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起床後,感受到內心有個想要放空、享受單純娛樂的衝動,

於是查了一下電影網站,發現特務交鋒應該是老套的動作電影:

打不死的英雄、美女間諜以及刺激槍戰的組合,

於是下午開心地到電影院裡觀賞,準備好好享受一下聲光刺激的娛樂效果,

未料看完之後,卻讓我有了一些省思。

fx_fnen22402157_0010.jpg  

平心而論,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

特務交鋒都算不上一場精彩的電影,該有的都有,卻也了無新意,

劇情講述前探員德弗羅被前長官邀請進行最後一場任務時,

意外巧遇過去的徒弟梅森,兩人開始展開一場對決,

在此同時,他也逐漸身陷於更龐大的陰謀之中......

看似老套的劇情中,我很喜歡電影中一個看似費解而多餘的橋段:

德弗羅趁梅森與剛結識的女人盡情享受夜生活,放鬆睡著之後,

潛入他的家中,協持梅森的女人,並要求他在任務與他在意的人之間做出抉擇,

在德弗羅撤退前,語重心長的告誡梅森:

「在一個平凡的人,與冷血無情的殺手之間,你只能選擇其中一個,

遲早有一天,其中一個會殲滅另外一個。」

 

 

這個場景與片頭片尾恰巧形成完美呼應,

片頭梅森與德弗羅兩人共同執行一場護衛大使的任務,

當梅森正要狙擊即將射殺偽裝成大使的德弗羅的刺客時,

卻發生讓人意想不到的意外,一位男孩因為驚慌而衝入子彈必經路線中,

德弗羅雖然早一步發現男孩,並且制止梅森的行動,

然而為了完成任務(也可能是為了保住德弗羅的性命,但看起來比較像前者),

梅森依然扣了扳機,雖然成功擊斃刺客,卻也殺害了無辜的男童,

為此德弗羅相當生氣,告誡梅森應該聽從他的命令。

雖然當年梅森並未認同德弗羅的指令,五年後,梅森卻面臨更震撼的洗禮,

當德弗羅協持她心愛的女性,質問他:「你覺得她值得獲救嗎?」

他在思考片刻後,顫抖地回答:「值得!」

這場震撼教育,改變了後來他對執行任務的看法,轉而與德弗羅合作。

fx_fnen22402157_0005.jpg  

在兩難情境的主軸上,電影剛開場時,德弗羅與梅森要執行任務之前,

便曾經問梅森一個兩難問題:

「任務情境:當敵人挾持你心愛的女子,要求透露關於你的重要情報時,該怎麼做?」

當時,梅森選擇不置可否,認為德弗羅太大驚小怪,自己會多加留意,

五年後,當德弗羅真的協持了梅森心愛的人時,再度反問他:

「任務情境,當敵人挾持你心愛的人,並割斷其股動脈時,你該怎麼做?」

梅森終於感受到巨大壓力下的驚慌失措,專業訓練與人性情感開始拉扯。

一邊是忠實完成任務,一邊是想盡辦法拯救愛人,這是每個間諜都需要捫心自問的困境,

除非在這世界上毫不留戀任何人事物,否則終有一天,此生在意的人們都將成為自身最致命的弱點。

雖然電影談的是特務與間諜,德弗羅質問徒弟的兩難情境,卻讓我忍不住聯想到諮商情境,

特務與心理師,一個殺人,一個助人,面對的卻同樣都是生命課題,

在每個個別晤談或是每回工作坊進行過程中,我常會面臨一個兩難抉擇:

「該跟當事人繼續尋求困境的解答,還是好好陪伴眼前這個人就好?」

當兩者只能選擇其一,時間又相當急迫時,

我有時候會不小心選擇前者,錯失了真心關懷眼前夥伴的機會。

 

 

忠實完成任務,是每個特務的使命,也是被賦予的責任,

與當事人共同建構出困境的出路,是心理師的工作內容,也是當事人對我們的期待,

若是在系統場域裡工作,這更會是周圍他人對我們的期待,

那麼,究竟是解決困境重要?還是關心這個人重要?

透過德弗羅給徒弟出的兩難習題,我再度經驗到這個經常浮現心頭的掙扎。

雖然,在平時當被問到這個問題時,總會直覺地回答:

「眼前這個當事人最重要!」然而,真是如此嗎?

每當我受到機構邀約去接個案、帶團體,或是擔任工作坊的領導者時,

有時候,實際情境還真不是如此!

為什麼?因為我有「執行任務」的壓力,我會擔心自己若沒有把當事人「治好」,

機構會不會認為我沒有「諮商專業」,來上課的伙伴會不會覺得沒有收穫?

這些焦慮與責任感,往往會是在兩難情境出現時,困住我的一股強大力量。

 

 

幸好,這一兩年來,我很清晰地看見自己的焦慮是從哪裡來的,

於是透過一些方式,我慢慢在困境中長出撐開一片內在空間,

涵容當事人與自己的困頓與情緒,

當我感受到自己有「業績壓力」時,常會請當事人給我一點時間,

趁著這個空檔,我會深呼吸,甚至閉上眼睛,好好感受一下,

此時此刻在晤談情境中發生什麼事?我的焦慮從何而來?

最重要的是,當事人的感受與需求是什麼?

感受完了,我會再度好好地看著當事人,做出比較貼近的回應,

有時候,我也會真誠分享剛剛停頓下來的原因,與當事人重新攜手合作。

images.jpeg  

能夠在當下盡量保持清明與覺知,取決於我對心理工作的相信:

「唯有自己先成為一個人,才能好好貼近另外一個人。」

心理師雖然是個高度專業的工作,終究還是要回到「人」這件事去思考,

隨著專業知能累積得越來越深厚,我反而開始適度放掉過去那些專業理論與知識,

在每次的晤談或工作坊當中,試圖以一個「人」的角度,

去傾聽夥伴們的話語,想要告訴我什麼?

去感受他們在各自的姿勢語言下,隱藏著什麼樣的心情?

雖然未必每次都奏效,但我盡力而為。

 

 

最厲害的特務除了擁有一身武功,能夠在生死對決中勝出外,

最重要的還是透過自身的生命經驗,轉化為執行任務時對局勢的分析與判斷,

特務交鋒比的除了戰鬥技巧,更是一場洞悉人性的內在較勁。

心理師的工作,許多時候仰賴著專業知識的建構,與專業技巧介入後帶出的效果,

更重要的還是如何透過自身的生命,通達另一個生命的內心深處。

心理工作,是一門「心的藝術」,也是一場心靈上的交流,

因此如何在工作過程中,時刻覺知自身的情緒變化,並且不受外界影響,

而能持續在此時此刻,替自己與當事人支撐起一片可自在呼吸的天地,

真的是最困難也珍貴,值得持續不斷努力的地方呢!

 

 

在陪伴當事人解決問題,還是先好好關心眼前這個人之間,

我會選擇後者,因為我是「先成為一個人,才成為心理師」的,

問題不等於眼前這個人,問題可以慢點解決,

人內心的傷痛,卻不可不先被承接,這是我近年來的體會,

因此,下次在進入諮商室或團輔室之前,

不妨模仿德弗羅的口吻問問自己:

「任務情境,當事人持續迴避轉介者或原本自己提出的議題,

距離當次晤談只剩十分鐘,我該怎麼做?」

我相信,解決之道有時候會存在於人性的共通之處中。

 

 

幽樹戲迷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阿卡莎花精顧問、愛療法帶領人、塔羅講師,

打從大學時代起,就瘋狂沈迷於電影裡,

總覺得一個人一生只有一個生命故事實在太少,

恨不得從電影當中盡情地體驗各樣人生故事,

喜歡從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欣賞電影,

也熱愛將從電影中獲得的點滴心情,與人分享。

 

(圖片取自網路)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