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母體的隱喻,我們發現大腦是很容易受騙的器官】

在上一篇系列文章中,我們主要透過「程式碼」的隱喻,

知道了每個人都是藉由VAK模式來認識世界,

在這一篇文章裡,我們則要來聊聊「母體」的隱喻,

以及透過這個隱喻,如何進一步理解每天的生活。

(延伸閱讀:從催眠心理學解析駭客任務一:我們的世界其實是一套心靈編碼系統

FotoJet (1).jpg

在電影剛開始時,尼歐一直想要瞭解「母體」到底是什麼?

當他見到莫斐斯時,同樣也提出了這個疑問,

莫斐斯的回應相當耐人尋味:

「我沒辦法告訴你母體是什麼,我們沒有辦法直接看到,但母體無所不在,

母體是你看到的這張椅子,存在在天空中的每一滴水珠裡,

他是你所身處的高樓大廈,是你所吃的食物、聽見的聲音。」

(在此並非直接引用原來台詞,只是憑記憶並運用類似概念來完成句子)

莫斐斯暗示母體其實就是一套虛擬實境的系統,

在這系統中提供人類所有與現實生活相似的感官經驗:

每個人類所看到的事物、聽見的聲音、聞到的味道、嚐到的食物.....

一切的一切,都是由程式碼所組成的虛擬事物。

 

 

母體的威力如此驚人,讓人類深深沉浸在這個虛擬世界裡,

大腦自動將所有程式碼的資訊,當成是真實存在的事物,

因此雖然人類沒有真的吃到食物、接觸到桌椅及刀叉,

程式碼卻會讓大腦產生幻覺,以為自己正在高級餐廳吃牛排,

所以當子彈射中心臟時,雖然子彈是假的,

但若大腦相信這是真的,就會自動停止跳動。

在普通心理學中的某個實驗研究裡,也有相似的結論:

在大戰時期,曾有研究人員將要拷問的犯人蒙上雙眼,

在告知要替他放血後,用刀子背面或一把尺輕輕劃過犯人的手腕,

接著在旁邊以滴水聲仿造血滴下來的聲音,

過了一段時間後,犯人就在身體健康且毫無外傷的情況下自然死亡!

 

 

【催眠現象無所不在,我們卻不一定知道自己正在接受暗示】

從母體的隱喻來說,打從我們睜開眼睛起,就一直處於催眠之中,

然而因為我們一直將催眠視為神秘、不可知、在生活中不會出現的現象,

甚至認為只有催眠師或學習過特定技巧的人,才能誘發催眠,

因此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即使催眠師不存在,我們仍然無法擺脫催眠狀態,

因為生活中所有的一切,一如母體,始終在持續不斷傳送催眠暗示給我們!

 

 

我們不妨回憶一下,自己睜開眼睛後,第一件做的事情是什麼?

從起床到出門再到抵達上班地點的過程中,是否有重複一致的模式?

例如有人習慣先在家中吃完早餐、才去上班,

也有人習慣在途中買好早餐,進公司吃早餐,

但說到吃早餐......我們多數時候是怎麼決定要什麼的?

有些人可能聽說過早餐要營養豐盛,才能開啟一整天的活力,

有些人則聽說早餐店的奶茶不太衛生,最好不要喝,

也有些人認為一定要吃早餐,其實沒有科學根據,所以不餓就不吃......

 

 

看到這裡或許你已經發現了,光是要不要吃早餐,以及早餐吃什麼,

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其實就有成千上萬種資訊不斷在大腦中流竄,

就更別說我們選擇做什麼工作、跟哪些人交朋友、決定看哪些新聞、怎麼教養小孩....

我們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決定,看起來好像出自於理性意識的思考,

可是如果不斷回溯這些想法的來源,大多數的資訊都是從「別人」口中聽來的,

頂多加上我們親身經驗的驗證,因此讓自己更加深信不疑罷了,

很多時候,其實我們也不真的曾經刻意花時間去驗證許多資訊來源的真假,

這些「別人」所提供的資訊,事實上就是一種暗示,

就像是母體所提供的程式碼,一旦我們決定相信與接受,就會產生實際的影響力。

(我所寫的潛意識自癒力一書裡,有更多類似案例說明)

 

 

這就是莫斐斯一直質問尼歐的原因:

「你是否可以分辨夢境與真實?或許你覺得這一切都很真實,

但你是否曾經有過一種感覺...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似乎人身處在夢裡,卻醒不過來?」

我們大多數人應該都不曾懷疑自己清醒的時候,其實身處在夢境中,

然而對於深入研究過催眠、以及從催眠延伸出來的NLP的資深催眠師們,

我們全都很清楚,自己雖然睜開眼睛,卻不一定真的看見環境,

雖然願意打開耳朵,卻不一定能準確聽見完整的訊息,

因為我們的大腦往往會運用扭曲、刪減跟一般化三個策略,來自動化生活中大多數的決定,

甚至我們刻意想要分析、還原真相,好幫助自己做出重要大事的判斷時,

這三種心理作用仍然不斷干擾著我們,所以佛洛伊德說:「人們大多數的行為都由潛意識控制」。

 

 

【拆解大腦的濾鏡,拿回生活真正的主控權】

駭客任務中,莫斐斯一行人為了增加人類與機械對決時的兵力,

因此一直致力於從母體中挑選適合人選進行「解放」,

幫助他們從母體的虛擬世界中離開,進入真實的人類世界,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這類的「覺醒」時刻通常都發生在生命的低潮期,

因此對於諮商心理師來說,失戀、遭逢人生意外甚至是憂鬱症與恐慌症,

這些生命裡最難熬的重大事件,往往就是將我們從沉睡中喚醒的關鍵,

因為唯有我們發現原來的生活模式「不太對勁」了,才會去質問原來的信念是否合理。

 

 

無論是催眠、NLP或心理諮商,都是透過一連串的過程,

幫助我們可以看見自己的大腦如何接受環境的暗示,

進而改變扭曲、刪減與一般化的心理歷程,儘可能還原真實的資訊,

最終可以去除暗示的影響力,去過屬於我們的生活。

一場好的療癒,除了探討靈性層面的意義之外,

往往會讓我們對於原生家庭的影響有更深一層的理解,

因為父母親及他們的家族,往往是最直接給予我們暗示的來源,

甚至可能也是影響我們時間最長遠的來源,

在心理諮商中,我們甚至還會進一步引導當事人看見社會文化的影響力,

因為父母親與他們的家族們,大多數時候都身處在同樣的社會文化脈絡之下,

因此父母親對我們的影響,更往上追溯,往往與社會文化有關。

 

 

對於現代人來說,還要非常留心的催眠暗示來源,其實是新聞與網路,

現代人的資訊取得來源,要不就是報紙、新聞與雜誌,

要不就是臉書、特定的網站平台或媒體名人的粉絲頁,

今年開始慢慢被重視的「假新聞」與「網軍」,

若從催眠師的角度來看,其實可說是一場精緻逼真的大型集體催眠!

有關注這些議題的人,大概可以知道,最可怕的假新聞與網路操作,

往往不會直接放出全部都是偽造的資訊,

而是適當擷取真實數據,再根據自身目的加入不實推論,進而造成可怕的影響,

有些人俗稱「帶風向」,也就是刻意透過這些資訊來影響社會大眾對特定事件的觀感。

 

 

【從母體中離線,意味心靈的自由】

現代人比上一個世代的人類更加辛苦的地方,

就在於我們生活在猶如駭客任務的母體之中,

我們不再能輕易相信自己所見、所聽所接觸到的事物是否為真,

(例如前陣子網路上流傳用濾鏡把男人的臉變美女一樣)

每一個資訊來源,我們都需要追溯其真實性,

或是運用交叉比對、謹慎小心的態度來求證,

這樣的生活其實不輕鬆,也因此許多人寧可選擇假裝不知道,

一如駭客任務中,不是每個人類都嚮往著從母體中覺醒,

因為真實世界裡的食物有點難吃,也沒有那麼多心儀對象可以相互配對,

更慘的是需要躲在地底下,過著資源受限的生活,

然而在母體之中,只要你願意接受操控、願意說服自己接受程式碼的安排,

設法依循著程式碼的規劃,替自己爭取到夠多的影響力,

那麼所有的資源都有機會為你所用,讓你享有無上權力與慾望的滿足!

 

 

從這角度來看,駭客任務其實是一部關於人類心靈覺醒的電影,

從今天的角度來看,或許也可以說是一部預言人類未來的電影,

因為現代的人們確實已經受到層層的電子科技圍繞,

而且每天的日常生活,都正透過人與人在網路上的互動而交互影響,

因此對現代人來說,想要真正擁有心靈自由與拿回生活主導權,其實很困難,

我們不只需要回溯自己成長經驗中,那些曾經重要如今卻已過時的心理暗示,

例如只要好好讀書考上好大學就可以有好工作、女人只要乖巧聽話溫柔體貼就會有好老公、

男人女人應該在幾歲之前結婚、金錢物質的穩定就是生命的意義......

我們不只需要有意識去調整與改變這些從家庭社會而來的影響,

還需要有意識的去分辨在臉書、網路、新聞上所看到的資訊,哪些才是真實的?

 

 

佛洛伊德與榮格早在一百年前就提醒我們,要瞭解潛意識的力量,

在一百年後的今日,我們更加理解潛意識其實並不神秘,

潛意識其實就是「母體」:透過國家社會文化家庭流傳給我們的無形影響力,

我們平常可能不會特別注意,但影響卻一直存在,

因此,我們如果想要真正擁有屬於自己的生活,

就需要更用心看、更謹慎的聽、確實接觸環境,

如此一來,才有機會如同電影裡的駭客們,創造真正自由的生活!

 

下一篇文章,也是本系列的最後一篇文章,

我們將會進一步從艾瑞克森催眠,也就是俗稱清醒催眠的眼光,

來好好解析莫斐斯與尼歐的駭客之路!

 

 

張義平,靈性名字為幽樹(ShoRa),
現職為啟宗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專業認證諮商督導,
大專院校、國高中催眠主題研習講師
藍海機構NGH催眠師與訓練講師、
第二屆蛻變遊戲專業帶領教練。
 
 
3年內已服務超過200位伙伴,
開設之催眠工作坊、講座與研習超過50場,
並於藍海催眠教室擔任催眠課程訓練師,
為藍海催眠深化團體之帶領人與督導。
 
深信每個人心中都擁有自我療癒力,
催眠就是親近自己的潛意識,拿回生命主導權的方式
致力於推廣生活化並融入心理學知識的催眠。
 
 
圖片素材取自網路,歡迎分享本文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