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第三次重新閱讀史蒂芬吉立根的生生不息催眠聖經,

這篇文章可說是我閱讀後的感想,與書中重點摘錄的整合,

同時也融入學過的各種心理學專業知識,

希望能透過這篇文章,讓更多人瞭解新一代的催眠模式,

以及催眠跟心理學、與生活之間的關係。

Trance-2013-Movie-Title.77201940_std.jpg

【系統觀點的催眠取向】

在最新一代由吉立根所發展出來的催眠模式裡,

很明顯的與古典催眠中,強調潛意識重要性,否認意識功能,

並透過催眠師「控制」個案的方法有所不同。

對吉立根來説,意識與潛意識同樣重要,彼此之間是一種合作關係,

(兩者間的合作,可參考「潛意識是什麼」一文:http://0rz.tw/lUSEW

在催眠過程中,我們一方面深深進入潛意識世界,

另一方面仍需要仰賴意識中的創造力,共同交織出困局的新視野。

 

 

對吉立根來説,催眠並不單單只受到個人潛意識的影響,

個人與身處的環境場域之間,存在著複雜的交互作用,

他指出我們的生活都建構在三個層次上:

初心的純粹意識(光與能量)、創造性無意識的量子世界,

以及意識心智的傳統世界,

我們都從純粹意識的源頭取得能量,同時透過意識心智的運作,

將原本存在於量子世界中無限的可能具體化,

(這部分需要運用量子科學的知識,比較生活化的理解方式,

可以參考星際效應或我的名字這兩部電影)

雖然我們看起來在量子空間中存在著無限可能,

讓我們忍不住會回憶起吸引力法則所說的:

「我們擁有無窮的可能,信念創造實相」,

吉立根卻帶我們更深入的看見這句話背後的真相。

 

 

身為心理學博士的他,認為「信念創造實相」只是一部份的真實,

因為在有意識的心智世界裡,除了個人心靈層次之外,

還存在著家庭、社會、文化、世界等不同的系統運作層次,

每一個層次裡,都存在著許多自身的訊息,

這些訊息將會層層限制祝我們的可能性,

這也是為何我們通常傾向於用一成不變卻無效的方式來因應困境。

吉立根表示透過新一代的催眠方式,能協助我們鬆動這些訊息,

進而讓意識與潛意識之間,建立起和諧的合作關係,

進而創造出新的可能性,同時,受到各系統場域的影響,

這些可能性發生的機率各自不同。

關於這點,跟我長期學習塔羅牌或身心靈療癒的經驗相符:

我們的命運,一部份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一部份卻只能臣服於宇宙。

maxresdefault.jpg

【催眠,是我們每天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

打從艾瑞克森的催眠取向開始發展之後,

催眠(Trance)就不再被視為一種人為引發的非自然現象,

而是我們每天都在生活中持續經驗到的日常現象,

這部分可以參考「生活中催眠無所不在」一文:http://0rz.tw/MIslS

吉立根將催眠做出更生活化的詮釋,

他認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各種身份狀態,都仰賴著催眠狀態才得以維繫,

例如當我們過生日時,集體文化中對生日所賦予的意涵,

將會啟動我們潛意識之中的某些部分,進而引發我們內在心靈的更新,

又或者像是婚禮、祭典、葬禮等儀式,

同樣也是透過這些過程,協助我們調整意識與潛意識的素材,

讓我們有機會能夠更新與成長。

這部分也呼應到上一段所提到的,個人心靈並不握有改變的全部控制權,

因為在有意識的傳統現實世界,也就是我們平常生活的世界裡,

某些可能性受到前人持續累積的影響,將會大幅增加,

同樣的,某些可能性也因而受到較多限制。

 

 

從這個觀點出發,吉立根博士進一步說明,

正因為催眠狀態是我們每天生活中都在經驗的,

因此催眠狀態並不總是正向的,

例如當我們透過沈迷工作、運動、電視、手機來逃避壓力時,

就正在啟動一種負面自我催眠狀態,

而某些「療癒技巧」,雖然可以帶來放鬆跟平靜,

事實上卻只是讓我們的心靈暫時獲得休息,並不具有改變的力量。

(這部分請參考「忍耐的代價」一文,有更清楚的分析:http://0rz.tw/MzIJt

從這樣的觀點出發,吉立根博士再度往下深談,

表示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往往受困於所謂的「創傷催眠狀態」裡,

創傷催眠狀態,是當我們遭遇某些意外的衝擊後,

讓自己的身體或心智持續停留在當時的情境裡,

猶如被「凍結」在當時的時空情境裡,無法讓身心自然繼續流動,

就好像是活在一場「清醒的惡夢」裡一樣。

 

 

吉立根博士提出四種創傷後反應:戰鬥、凍結、逃離、崩潰,

事實上我今天就正巧經驗到一個活生生的生活創傷經驗:看牙,

這個經驗恰好呼應著四種創傷反應中的崩潰模式。

說看牙是我的創傷經驗一點也不誇張,因為牙齒不正,

導致我在拔除智齒時,曾經驗過長達三小時的漫長手術,

在過程中我一度因為麻藥退了而有強烈疼痛,

而這股疼痛感居然在注入新的麻醉藥之後,完全沒有下降!

還記得當時醫生有點生氣的跟我說:

「這都只是你的心理作用,麻藥已經生效了!」

當時我還沒學過催眠,如今我深深看見自我負面催眠狀態的威力有多驚人,

總之,我記得當時每當醫生的器材又開始鑽動時,

自己的身體都會因為痛苦而差點從手術台上彈跳起來,

我只能緊緊抓著大腿發出痛苦的哀嚎,然後激烈的顫抖著,

還記得當時我覺得自己就像電影裡,在戰場受傷要接受手術的士兵一樣,

吸不到空氣,想掙扎著活下來,但每一個要救活我的步驟都帶來激烈的疼痛,

當時因為手術時間很長,侵入牙齦的範圍也很深,感覺血不停的流,

而手術彷彿一場永無止盡的凌遲......

 

 

閱讀到這裡的伙伴們,透過這個血淋淋的例子,

大概可以想像得到,創傷並不見得要是車禍或親人過世這麼龐大的事件,

失戀、期末報告被退、在會議上被老闆責罵...也都可能成為某種創傷經驗,

最明顯的證據,就是從那次牙齒手術之後,我發現自己對牙醫的動作變得過度敏感,

很容易就會發生喘不過氣、想嘔吐而被迫暫停清洗牙齒或補牙的過程,

這個狀況大概持續了三四年,直到我開始學習催眠,懂得如何自我催眠後才逐漸好轉,

不過,我仍感受到自我催眠似乎存在某種極限,不足以真正解除當年看牙的創傷情緒,

於是,我還是習慣忍耐到最後才跑去看牙醫。

(相信很多人跟我有一樣的經驗XD)

into_a_trance_by_razielmb-d9ofms2-1170x604.png

【進入創造性流動,釋放創傷經驗】

在過去的心理治療理論裡,多數研究指出,

創傷經驗的釋放,除了仰賴認知上的調整之外,

由於這個經驗往往伴隨著強烈的生理感受,

因而使得意識層面很難真正做出調整,

創傷的生理反應例如心跳加速、呼吸困難或視覺閃現一旦發生,

很容易直接啟動爬蟲類腦中戰或逃的反應,

因此像是EMDR或是一些用於創傷治療的技術裡,

多半會搭配一些與身體有關的技巧,例如呼吸、正念等,

在調整身體狀態後,加入認知上的調節,強化治療效果。

 

 

在吉立根博士的催眠取向中,

將這種身心處於協調與放鬆的狀態稱之為「創造性流動」,

先透過各種方式,允許身體進入深層放鬆之中,

進而能夠更有創造力的整合內在心靈中不同的面向,

(這部分可參考「催眠對生活的好處」:http://0rz.tw/MOsxW

對吉立根來説,經驗本身可以是中性的,存在許多不同的元素,

「我」是一個豐富且具有不同面向的心靈存在,

因此同一個經驗,對不同層面的我來説,可能具有不同的意義跟感受,

當我們受困於固定的自我催眠反應時,往往只能體驗到負面的情緒,

然而在自由且流動的催眠狀態裡,我們邀請更豐富的自我面向加入,

進而能夠將原本經驗中不同的元素重新組織排列,帶來新的身心體驗。

(有興趣想多知道自我這個概念的伙伴,

歡迎參考「真實的我是什麼樣子」一文:http://0rz.tw/ivKwS

 

 

回到我看牙的創傷經驗裡,

很幸運的在今天看牙之前我正好在閱讀關於創傷的段落,

於是在椅子上等候時,我先引導自己進入催眠狀態,

同時持續給予自己正向自我暗示,儘可能維持祝身體放鬆的狀態,

例如「當我持續聆聽診所內輕柔的音樂,我的口腔會很放鬆」

「當我把注意力回到自己的呼吸上,身體會進入更深沈穩定的狀態」

不過隨著療程持續進行,這次因為要處理的牙齒在比較前排,

加上牙醫助理似乎不太有經驗,

所以一下子水花灑得我差點無法呼吸,一下是吸除積水的管子插太深,

這些生理本能上的阻礙,讓我警覺到,自我催眠狀態持續受到干擾。

 

 

我一邊感受著內外的干擾,一面回憶書上的內容:

「書上說潛意識是很有創意的,允許創造力持續流入意識,

就有可能創造出各種新的解決策略」

很有意思的是,當這段文字浮現在眼前時,

我忽然在心中唸出一段強力的指導語:

「當醫生跟美麗的護士專注看著我時,我的身體就會繼續維持放鬆」

當這段話語浮現在心中時,我維持了很長一段的平靜狀態,

即使水花飛濺的程度,讓我好幾次真的只能暫停呼吸,

又或者是機器的聲音大到我根本聽不見診所裡的音樂,

我都還是能輕鬆的張開嘴巴,承受祝各種生理上的不適,

甚至當牙醫助理因為水花噴來噴去,幫我擦去一臉的水痕時,

我心中很自然的跳出:「當助理替我擦去留下來的水痕時,我會更放鬆」。

 

 

最奇妙的經驗還在後頭,幾乎每次看牙時我都會回憶起當年可怕的手術經驗,

一邊回想,喉嚨往往會不自覺的緊繃起來,妨礙看牙的過程,

當我持續維持在相對沈穩的自我催眠狀態時,

這次,我首次對當年的手術經驗有了全新的感受,

當那個可怕的手術經驗浮現時,我回憶的焦點不再是自己痛苦的哀嚎,

也不是那個快要血流成河、身體持續顫抖的恐怖情緒,

相反地,我想醫生一邊極力閃避我的抵抗,一邊設法專注動刀的態度,

還有護士持續設法溫柔安撫我恐慌心情的聲音,

當手術經驗於今天看牙再度浮現時,我竟感覺到被愛與平靜的心情,

而這股心情強化了我所設定的自我正向催眠狀態!

當我意識到這點時,書中另外一段文字也神奇的跳出來:

「負面經驗,透過催眠,也可能轉化成新的體驗,

經驗本身擁有無限的可能性。」

1Z2yrL.jpg

【新一代催眠模式:生活本身就是一場龐大的催眠】

從吉立根博士的角度來看,我們每天生活中進行的大小活動,

都讓我們持續進出於催眠狀態裡,只不過大多數時間可能都是負向的,

又或者是我們持續緊抓著某些執念不放,抗拒進入有益的自我暗示中,

例如我們可能面對日漸沈重的生活壓力,常心想著:「反正再怎麼努力也沒用」,

又或者是「如果我清楚表達自己的需求,伴侶就會離開我」,

也可能是「如果我被老闆炒魷魚,大概很難有下一份工作,還是再忍忍吧!」

 

 

從新一代的催眠模式來看,每一個生活經驗都可視為一場微型催眠,

而我們正生活在由一個個微催眠組成的巨大「催眠場」裡,

當我們帶著這樣的角度重新理解催眠與生活經驗,就能充分明白兩件事:

1.催眠並不神秘,也無關乎控制與被控制

2.善用催眠原理,我們有機會發展出更有創意的生活解決之道

事實上從心理治療的角度來看,創傷經驗就是一種持續而僵化的狀態,

想要解除這個狀態,就需要重新發展出彈性與流動的生活態度,

許多相關技術,都是建立在此一基礎上進行的,

只是有些偏重情緒或認知經驗多一些,有些偏重身體感受多一些,

催眠,正好整合了身心協調反應,同時加入潛意識的層面,

讓我們得以找回生命裡本就存在的力量!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啟宗心理諮商所諮商心理師、
新北市國高中特約諮商心理師、諮商督導、
藍海機構家族系統排列師與催眠療癒師與催眠訓練師、
心靈圖卡諮詢師、訓練師與督導、
聊心話大冒險桌遊帶領人、吟唱祝福法帶領人。
 
以謙卑的心情迎接來到眼前的人們,
相信在每個生命挑戰中,都潛藏著邁向幸福的韌力,
用溫暖的心與如實的樣貌,與每個尋求服務的伙伴,
一起替自己的生命,創造出不同的可能。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