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哭了?好尷尬】

小芸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因為情感困擾來預約催眠,

因為從來沒有經驗過催眠,所以我先從催眠放鬆開始,

順著潛意識的引導,她自發性的回到了過去某一段感情的回憶裡,

雖然輕輕閉著眼睛,我看到有一行眼淚慢慢從臉角流出,

當她睜開眼睛後,第一句話卻是:

「我也不知道剛剛為什麼會哭?眼淚就這樣默默流下來了。」

「心理師對不起,我這樣會不會造成你的困擾?」

螢幕快照 2019-07-09 下午12.18.15.png

小芸不是第一個在催眠過程中落淚的人,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台灣人似乎對於在別人面前哭泣、懷抱悲傷,覺得是有些「不禮貌」的事情,

不少當事人因為被伴侶忽略、覺得無法跟自己的孩子靠近,或是覺得被父母親遺棄,

在催眠的過程裡,有的默默啜泣、有的眼眶泛紅、有的激動哭泣....

但這些感到難過、悲傷與失落的當事人,在哭完之後經常有共通的反應: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哭?」

「唉呀,好丟臉,讓你看到我這樣子。」

「抱歉,我剛剛好像不太禮貌,對不起。」

在我一邊繼續用溫和的聲音陪伴他們去探索心情背後的故事時,

心中也忍不住想著:「我們台灣人怎麼會把悲傷當成某種不可展現的禁忌呢?」

 

 

【強調堅強與成就的文化,讓我們不敢展現脆弱】

在情緒講座裡,我常會提及動畫「腦筋急轉彎」的劇情,

(讓我驚訝的是,不分年齡,多數人都沒看過)

女主角的腦袋裡裝了五種情緒小小人,在她還小的時候,

代表開心的樂樂算是裡面的總指揮,總想讓每件事看起來都沒問題,

她最大的夢想就是讓女主角這輩子永遠快樂、幸福,

然而當女主角全家搬到遙遠而陌生的城市,加上進入青春期,

她的心情開始變得不太穩定,更糟糕的是,樂樂與憂憂一起被捲入大腦的迷宮裡,

在這個任務中,看似一無是處只會拖累大家的憂憂,卻意外成為起死回生的關鍵。

 

 

我很常在講座與工作坊用這個故事,來說明悲傷這個情緒的功能:

難過、悲傷、失落的情緒,其實都是潛意識不斷對我們發出的訊號:

「我有個地方不太對勁,某個我覺得很重要的人事物,已經不存在了。」

「我不太確定自己怎麼了,可是我好需要有個人陪在身邊。」

「我需要重新感受到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連結,好修復那些曾經被破壞的。」

「我需要被安慰、被理解,我覺得自己不行了,請幫幫我。」

每個人在生命中一定都會經歷過不只一次的情緒低潮,

也許是考試不及格、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心愛的毛小孩走了、伴侶要跟自己離婚....

或是覺得自己搞砸了某件事情,(這時可能同時有生氣跟悲傷出現)

然而面對這種深沉的難過甚至是無力感,

我們習慣的面對方式卻是告訴自己:「會好的。」

「睡一覺就沒事了」「我要努力振作,不可以被打倒」

「大家看起來都這麼堅強,我也不可以自己一個人陷在這裡!」

(延伸閱讀:除了寂寞寂寞就好,我如何擁有好品質的陪伴?

 

 

很遺憾的是,如果情緒像是水,心靈是一座水庫,

當大水已經上漲到滿水位時,光是去睡覺、吃美食、健身等轉移注意力的方式,

甚至是壓抑、忽略、否認這股深沉的難過時,

慢慢我們的活力就會被抽乾,甚至變成心理師口中的憂鬱症,

一旦悲傷轉化成如同情緒暗夜這樣的憂鬱症狀時,要重新獲得快樂與平靜,

比起剛開始的時候,難度已經提高了無數倍!

 

 

【難過,讓我們慢下來,重新與自己相遇】

在我自己的生命經驗裡,悲傷、難過確實不是個很討喜的情緒,

有時候我也會努力跟心中的難受奮鬥到最後一刻,

才累得跌入很深很深的難過裡,覺得有許多悲傷充滿在胸口,

然而我慢慢發現,悲傷甚至是憂鬱,其實可以幫助我跟自己在一起,

當我真的可以碰觸到心中的悲傷,往往會對自己充滿更多理解,

在那些獨自流淚的時刻,我承認自己能力有限、承認感到脆弱,

甚至承認有些事情是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的,

承認這些無法改變的事實,根本就不符合我的期待與想像,

當我開始願意接受,我真的無法擁有渴望獲得的結果,因而流淚時,

我開始長出對自己的疼惜與呵護,開始看見自己的努力與辛苦,

開始學習用關懷與愛去滋養自己,

於是破碎的心慢慢修復,難過慢慢被平靜與安穩取代。

 

 

於是我發現,在這個不斷強調成就、競爭、比較的時代裡,

多數人都被催促著要趕快往前跑(對,不是往前走而已,甚至要用飛的),

科技讓我們更快的抵達某處、更方便聯絡某人、更容易買到自己想要的、更....

一連串的「更」讓我們早已習慣了快速變化的生活,

以及潛意識裡認定自己也該在這快速變化的時代裡,更快的獲得更好的成果,

即使我們自己想慢下來,伴侶、上司或社會環境,仍然運用各種方式希望我們快一點,

當生活步調快到一個程度,當我們不自覺累積表現焦慮到一個程度,

難過、失落甚至是憂鬱的情緒就會在某個時刻,不經意的跳出來撞上我們,

就像是一台不斷瘋狂加速的車,最後終究會迎面撞上前方的某輛車子一樣。

 

 

有個古老的印地安故事這麼說:一個人生活速度不能太快,

因為當他太努力太賣力的工作、生活與前進時,靈魂會被拋棄在後方,

我想現代人之所以這麼容易感到空虛寂寞與失落,

或許正是這種內外在速度失調所導致的結果,

因為我們早已沒有時間與空間,留給這個感到受傷與脆弱的自己了。

(延伸閱讀:催眠可以讓憂鬱症變好嗎?心理師想告訴你的三件事

 

 

【運用催眠接回自己,長出轉化悲傷的力量】

在之後幾次的催眠裡,小芸一步一步探索自己過去幾段感情,

除了看到自己在愛情裡,習慣奮不顧身撲進去的習慣之外,

更看見這個習慣原來跟自己在原生家庭的成長經驗有關,

在催眠回溯的過程裡,她看見四五歲的自己被母親鎖在廁所裡,

「我一直都好怕被拋棄、被否定,一直期待可以有個人可以來把我救出來」

小芸終於理解,原來自己一直期待可以有個男人,

將自己從不幸的原生家庭裡拯救出來,所以每次有了對象,她就會奮不顧身。

 

 

「看到這個四五歲的自己,妳有什麼想對她說的?」

「我在這裡,我會一直陪著妳,秀秀......」

我引導她擁抱自己,陪伴小時候感到悲傷與害怕的自己,

結束後,她覺得整個人彷彿鬆了一口氣,

過去生命中缺了一大塊的感受,也消失不見了,

「很奇怪,我現在覺得心中那個黑洞,好像慢慢被填滿了。」

「是,而且是靠自己的力量,對嗎?」

看著平穩許多的小芸,我充滿感動的再次見證一件事: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療癒師,催眠只是將這份被封印的力量還給對方而已,

既然難過、失落與悲傷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陪伴與安慰,

那麼我們可以成為第一個這麼做的人,不是嗎?

(延伸閱讀:當我感到害怕時,如何找回心中的勇氣?

 

 

在催眠中當然還有一些不一樣的技術,

例如釋放悲傷的技巧、將悲傷轉化成心靈力量的技巧、整合不同情緒的技巧,

但無論是哪一種技巧,最終都是希望可以引導當事人自我接納,

將那些曾經排拒在外的心靈能量,可以再次納回心中,

因為即使是悲傷這種多數人會不好意思展現出來的情緒,

回過頭來看,仍然充滿著重要的功能與意義!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有越來越多人,

開始強調「脆弱的力量」或是「接納心中的悲傷」吧?

 

 

張義平,靈性名字為幽樹(ShoRa),
現職為啟宗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專業認證諮商督導,
大專院校、國高中催眠主題研習講師
藍海機構NGH催眠師與訓練講師、
第二屆蛻變遊戲專業帶領教練。
 
 
3年內已服務超過200位伙伴,
開設之催眠工作坊、講座與研習超過50場,
並於藍海催眠教室擔任催眠課程訓練師,
為藍海催眠深化團體之帶領人與督導。
 
深信每個人心中都擁有自我療癒力,
催眠就是親近自己的潛意識,拿回生命主導權的方式
致力於推廣生活化並融入心理學知識的催眠。
 
 
(文中案例基於保密原則,對話與個人資訊已經過修飾與細節更動,
並由多位相似議題之當事人或虛擬案例,混合變造資訊後寫成,
圖片素材取自網路,歡迎分享本文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