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小小貓獨自旅行著,
他最近在練習「勇敢」,
勇敢是什麼呢?對他來說勇敢就是可以離開鐵武士身旁,
獨自一人到外頭去旅行,
他真的這麼做了,也很享受這趟旅途。
一路上他遇到許多有趣的事情,
認識了一群很有特色的朋友,
旅途持續著。


這天,在他來到一條蜿蜒而清澈的河岸,
這條河裡有許多魚正悠游著,
但對不愛吃魚的小小貓來說,
比較吸引他的是傳說中的魚骨頭金幣,
而在這條河的兩邊,恰好聳立著兩座城堡,
「有城堡的地方就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金幣,啊哈!」
他開心的挑起身後的錦囊往河岸右方的城堡飛奔而去。


城堡裡住著一位優雅的狐狸夫人,
她親切的招待小小貓,
擺設了一桌滿滿的好菜,
讓已經餓上好幾天的小小貓能飽餐一頓,
還請了城堡中一流的樂師及歌女,
帶來一場精彩的表演,
大家都好開心的跳舞唱歌~


不過,就在月亮升到黑色夜空的中央時,
狐狸夫人面有難色的說:
「小小貓呀,真是不好意思,
這座城堡房間不多,又剛好都被旅人們住滿了,
今晚,可能無法讓你在這裡住下。」


小小貓露出軟軟的笑容回答:
「沒關係,能讓我吃飽喝足,就已經夠了,
謝謝夫人您豐盛的款待,我這就上路。」
他一邊哼著歌一邊離開了狐狸夫人的城堡,
一邊對自己說:「這城堡裡有股好哀傷的味道喔!」
他心想,悲傷的地方只會有眼淚鑄成的銀幣,
自己大概無法在這邊找到想要的金幣。


月光皎潔,在大地上灑下銀色的光點,
小小貓坐在河灘前看著一條又一條的魚跳出水面,
然後重新墜入水裡,
「好美喔~~~」小小貓陶醉在這個景色裡。
這時,忽然一個黑影從他的眼角中閃過,
只見這個黑影一跳一跳的,不知怎的就到了對岸,
一下子就消失在河岸那頭的另外一座城堡裡。


這可激起了小小貓的好奇心,
他什麼沒有,好奇心最旺盛了,
立刻學著黑影的方式一跳一跳的,也到了對岸,
只是一上岸,身上的毛立刻就都聳立起來,
「比剛剛的味道更哀傷呢.....可是這裡有著不太一樣的東西」
遠遠的,他看見一對又一對的黃眼睛,
在波光淋漓中望著自己,
「這座城堡真有趣,居然還養了鱷魚耶!」
小小貓摸著趕到身旁的雪狼身上柔軟的毛髮,
「不用擔心啦,我沒笨到跑過去餵食他們。」
雪狼喉嚨中發出憤怒的低吼聲,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那河裡的東西。


小小貓知道城堡中可能有自己期待已久的寶物,但也不太確定,
但在親眼目睹之前,他不想放棄,
於是,他騎著雪狼在城堡外開始繞著圈子,
嘗試想要看看這座城堡到底長什麼樣子,
然而這座城堡不僅城牆高聳入雲,毫無入口,
在周圍還設置了一條護城河,裡頭養了滿滿的鱷魚。


小小貓看著冉冉升起的朝陽,笑了,
「悲傷、憤怒、懊悔、自我責備......跟以前的我好像呢!
可是如果真的不想被人看見、不想讓人進去的話,
根本不需要把自己的城堡蓋得這麼張揚啊~
找個山洞躲進去就好了。」


他隨手摘下腳旁的純白小花,
「城牆這麼高,想必城主也看不見這裡開滿的彼岸花吧?」
彼岸花,連接生者與逝者世界的花朵,
不知何時會開,不知為何而開,故始終少有人親眼目睹,
和魚骨頭金幣一樣,都屬於傳說中的事物。


小小貓用全身的力氣朝著天空的那端大喊:
「喂~~~我是小小貓,妳呢?」
天空中沒有傳來回答,但小小貓聽見了,
他天生就可以聽見某種別人聽不見的「聲音」,
「我在替逝者哀悼,替自己服喪」,
這是天空那端中隱約傳來的振動。


「我要走了,若回程還有經過,真希望能和城主見上一面呢,
希望到時候她已經能夠欣賞這片花海了,
她可是位有夢想的人呢!」
小小貓喃喃自語,然後,再度用力大喊:
「我走囉~~偶爾下來看看吧,這裡有彼岸花!」
然後,他摘下一朵純白小花別在自己的領口,
「我也需要替逝者哀悼呢,縱然也許我替自己服喪的日子已經過去了。」


他與雪狼告別,踏著輕快的腳步踏上旅途,沒有回頭,
「因為,若真能碰面,就一定會相遇的!」
風中傳來淡淡的甜味,彷彿在守護著生者與逝者的會面。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