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鐵武士」
我獨自蹲在好友的墓前,身旁陪伴是我最愛的妻子,
這已經不知是第幾次我來到摯友的墓碑前沈思、傾訴,
腦海中有很多畫面閃過,稍縱即逝。


「小小貓畢竟是需要你的,
也許我始終無法替代,
你在他心中的位置,
然而我無法喚回你的生命,
死而復生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我的心情極度鬱悶。


「或許到了再度啟程的時刻了吧」
蒂娜,我心愛的女人這麼說,
「再度前往世界毀滅的盡頭的時刻到來,
我們需要再次經歷過往的一切,
為了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下個階段。」


我點點頭,從墓前站起身子,
「人生有時候需要勇往直前,
更多時候,需要的是急流勇退,
或許這個時刻到了。」
蒂娜握緊我的手,
「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
都不會改變我對你的愛。」
我們相視無語。

------兩年後----
這次,不是燃燒中的火屋,
在世界毀滅的盡頭等待著我的,
與鐵武士當年所經歷的,
有著極為不同的狀態。

等待著我的,是鐵武士本人。


我這麼對鐵武士說道:
「對於現階段的我來說,
白銀的盔甲可能太不切實際了,
我的內在並沒有可以反映純潔品質的存在。」


鐵武士這麼回答:
「白銀與鐵,沒有優劣之分,
白銀不見得就比鐵來得輕盈、純潔,
一切都發生在一念之間。
況且,我都已經死了,又為何不讓我安息?」


「我沒有辦法。」身旁的小小貓說:
「我沒有辦法真正忘記你,鐵武士,
對我來說世界依然是個巨大的戰場,
我們依然不斷與暗影對抗著,
光線有多璀璨,陰影就有多黑暗,
我們始終在與自身戰鬥,無法超脫。」


鐵武士嘆息:
「所以最終一切都沒有改變是嗎?」
風聲吹過這幾年間的空白,
卻填補不了我們心中的遺憾,
這些年來,我們自以為是的追尋,
到底帶來了什麼,又因此失去什麼?
忽然間,我覺得懊悔。


「你知道,逝去的生命是無法重新復活的,
即使你來到這裡,也改變不了什麼。」
鐵武士用他空洞的雙眼注視著我,
而我也深深凝視著他,
「我知道,但死亡將會是另外一個生命的開始,
一如你的逝去,帶來我的新生。」


我緩緩走進鐵武士的墓穴,
一道雷電劈下,將出口封住,
「時間無法逆轉,選擇卻可以重來。」
我拔出配劍,此時此刻,做出新的選擇,
雷電再度擊落,將墓穴的岩石震碎,
狂風呼嘯而至,將我整個人團團包圍住。


白銀戰甲再也禁不住強風的侵襲,片片剝落,
我感受到一股新的能量流正注入體內,
即使我感到幾乎要被撕裂......
我緊緊閉上雙眼,感受著一切的發生,
直到風平浪靜。


「鐵武士!」耳邊傳來熟悉的呼喚,
我感受到一團柔軟的東西撲到胸膛上,
睜開雙眼,四周景色似乎沒什麼變化,
然而當我舉起雙手擁抱小小貓時,
我知道,變化的確發生了。


「我回來了喔!」
我淡淡的笑了,滿足的笑,
笑著揉著小小貓的頭,牽起蒂娜的手,
走向熟悉的伙伴們,
「歡迎回來!」開膛手歉身一鞠躬,
雪狼開心的繞著我們打轉,
「嗯!」我點點頭,然後說出讓眾人吃驚的話:
「我想我既是鐵武士,卻也不是。」


「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又或者該說,
無法用舊有的定義來詮釋我是誰這個問題,
我只知道,我就是我,
一個穿戴著鋼鐵戰甲,有血有肉的男人,
而且,我很喜歡你們。」
我帶著微笑,與伙伴們一起離開世界毀滅的盡頭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