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諮商不一定都要進行很久很久】

小芸遠從花蓮大老遠跑來台北找我諮商,

在前面六回固定兩週晤談一次後,

考慮道路途遙遠與生活需求,從第七次起延長為每月晤談一次,

她每次結束晤談後,都會認真摘要我們討論的重點,

也將在諮商裡覺察到的事情,帶回生活中繼續實踐與練習,

每個月一次的諮商,就像是一趟生命的巡禮,支持他度過離婚的陰影,

一年後,他與新的伴侶開始規劃起人生大事。

FotoJet.jpg

小趙在高雄有一間自己的公司,在公司經營遇到重大危機的時候,

他選擇透過催眠晤談來學習壓力管理,卻意外看見原生家庭對他的影響,

身為老闆的他時間比較彈性,可以安排兩週一次的晤談,

認真的他每次都很認真的執行我出的回家作業,

在兩次晤談之間,他還同時去上自我探索課程,

也會將課程中的疑惑與收穫帶到催眠晤談裡整理,

在經過十次諮商後,他不僅改變了與家人的關係,

也順利帶著團對開創事業的新氣象。

 

 

小菁在失戀後陷入憂鬱,在前兩三次諮商中主要都在釋放悲傷與憤怒,

也積極的將他在感情中的茫然與自卑,提出來與我討論,

在經過八次的諮商晤談後,他已經可以帶著新生的力量,

接受已經結束的感情,並練習運用新的模式走入下一段親密關係裡。

 

 

【心理諮商不是依賴,而是拿回自己力量的過程】

有些人之所以不願意預約諮商或催眠服務,是擔心自己太過依賴,

最後可能會離不開心理師、無法結束諮商歷程,

我常會提醒鼓起勇氣預約的當事人,心理諮商是替自己負責任的過程,

我不是個會允許當事人永無止盡依賴自己的心理師,(雖然這樣可以賺更多)

相反地,我常建議他們回去替自己做點事情,來加速、深化諮商帶來的效果,

雖然有些人確實需要比較漫長的晤談歷程,才能轉化生命困境,

但以下這四件事情,能夠幫助我們有效運用諮商中的養分,加速改變的發生

 

 

1.整理每次晤談後的重點

一個小時的心理諮商中,通常會有好幾個重點,

如果在回家路上或一兩天內沒有整理,

經常就又會讓這些珍貴的重點,回到潛意識裡而被遺忘,

我接受心理諮商時,往往會在臉書或私人筆記本裡,

記錄當次晤談的心情感受、心理師的回饋以及我的省思,

並在下一次諮商前,想想這一次我想談些什麼,

雖然不一定每次諮商前都會找到晤談的靈感,

但至少我會有意識的整理兩次晤談間的生活經驗,

我也發現願意這麼做的當事人,往往更容易內化心理諮商中的覺察,

進而開啟生活中許多細微但重要的改變。

 

 

2.練習在生活中的自我覺察

有些人會以為心理諮商只是提供問題解決的方式,

這確實是短期諮商中可以達成的效果,

但對當事人最有幫助的其實是訓練自己如心理師一樣的思考模式,

簡單來說,透過心理師的回饋與探問,

我們慢慢也可以學會在生活中發生困擾時,

運用如同心理師的方式自問自答,進而增加對事情的不同看法,

就像是心理師仍然陪在身邊,引導我們去整理與解決困難一樣,

當我們慢慢可以在生活中,有意識的自我覺察並釐清想法與感受時,

距離結束心理諮商的時間也就不遠了~

 

 

3.設定與執行回家作業

有些心理師會出回家功課給當事人,有些則不會,

我自己會根據對當事人的瞭解與晤談情況,適時提供回家的練習功課,

這些功課的意義主要是達到上述兩點的效果,

執行回家作業,除了可以當成下一回晤談的素材外,

在練習的過程中,當事人開始替自己培養出的新能力,

例如自我覺察、自我接納、情緒調適、人際溝通技巧、獨立與自信.....

這些超越內容之下的「成長歷程」,是回家作業的重要功能,

我也觀察到有些當事人會主動給予自己回家功課,並在下一次晤談中帶來討論,

例如整理房間、自由書寫、生活日記、思考分析、

回老家與父母吃頓飯、認識新對象或斷絕會帶來負面影響的人際關係等等。

 

 

4.主動與心理師討論覺得重要的事情

當事人通常在沙發坐下後會有兩種反應,

一種會有點茫然的表示,不知道今天要談什麼,

事前也沒有想過要如何運用這60分鐘(催眠的話就是90分鐘),

另一種則會開始分享這陣子比較重要的事情,

或是執行回家作業的成果與疑問,又或者是想討論的事件與困擾,

有些當事人也會分享兩次晤談之間自己的改變與喜悅,

無論如何,我觀察到越積極主動提供晤談素材的當事人,

往往從心理諮商中獲得的幫助越大,

所需要的晤談時間,有時也會縮短。

 

 

上面四件事情,其實都有一個相同的重點:

當事人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心理師雖擁有足夠的專業能力,

但心理諮商是合作關係,不若占卜師會從神秘學中直接提供資訊,

在關係上仍處於某程度的不對等,

也不像去看精神科醫師那樣,是上對下、單純陳述病情後領處方藥物的關係,

(有些精神科醫師也有提供談話治療,但比例上較少)

在這種合作關係裡,心理師不只透過專業陪伴我們穿越生命困難,

最重要的其實是,支持我們拓展心靈的力量,用更健壯的方式回應生命挑戰!

(延伸閱讀:如何讓諮商更有效?你可以在晤談裡替自己觀察的四件事

 

 

【生命的主導權,一直都在我們自己手中】

上週我報名的星盤解讀的工作坊,我很喜歡講師的看法:

「星盤並不是宿命論,而是協助我們看見自己的心理動力,

看到之後,我們需要有意識的做出決定,而不是將生命的決定都推給星盤。」

我在一個月前因為生涯茫然跟一些生命課題卡關,

預約了貴傑老師的家族系統排列,

在排列場上,很真實的看見多年來的老議題重新浮現。

 

 

我在排列場上,卡在原生家庭與自己的人生之間,

一方面想要創造自己生命的流動,另一方面卻又難以割捨原生家庭的牽絆,

老師當下只問我一句話:「你決定好要獨立了嗎?」

在過去,我一直覺得是父母親的過度保護、對金錢的焦慮感等因素,

妨礙我脫離原生家庭的束縛,阻止我真正去擁抱屬於自己的生活,

然而在排列場上,我很清楚的看見,其實是自己害怕脫離父母親的保護,

所以我對老師說:「我願意獨立,但我真的很害怕,所以我需要老師的幫忙」

之後我在排列場上做了幾個真實移動,並深刻感受到拿回自己力量後的清晰感。

 

 

從排列結束的隔天,我就開始上網查詢租屋資訊,並在兩週後搬進了新家,

(之後會有另外一篇文章分享這個不容易的過程)

每一天我都在面對離開父母的擔心與恐懼感,

而我也很有意識的請求身邊的朋友幫忙,

甚至我還特別創了一個Line群組討論大大小小的事情,

因為我很清楚知道,原生家庭是這輩子很不容易的功課,

如果缺乏足夠的支持,我從排列中獲得的力量很容易會中途消失,

為了避免我給自己藉口逃避,

所以我選擇讓身旁朋友們知道自己正在面對的課題,並邀請願意的朋友來協助我。

 

 

寫到這裡,我其實想說的是,

無論是心理諮商、催眠或任何號稱有神奇功效的療法,

如果我們在這過程中、在結束療程後,沒有替自己有意識的做些什麼,

那麼改變往往只會存在於當下的那個「神奇時刻」裡,

這或許就是不少人總覺得上完某些工作坊、接受療癒後,

會有一段時間感覺好像很美好、很棒、一切都很順利,

但過了一兩週後,卻又開始覺得恢復原狀的原因。

 

 

相信自己是生命的主人,帶著勇氣與意願邁步前行,

明白心理師、催眠師或療癒師只是過程中同行的陪伴者,

自己才是生命道路的主角,

會是我們在尋求心理諮商或療癒服務時,替自己所做的最好的事情!

 

張義平,靈性名字為幽樹(ShoRa),
現職為啟宗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專業認證諮商督導,
大專院校、國高中催眠主題研習講師
藍海機構NGH催眠師與訓練講師、
第二屆蛻變遊戲專業帶領教練。
 
 
3年內已服務超過200位伙伴,
開設之催眠工作坊、講座與研習超過50場,
並於藍海催眠教室擔任催眠課程訓練師,
為藍海催眠深化團體之帶領人與督導。
 
深信每個人心中都擁有自我療癒力,
催眠就是親近自己的潛意識,拿回生命主導權的方式
致力於推廣生活化並融入心理學知識的催眠。
 
 
(文中案例基於保密原則,對話與個人資訊已經過修飾與細節更動,
並由多位相似議題之當事人或虛擬案例,混合變造資訊後寫成,
圖片素材取自網路,歡迎分享本文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