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痛苦,但我也沒辦法啊】

在很多年前,我曾經服務過一名大約快30歲的女性,名叫莉莉,

我想大多數的人看到莉莉,都會被她可愛的笑容與俏麗的馬尾所吸引,

身材嬌小的她,說起話來輕輕柔柔的帶點淘氣的語調,

她來找我做諮商,是因為「我總是遇到不適合的男人」,

根據她的描述,從高中開始她要不就是單戀學長,

不然就是不小心愛上已經有女朋友的男生,

出社會後曾經當過一次第三者,

這輩子談過的唯二戀情,最後也都被以「個性不合」為理由分手了。

FotoJet (1).jpg

「我以前都覺得是這些男人有問題,可是開始閱讀一些書籍後,

我開始在想......是不是我有問題呢?」

雖然莉莉這麼想,但每當我們開始探索親密關係中是否還有別種可能的模式時,

她總是會這麼回答:「我知道,但我做不到」

「這樣太難了,我沒辦法」「男人不會欣賞這樣有主見的女性吧?」

「女人不就應該要可愛、柔弱會撒嬌嗎,這樣才會有男生來追」

「我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始。」

年輕的時候,我曾經會為了無法陪伴這種充滿矛盾的當事人而自責,

然而當我累積越來越豐富的晤談經驗後,

才發現這種「我好痛苦,但我沒辦法」的心理模式,

其實是潛意識裡創造出來幫助我們繼續生活下去的模式,

只不過這種模式會讓我們付出非常大的代價。

 

 

【有時候我們沒有採取行動,其實是心底沒有足夠的動力】

在「他其實沒有這麼喜歡你」這部電影裡,

很經典的呈現出戀愛關係中種種讓人摸不清楚的行為,

那些會讓貼心的人,去幫對方找藉口解釋的行為,

其實通通都可以歸類到「他其實就是沒這麼喜歡你」的類別裡,

因為沒這麼喜歡,所以沒有主動打電話,

因為沒這麼喜歡,所以忘記了跟你之間的約會,

因為沒這麼喜歡,所以遲遲沒有下一步。

 

 

這部電影很經典的描繪出「是的......可是......」的潛意識模式,

並幫助我開始理解,為什麼有些深陷於痛苦的當事人,遲遲沒有改變,

想想我自己也是個很容易陷入猶豫與矛盾裡的人,

所以坦白說,我還蠻能夠理解這種心態的,

我曾經長期罹患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

在剛開始,我曾經嘗試過很多方法但都沒什麼效果,

甚至服用過最強烈的藥物,或採取各種身心靈療癒方式,

通通都沒有讓我的皮膚好轉起來,

直到我深入自己的潛意識,透過催眠與家族系統排列,

開始看見原來皮膚過敏,對我來說是一種內心的保護機制,

當我在面對未知的挑戰時,可以用「生病」作為合理的逃避藉口,

可以用疾病當成盾牌,減輕那些我不想要承擔的責任,

甚至讓我可以跟別人保持適當的距離,好保護我脆弱敏感的內心,

我才意識到,雖然一直以來我看起來很努力在面對疾病,

另一方面,我並沒有完全想要讓自己好起來,

因為困在痛苦裡,比替生命負起完全的責任容易多了!

 

 

【深陷於我沒辦法的痛苦裡,是需要付出龐大代價的自我保護方式】

或許是我與生俱來的矛盾本質,特別容易吸引到矛盾跟猶豫不決的人,

這幾年來很多前來預約催眠或諮商的當事人,都很明顯的帶有這種「是,可是」的模式,

甚至有時光決定要來預約,或是安排完整的晤談流程持續來探索自己,

有些人可能都需要猶豫、考慮、焦慮、糾結個好一陣子,

我聽過猶豫最久的甚至長達半年一年,等到真的受不了了,才鼓起勇氣跟我預約晤談時段。

雖然身為心理師,無論是諮商晤談或催眠,我好像都「應該」要很溫柔,

但我也發現有時候過度溫柔的對待,反而讓人更難長出勇氣,

而且有些時候,「溫柔」也是我們把自己巧妙困在痛苦裡的潛意識防禦力量!

 

 

我發現特別容易感到憂鬱、焦慮、恐懼、猶豫的人,

來找我的時候,往往處於一種很微妙的平衡感裡:

一方面生活中出現了很痛苦的事情:

男友劈腿、失戀、憂鬱症、孩子做出失控的行為、婚姻快走不下去、被裁員,

看起來這些事件真的很讓人難以承受,

然而這些人卻又會自我安慰:「想開一點就好了」

「我可以的,我要加油,我要努力!」

「都是別人跟環境的問題啊,我能做的就只是忍耐而已,不是嗎?」

然後透過找朋友傾訴、喝酒、旅行、大吃大喝,甚至是來晤談時吐苦水,

來讓自己心中的痛苦可以維持在「雖不滿意但可忍受」的範圍裡,

這就像是身處在沙漠裡,偶爾灑幾滴水在舌頭上,

雖然可以適度「解渴」,卻不能真正補充水分,

然而持續採取這樣的行為,就可以讓自己暫時在沙漠裡再撐一下,

時間久了,或許有些人根本就忘記或不想離開沙漠,

尤其是有人願意在身邊遞出礦泉水的時候。

 

 

我會這麼說,其實不是要指責人們頑固的留在痛苦裡,

我有時候用真誠的眼神看著對方,

用幽默的語氣說:「看起來,你真的很懂得如何吃苦,

把吃苦當吃補,視為一種生活的技能?

所以也許你其實還可以再繼續忍受多一點的痛苦,

或許這個痛苦,也替你帶來一些好處?」

多數當事人聽到我這麼說時,都會噗嗤一聲笑出來,

或者首次意識到這種堅持「無論如何我都沒辦法」的心態,

其實才是真正替生活帶來麻煩的元兇,

進而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真的該做些什麼事情,才能從痛苦中離開,

這是因為多數仍然保有理智的人,都會從這種幽默的說法裡,

認真看見自己如何延長了忍受痛苦的期限。

 

 

我常會舉各式各樣的例子,甚至包括我深受皮膚病折磨的那段歲月,

來讓當事人明白,有時候我們真的會覺得「沒辦法」,

因為比起走入未知世界的陌生與恐懼,緊抓著熟悉的痛苦是相較容易許多的選擇,

所以我經常會跟當事人分享,「我很痛苦,但我沒辦法改變」的心態,

其實是潛意識裡設法保護我們的方式,只不過這種方式讓我們付出非常龐大的代價,

一旦明白我們是如何微妙的在痛苦與放鬆中,獲得極度危險又具有破壞性的平衡,

多數人都會開始採取真正對自己有利的行動,

因為當我們可以勇敢的前往心靈之旅的終點,路上的阻礙就沒有必要存在了。

 

 

【給自己的痛苦一個保存期限,有助於真正邁開通往幸福的腳步】

在催眠或諮商裡,我發現面對痛苦,有時候需要適度的幽默,

前陣子在陪伴一名失戀的大學生時,因為她一直深陷在憂鬱跟自責的情緒裡,

所以我跟她分享關於「保存期限」這件事:

「看起來妳雖然很年輕,卻非常熟悉戀愛所帶來的痛苦,

而妳也很習慣這種悲傷與難過的心情,甚至有時候會覺得待在這裡面有些安全感,

所以或許妳可以考慮給這種難受的心情一個保存期限,

看看妳需要停留在這個痛苦裡面多久呢?一兩週?一個月?半年?還是三年?」

 

 

隨著我的實務經驗越來越豐富,對於人性的幽微與複雜也體會得更深,

「你暫時還沒有改變,或許是因為你覺得還不夠痛苦」

我說這句話時並沒有嘲諷的意思,而是明白有時候受苦對人們有意義,

有時候我們需要用痛苦來證明自己的善良,

有時候我們需要用痛苦來獲得他人的肯定與認同,

有時候我們需要用痛苦來保有尊嚴,

有時候我們需要用痛苦來哀悼過去的自己......

痛苦有時候是潛意識裡,害怕被遺忘的過去,

有時候是潛意識提供我們保護的方式,

在後現代心理諮商中有「尊崇抗拒」的概念,

認為當事人並非抗拒改變,而是心理師還沒找到可以對話的方式,

所以有時候我也會對當事人的痛苦表達尊敬,

但也用比較輕鬆而幽默的方式,陪伴當事人逐漸鬆開手中緊握的痛苦。

 

 

給自己的痛苦一個保存期限吧!

有時候當我們真正渴望改變時,潛意識自然會提供所有需要的協助,

在那之前,看懂痛苦在我們生命中扮演的角色與功能,

也許他就可以離我們遠去。

 

 

張義平,靈性名字為幽樹(ShoRa),
現職為啟宗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專業認證諮商督導,
大專院校、國高中催眠主題研習講師
藍海機構NGH催眠師與訓練師、
塔羅與占星諮詢師、第二屆蛻變遊戲專業帶領教練。
 
 
至今心理諮商服務超過4000人次,
已運用催眠服務超過250位伙伴,
開設之催眠工作坊、講座與研習超過70場,
並於藍海催眠研究機構擔任催眠訓練師與助理督導。
 
深信每個人心中都擁有自我療癒力,
催眠就是親近自己的潛意識,拿回生命主導權的方式
致力於推廣生活化並融入心理學知識的催眠。
 
 
圖片素材取自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歡迎分享本文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