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青少年正處於賀爾蒙迅速分泌且不穩定的階段,

連帶著讓他們情緒也容易起起伏伏,

加上大腦皮質尚未完全發育成熟,

更使得他們有如一桶滿滿的汽油,只需要「一根番阿火」,

哇,那可真的是一發不可收拾!

在陪伴一般情緒衝動控制有困難的孩子,專輔伙伴們應該就已經很吃力了,

如果這時候又合併有過動或其他特教的情況,想必更加艱辛。

 

 

我從去年開始就陪伴一位有過動症狀,又有情緒衝動特質的孩子,

透過一次次的陪伴與危機處理,這個孩子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這孩子在情緒上好不容易在上學期稍微有些起色,

這學期開始卻又似乎往下掉,甚至在社團時間屢屢與同學起衝突,

在社團老師與導師眼中,他始終都是個「麻煩人物」,

不僅如此,在大人眼中,經常會覺得這孩子是故意不控制,

或者在能力上根本沒辦法達到他們要求的情況,

我想,在大人的心目中,對於這孩子是既想關心又想放棄吧!

7.jpg  

在國中實務現場,我最常使用的學派是敘事與人際歷程學派,

這兩個學派有個共通點都是「看見層層表面行為底下的真實」,

以及「瞭解人們對生命的渴望」,

當我聽到前幾位輔導伙伴與導師告訴我:

「這孩子有時候會故意去欺負同學」

「這孩子好像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這孩子似乎很難表達自己的感覺」

我告訴自己:「我知道孩子必然有情緒控制的能力,

只是我得看見擋在他與情緒之間的東西是什麼?」

透過一次次的談話,也與家長晤談過一兩次後,

我慢慢發現,這孩子有能力,但周圍的大人看不太到,

在家長及教育現場裡,對於孩子的評估是很「現實」的,

當大人們看到孩子一次次「失控」,一次次「主動對同學挑釁」,

很自動化的會下個結論叫做「這孩子有情緒衝動問題」,

或者是「這孩子根本是故意找麻煩、製造問題」。

 

 

剛開始,我也被卡在這種認知裡頭,

然而很快我發現抱持這樣的心情與孩子互動,不僅是個無效的策略,

更重要的是,我不容易走入他的內心世界,

當我失去與他的連結,只是就事論事討論情緒控制問題時,

就好像在上演一場警匪追逐,我拼命拉,他拼命反抗......

敘事治療認為,當人們一直卡在對「有問題的認同」裡時,

就會真的被問題卡住,看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敘事治療的諮商師,會陪伴當事人找到,生命中的不同,進而創造新故事,

於是,感謝老天的幫助,我在一場危機處理中,親自看到了這孩子多麼有力量。

 

 

還記得那天團體leader很緊張的衝來找我,請我過去協助,

我一進去,他就像顆火球一樣要往外衝,

為了怕發生意外,我用身體抵住門,阻斷他的出路,

然後,我們上演了一小時的拉鋸戰,

這孩子始終都有一個情況是:情緒一來,就只剩下情緒,看不到別的,

這是身旁大人們告訴我的觀察,

然而我發現他基本上都聽得見,只是心中有個「不甘願」。

我知道,這份不甘願有著許多年來累積的憤怒:

「為什麼都只針對我?」

「為什麼我已經做到這種程度了,還要繼續要求我?」

「你們大人都這樣,不願意瞭解我!」

這麼多年來累積的憤怒都無人真的懂,情緒自然不容易被控制。

2_201209031233541GplW.jpg  

我暗自深呼吸,然後告訴自己:「他只是渴望被理解與看見」

然後告訴自己第二句話:「今天不管花多少時間,我都要堅定的陪在他身邊」

心情穩定了,無視於外頭天色正迅速暗去,我用最溫柔的語氣開始跟他講話:

「你可以打抱枕,但不能踹門」

「不讓你出去,是因為怕你受傷」」

我一邊對他設定界線,一邊和他內在最深沈的渴望連結,

我知道,他會想往外衝,是渴望透過行動來釋放掉全身的情緒,

這是他本能的渴望,渴望衝破外在世界加諸的束縛,

但我也知道,這股衝動很可能會讓他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事情,

所以,我設下界線,然後告訴他替代的選擇,

每當他用力發洩的時候,我說:「很好,把你心中的情緒都發洩出來,這裡很安全」

我想讓他知道,過去大人們都嘗試壓抑住他的憤怒,

但在我面前,憤怒沒什麼好怕的,就算他如何用力的踹門、打抱枕,

我不害怕他,憤怒就只是憤怒,本來就需要表達,重點是如何表達。

 

 

在這樣的陪伴下,孩子慢慢敢在團輔室中盡情的發洩情緒,

然後在後半段的二十分鐘裡,我只重複告訴他兩句話:

「只要你冷靜下來,我們就一起走出這扇門」

「我知道你有能力克制,因為......(描述他的行為)」

雖然周圍的大人都告訴我他有情緒控制的問題,

然而在那個當下,我看不到有什麼「問題」,

相反地我看到這孩子一直努力在與自己的情緒搏鬥,

那股情緒的能量如此之強,以致於他跟本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也不太想面對,

即使如此,他還是努力克制住,因為這是大人教導他唯一的方法:壓抑,

所以,我從頭到尾一直告訴他:「我知道你有能力辦到。」

然後,繼續引導他將情緒用適當的方式發洩出來。

 

 

就在這次危機處理結束後,每次他在社團課上都還是會爆發一些狀況,

然而一次比一次緩和,一次比一次能收斂自己的情緒,

在晤談與社團時間裡,我們都觀察到這孩子有迅速的改變,

然而在這幾次的晤談中,時間其實只足夠用來傾聽他分享生活近況,以及在社團中的心情,

根本就還來不及跟他討論情緒控制的方法呢!

WPwVc.jpg  

寫到這裡,我想分享的是,很多時候我們會覺得應該先有足夠的證據,

才能相信孩子有能力做到情緒控制或替自己的行為負責,

然而敘事治療的概念是:我們的眼光決定自己看到什麼,真實和語言是相互建構的,

當我深深相信這孩子有能力自我克制時,便看到許多原本忽略的線索,

而我所做的只是把這些線索回應給孩子,然後肯定他的能力,

於是,我們之間開啟了一個新的循環:

我看見正向改變回應給孩子,孩子接收長出新的理解,於是帶來改變,

這份改變又讓我看見更多不一樣,於是有更多可以回應給孩子的。

不僅是這個孩子,這學期陪伴幾位經常與老師起衝突的孩子,

在他們身上,我也逐漸發現相同的現象,

當我越來越平靜,越來越能看見表面行為底下的脈絡時,

透過每一次晤談中平凡的回應,孩子很神奇的開始出現改變了呢!

所以,或許我們該問自己的問題不是「這孩子有可能改變嗎?」

而是「我有多少的信心,知道孩子必然會改變?」

 

 

對我來說,這樣的信念是透過慢慢回顧自己的生命故事,

透過增進對自己深刻的理解,所產生出來的轉化,

在敘事治療的概念中,諮商師需要先瞭解自己的生命,才有機會瞭解當事人的生命,

因此敘事治療看重的不是學習繁瑣的技術,而是學習如何轉化自己的生命後,

增進對他人生命的理解。

在0426這天下午,我會帶領一場「心動故事緣」的自我敘說生命故事分享會,

在裡頭不僅會分享自我敘說及敘事如何帶給我改變,

也會帶領大家透過自由書寫重新理解自己,

並讓來參加的伙伴們能有機會交流彼此的生命故事,

對於自我敘說或敘事治療有興趣的伙伴,誠摯地邀請你/妳們來參加!

詳情請見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4742575

(本文圖片取自網路)

 

 

,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lcnmt
  • 幽樹老師您好:我深深認同與知道你所說的是什麼,因為我也走在這條路上。我的孩子是邊緣的as,因為他,我從巴哈花精、家庭排列、阿卡莎、靈性彩油,一路走到塔羅,神奇的遇到許多敘事的能手,惠我甚多。

    不僅是對自己的孩子,對我自己,對我的學生,我都一邊哭一邊笑地如實經驗,感謝有你這樣的明師,看到孩子的渴望、努力,又同時幫他設下界線,領著他飛翔,真的謝謝您,我無限感激。

    我很去上您的課,很想跟您交流,不過礙於人在南部,或許若有機會,可否邀請您來南部,開個研習呢?謝謝
  • Dear klcnmt:
    看完您的留言,深深被文字所觸動,我想您也是透過孩子,一路走來,在許多衝撞、衝突後,慢慢在身心靈的道路上找到許多能用來陪伴孩子的好方法,這段路途我雖不曾參與,光是想像就覺得辛苦呢!(但想必也很豐富!)
    我自己是從塔羅牌的世界意外走入這片天空,一路走進生命靈數、占星、阿卡莎、家排....的世界,同時也是在自己與孩子們的身上開始真切感受到這些方式的確有用,才越來越篤定的持續給出陪伴,不敢說自己是明師,但求盡心而已。
    之前也曾在寒假受邀至南部開設工作坊,未來若有榮幸再度受邀,我會很開心唷!通常在寒暑假時間比較彈性,我猜這個暑假會是個好機會,在這之前,這個部落格與FB粉絲頁「幽樹的療癒客棧」都會是個網路交流的好方式。
    期待相會,感恩與祝福!

    幽樹(yuki) 於 2014/03/20 14:57 回覆

  • 誠摯感謝的klcnmt
  • 幽樹老師:真是欣喜您的回應,我知道這真的是有用的,因為大人的念頭和眼光轉變,先清楚地看見自己就受惠了,然後心靈的空間出來,那麼孩子也就能因擁有自己的生存空間而鬆下來。我最近也在一個物理治療師口中(他從人體結構走到情緒與修行)得到相關的印證。

    能得到您的首肯,那麼我會積極地接洽,看是否八月時能邀您來台南,請問是以家長為主還是以老師為主呢?人數多少恰當?時間多少恰當?(半天還是一天或兩天?)
  • 人數、時間與對象,可能要看你有興趣的主題而定唷,無論是對家長或老師,我應該都有些可以分享的主題。不知是否方便用隱藏訊息給我您的e-mail,我們再細談?感恩與祝福

    幽樹(yuki) 於 2014/03/24 09:46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