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玻璃心是我自己的問題嗎?】

這兩週以來或許天氣急速轉冷,加上斷斷續續的下雨,

濕冷空氣特別容易牽動人們潛意識裡的寂寞、脆弱與傷感,

不少人紛紛來預約催眠,希望可以重拾好心情,

很有共時性的,幾位當事人都不約而同提到「玻璃心」三個字,

阿敏也是其中一名帶有玻璃心,渴望療癒情緒困擾的當事人。

 

 

阿敏從事與服裝設計、藝術創作有關的行業,

長髮飄逸、身材苗條、舉手投足都帶有明星般氣質的她,

才剛過三十歲就在專業領域,累積出傲人成就,

因為工作能力獲得賞識,讓他額外獲得許多接單機會,

這更引來同儕嫉妒,流言斐語一度帶給她很大的傷害,

加上男友的工作場合以女性居多,更是挑起她深層的不安全感,

雖然男友一再保證自己真心喜歡著阿敏,

絕對不會工作場合或私領域裡結交「紅粉知己」,

阿敏還是經常因為男友一些無心舉動,搞得神經兮兮、眉頭深鎖,

時間拖久了,不只在親密關係中開始萌生不信任感,

情緒起伏也連帶影響到工作表現。

 

 

「心理師,你說我是不是太玻璃心了?

身邊閨密都說我這人容易想太多,

在這行為了競爭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但我就是覺得受傷啊!

我也知道自己應該看開一點,但就是會覺得很想哭......」

阿敏的語氣裡,可以聽得出陣陣顫抖。

FotoJet (2).jpg

【容易碎裂的玻璃,經過高溫之後,就能再次成形】

與阿敏進行催眠晤談之前,我剛好在網路上看到幾篇文章,

提到有些玻璃的材質,在經過高溫加熱之後,即可化為液態,

在這時候就可以重新塑造形狀,或是採取特殊方式進行修復,

這讓我靈機一動,在進行清醒催眠時,分享了下列這則隱喻故事。

 

 

 

很多時候,玻璃心好像都是用來貶低或嘲笑別人用的,

玻璃心在某些人口中,是脆弱不堪、沒有用的代名詞,

但他們其實並不知道,比起看似堅硬的鋼鐵,

容易碎裂的玻璃,反而更容易透過高溫加熱的方式,

重新自由塑造屬於自己的形狀......

在這世界上有很多物質,一旦形成特定形狀之後,

就再也沒有機會轉換成別的樣子,然而玻璃可以。

每一次的破裂,都可以成為修復或改變的機會,

因為我們敏感、纖細並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

所以很多時候,當心碎裂了,真的會覺得有些疼痛,

然而這也是一個幫助我們再次新生的機會,

就像是身體受傷後,修復機能會讓這個地方更加強壯,

由一顆玻璃所做成的心,也具備同樣的特質。

 

 

【能夠帶來療癒,或渴求療癒的人,往往具有敏感纖細、容易受傷的特質】

幾個當事人在聽完這個故事之後,往往眼神會瞬間亮了起來,

呼吸變得比較緩和,身體看起來也變得放鬆、沈穩有力許多,

就像是再次變得晶瑩剔透的玻璃一樣,美麗動人,

其實以前我也很常被同儕戲稱「玻璃心」,

所以我還蠻能夠體會在惶惶不安時,卻被旁人一句話粉碎內心的感受。

 

 

我從很小開始就察覺到,自己跟一般典型男生的個性很不一樣,

當其他男生都在追求強健的身體、在球場上與他人較勁、運用體力擊敗對手時,

我更喜歡躲在圖書館裡閱讀、跟作者們進行內心交流,

或是看著街道上的人潮,默默猜想他們心中的感覺是什麼?

這種纖細敏感的氣質,在成長過程裡當然替我帶來不少苦頭,

總覺得自己似乎比其他男性矮上一截,或者容易因為一些他人無心的話語而暗自受傷,

然後又會自責的想著,好像太小心眼了、似乎太鑽牛角尖了,

但這些想法當然對事情沒什麼幫助,只是讓心情變得更加低落而已。

 

 

然而打從接觸心理學之後,我慢慢發現不同的特質都是好的,

堅強、擅長競爭與展現自我的特質,在某些時刻是很棒的表現,

纖細敏銳、富有情感的特質,則是成為心理師很好的養分,

這幫助我更容易去體會與理解他人的心思與情感,

讓我更容易細膩貼近他人的內在世界,

同時,因為我很容易被他人影響,所以我更需要慎選朋友與環境,

把注意力放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例如如何讓生活與心情穩定下來,

如何把這份好的特質運用在陪伴當事人身上,

並用溫柔緩慢細緻的方式,好好陪伴自己療傷,

而非花時間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反而跟親朋好友疏遠。

 

 

我更發現,對於成為療癒師的人,或渴望被療癒的人,

太過於「正面思考」或「積極樂觀」,有時反而是種迴避真實感受的方法,

那種無論遇到任何困難都不可以軟弱,都一定要找到方法克服的衝勁,

隨著人生不斷成長,反而會變得越來越笨拙、苦惱而無力,

因為這種如鋼鐵般的生命態度,終究會因為生命難解習題的份量增加,

而再也無法強迫自己撐起這份重擔,

相反地,容易破碎的心看似柔弱,卻充滿源源不絕的療癒潛能,

因為療癒需要謙卑、柔軟與對生命的敞開及臣服。

 

 

【善用容易受傷的特質,我們的生命同樣可以邁向成熟】

這幾年來我的幾個老師們,偶爾會在課堂裡笑笑的說:

「幽樹有個特質,就是很容易受傷。」

一開始我聽到的時候,心底總是不太舒服,

後來我發現,這個不舒服來自於老師們如實看見我的樣子,

我更發現這句話裡,其實沒有帶著評價或分別心,

我對這份玻璃心的不肯接納跟壓抑否認

才是聽到這句話時,覺得不舒服的最大原因。

 

 

前陣子在課堂上在討論祈禱對生活的影響時,

一個老師很輕盈的說:「幽樹你有容易受傷的現象,要注意~」

這次我只是笑笑點點頭,然後回答;「我知道」,

心中已經沒有太多情緒,覺得老師就只是點出我的狀態,

更重要的是,比起以前,我現在更有能力照顧這個容易受傷的自己了,

正因為在每一次受傷時,懂得用溫柔接住自己,

用所有學過的方式來陪伴自己、修復受傷的心情,

所以反而更允許自己可以去碰撞、冒險跟承受破碎的可能性,

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允許玻璃心可能的破碎,並懂得照顧好身心起伏,

反而讓我的生命變得精彩豐富起來!

 

 

劉安婷在TED的演講中,曾經分享過,心就是用來破碎的,

在破碎的心裡,我們更可以去體會他人的感覺與處境,

對我來說,當擁有玻璃心的人們,可以善用這份敏感與脆弱時,

往往可以對自己與他人發揮非常深層的同理心,

一個願意讓自己的心破碎的人,其實是勇敢的,

一個允許自己的心破碎的人,其實是有力量的,

一個知道自己的心可能會破碎的人,其實是真誠的,

一個懂得心碎感受的人,是充滿療癒力的。

 

 

所以,如果你跟我一樣,也有一顆玻璃心,

那麼就好好珍惜並善用這份特質吧,

在這強調要堅強、正向並不斷超越、成長的世界裡,

願意替自己或他人感到心碎的人,是非常非常珍貴的存在。

 

 

 

張義平,靈性名字為幽樹(ShoRa),
現職為啟宗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專業認證諮商督導,
大專院校、國高中催眠主題研習講師
藍海機構NGH催眠師與訓練師、
塔羅與占星諮詢師、第二屆蛻變遊戲專業帶領教練。
 
 
至今心理諮商服務超過4000人次,
催眠服務超過600人次,
開設之催眠工作坊、講座與研習超過80場,
並於藍海催眠研究機構擔任催眠訓練師與助理督導。
 
深信每個人心中都擁有自我療癒力,
催眠就是親近自己的潛意識,拿回生命主導權的方式
致力於推廣生活化並融入心理學知識的催眠。
 
 
圖片素材取自網路,文中案例都已經過大幅改寫、混合與虛擬創作,
以保護當事人之隱私及權益,
歡迎分享本文給對催眠與自我療癒有興趣的朋友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