺悔文,念到最後,卻悲從中來,

雖然看不到具體的畫面,我卻很清晰的感受到,在累世以來,我傷害了多少無辜的生命,

我很深刻的知道,自己不知為了什麼,總是陷入傷害他人,或是被他人傷害的刀光之災裡,

臉上的皮膚,也呼應著這份感受,強烈的撕裂而刺痛著,猶如火燒,

我倒在床上,深深替自己不知名的業懺悔著,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後累壞了,沈沈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相當疲憊的坐著計程車趕赴課程地點,

趁著課程開始前的空檔,詢問Mali自己的經驗是怎麼一回事,

Mali表示她看到一些經驗,但等我機緣成熟,到新竹找她做前世回溯時,

屆時再讓我親自看見一切的發生,我想,透過親身的體驗,而非他人的講解,

或許能夠更深刻的體驗,我累世以來究竟為了什麼,才使得自己要陷入這麼龐大的死亡與悲傷裡吧!

很奇妙的是,雖然沒有獲得具體解釋,我的心情卻慢慢安定下來,

在下午Mali第二次替我吟唱名字時,我感受到自己猶如地海戰記中孤獨的龍,

自在、孤獨的遨翔在蒼穹之上,俯瞰著底下的大地、城市與海洋,

雖然我始終是一個人,是那麼的孤寂,卻很有力量,

並且,堅定的飛往我所要去的地方。

下載.jpeg  

迎回自己的旅程,在這兩天中,以賽巴巴給每個人的訊息作為結束,

(在我個人經驗中是這麼被定義的)

當Mali以幽樹與Sho Ra之名作為開端,唸出賽巴巴的訊息時,

我再度經驗到一種深沈的哀傷,然而這份哀傷中,

同時帶有被深刻同理、接納、認可,以及一種「任務結束」的安心與釋放。

賽巴巴的訊息是這麼說的:(大意如下,我將原文放在教室裡)

「我勇猛的戰士,為了守護愛與光而戰鬥,

軟化那因長久手持盾與劍而僵化的身軀吧,

戰爭已經結束,剩下的是愛的力量,

我以愛與榮耀認可你,我祝福你的自由。」

 

 

Mali一邊唸著賽巴巴的訊息,我眼前一邊浮現好幾世中,

總是在戰場上效忠君王,擊敗敵軍,卻落得家破人亡、滿門抄斬的悲痛,

然而與初次回溯這些記憶時,所湧現的不甘心,有所不同的是,

這次心中有股聲音說道:「謝謝你始終看見我的忠誠,我終於可以休息了。」

我可以感受到,此刻雖然不完全明白自己為何總是去經歷這些戰爭與災禍,

也不清楚是什麼力量支持著自己,縱然屢次遭受背叛,卻還是堅定的為了自己的相信奮戰,

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已經不需要在為了什麼理由,要再去傷害他人,或被他人傷害了,

如今的我,只需要自由的活出自己,就足夠了。

 

 

兩天的課程中,還有另外兩位伙伴請Mali讀取靈性名字,

相較之下,顯得輕鬆喜悅許多,說真的,看在眼中有點羨慕,

然而我也很清楚的知道,在靈魂深處,我對各種經歷抱著如何深沈的渴望,

渴望到願意讓自己進入黑暗,深深被綑綁而無法自拔,

渴望到在那些累世的經驗當下,並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傷害到別人,

無論過去的我經歷了哪些事情,此刻我都知道一切皆有意義,

我只需要如實接受一切的發生就可以了,然後,深深記得,

自己是自由的,我只需要走上自己的道路就可以了。

 

 

 

幽樹(Sho Ra)小檔案:

幽樹,靈性名字為sho Ra,本名張義平,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阿卡莎花精顧問、靈氣療癒師、家族排列師),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極大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無論從事塔羅牌、靈氣、排列或花精等療癒方式,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賽巴巴與貓頭鷹的照片取自網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elma
  • Love :D
  • 謝謝妳,我收到了:)

    幽樹(yuki) 於 2015/02/03 20:51 回覆

  • Selma
  • Lov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