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參加了一個面試,感謝老天安排我通過了,

於是在行動之路即將結束的前夕,我暫時又有了一份安穩的工作,

縱使不知未來這一年在全然陌生的環境中是否能習慣,

在過去沒有接觸過的領域裡,又會存在多少挑戰,

至少,在這生涯轉換的關鍵時刻裡,我很感恩並沒有徬徨太久。

 

 

回顧這一整年的經驗,要說不後悔是騙人的,

我終於明白為何人人皆歌頌追求夢想的偉大,

因為那的確需要付出龐大的代價。

在去年下半年,我與生存焦慮搏鬥著,也與原生家庭起了激烈的衝突,

以致於到了今年我比較讓自己處在休養的狀態,

很有意思的是,對照著去年那麼拼命的奮鬥,

今年的休養模式也沒讓我真的在經濟上產生危機,

有了這樣一個特別的生命經驗,讓我領悟到許多事情,

千頭萬緒,很難說個明白,今天就先分享自我覺察到的一些改變吧。

 

首圖(6~1.JPG  

 

 

最近許多碩班同學們分享著對生涯的體會,

「我想要的是什麼?」變成大家在面對抉擇時很重要的一句話,

回顧整個行動之路,我覺得我在追尋的也是這樣一句話,

誠實的問問自己要什麼,然後去負起相對應的責任,

我想這是今年過了三十之後應有的成熟度,

而這個「要什麼」還包括了家人的期待與限制。

 

 

在過去我是不會把家人的期待以及隨之而來的限制,

當成是生涯考量的一部份的,

我覺得這些限制既荒謬又無理,為什麼我要被這些給綁住?

然而我覺得既然仍同住一個屋簷下,家人之間彼此的束縛在所難免,

若我沒有足夠的力量做到抵禦家人們的抱怨與焦慮,

那麼將其納入考量就是應有的責任,

雖然少了點自由,卻是真正成熟的作法,

相反的,當我終於有能力不依賴家人,能扛起屬於自身責任,

讓他們不再有擔憂的理由時,

這時,我才有權利去追求真正的自由,

一面讓家人們有合理的擔心,(即使也夾雜著非理性的焦慮)

另一方面卻我行我素的只考慮自己的夢想,

已經不再是我眼中應該做的事情,

我想這是行動之路教導我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貫徹自身意念的同時,依然要考慮相互羈絆的人們,

這並非意味著與自身需求妥協,

反而是一種嘗試兼顧自己與他人需要的展現。

 

其次,明白自己想要什麼,

並且能確實的衡量自身能力與環境限制的落差,

也是我在這一年中學會的事情。

我不再那麼簡單的認為只要努力與堅持,就能實現所有的夢想,

我也更清楚的看見,自己能夠擁有這麼多選擇的機會,

所依靠的是多少能力、經驗與運氣的累積,

當這些因素累積起來大過於環境阻力時,夢想才得以被實踐,

當念頭這麼一轉,環境中一些無法忍受的事情,也就變得比較能安然接受了,

當明白了人活著就是不斷的盡力,然後接受努力之後得到的結果,

對於未知縱然有著焦慮,卻也比較能夠承受了,心也隨之能夠安定下來。

 

 

我想表達的究竟是什麼呢?我想是一種對於命運的臣服吧!

年輕的時候體力夠,體驗過的事情卻少,

很多時候會有過度理想化或一廂情願的推論,

如今面對的挑戰變多了,累積的經驗豐富了,

開始明白人終究有極限,

能夠繼續點燃熱情是重要的,因為夢想太容易被現實所澆滅,

然而現實環境的限制也是需要有所體認的,

當能用更實際的眼光看待自己與環境,反而增添更多可能性,

也更能避免因為不必要的挫折而自損士氣,

這是我從行動之路中,學習到很寶貴的一課。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