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是在今天偶然看到的MV後,有感而發寫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JqLqn3K_As&feature=fvst
是由童麗主唱的電影「白蛇傳」主題曲,
我上網搜尋到了應該是原唱的M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ud6smbouQE
MV中描寫的主題是與電影「劍雨」中主題曲「劍雨浮生」相同的:
席慕容的「一顆開花的樹」,
於是我寫下了這個故事。


-------------------故事分隔線--------------

「如果給你一千年,就一千年,換得一個靠近她的機會,你會不會等?」

佛問,問身在暗處的我。

「我會。」

什麼都沒有的我,接受了這個條件,

因為什麼都沒有,我也不害怕失去,

因為沒什麼好失去的,

我是活在暗處的魔,

只要一千年,就能換得化身為人的機會,值得。

經過五百年的風,

狂風狠狠的吹,吹烈了我的皮膚,

又過了五百年的雨,

大雨狠狠滲進每一道皮膚上的裂痕,

一千年,很快就過去了。

於是,我換得了一個可以靠近她的距離,

一個一伸出手就能碰觸,

一轉身就看不見的距離。

「如果再過一千年,就可以換得和她共度一生的機會,你願意嗎?」

經過五百年風吹,五百年雨打,

我換得的是一個近距離凝視的瞬間,

但在我凝視的前方,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不必了,這樣就夠了,愛她,並不一定需要跟她白頭偕老」

語畢,轉身離開。

就這樣一千年過了,

我從一無所有,回到一無所有,

卻花了一千年的時間。

我不清楚自己的轉身到底是害怕、是失望,還是了無遺憾的滿足?

我只知道,這一千年看起來漫長,

卻也只花了一眨眼的時間,

在我回到暗處之前,彷彿看見佛在對我微笑。


---------------結束-----------------------------------------


席慕容的詩取自佛經中的典故,
一位女子為了求得與男子的一面之緣,
苦苦的潛心修持,
終於換得再度見面的機緣,
然後,當佛問她是否選擇繼續等下去時,
她說,她不必再等了,
於是佛欣喜的說,有位男子,為了等他,
已經耗費了遠比女子修持等待更久更久的時間了,
這樣很好。


在我寫的隱喻故事裡,
延續著「等待」的主題,
在感情中,無論處在暗戀、失戀或期待複合的狀態裡,
都是一種痛苦又甜蜜的等待,
只是當等待無法換來期待中的結局時,
我們還要繼續等待下去嗎?


在原本的故事中,女子因為學會放下,所以重新獲得,
在生命中往往不如故事所描寫得這麼順利,
有時候我們好不容易學會放下,
卻只是回到了一無所有的狀態,
只是這真的是「一無所有」嗎?
在等待與凝視之間,
若我們真的用心體會過,
是否,也在無形中獲得了些什麼呢?


當我們還在癡心痛苦的等候時,
或許不妨想像一下,
在隱喻故事中的「我」,
在轉身離開之前,究竟看到了什麼樣的微笑,
而佛又為何微笑呢?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