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看志建的新書,
裡頭提到一句話:
「語言不是反映真實,語言是創造真實」,
這讓我聯想到電影惡靈古堡的某個片段。


我一直覺得惡靈古堡算是電玩、小說改拍成電影的分類中,
算得上成功的經典之作,
因為導演將艾莉絲這個電玩中沒有的角色,
刻畫得入木三分,
一個介於怪物與人類之間,
嘗試掙扎著想成為人的角色。


在這一集裡頭,這份人性掙扎展現在她與一位小女孩的關係之中。

這位小女孩的一切記憶都是被植入的,
在這份虛擬的記憶中,
艾莉絲是她的「媽媽」,
觀眾當然知道這不可能是事實,
而這也增添了我們在觀看時的矛盾,
至少我的心情很複雜。

就像是艾達王所說的,
艾莉絲根本不是小女孩的媽媽,
這一切都是「虛假」的,
她大可放棄小女孩自己逃出生天,
畢竟她自己的性命,以及全人類的未來,
絕對比這小女孩的性命來得重要,
但讓我深深感動的是,
當小女孩被怪物抓走時,
艾莉絲決定回去找她,
當小女孩看到一整排的艾莉絲複製人,
驚嚇得不斷拉著艾莉絲的衣角大叫:
「媽媽,她們是誰?妳是我媽媽對吧?」
這時,怪物從背後破窗而入,
在生死交關之際,
艾莉絲一把抱起小女孩說:
「從現在開始,我是妳媽了!」
這一幕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
甚至此刻回想起來依然想要落淚。

艾莉絲的這句話很輕描淡寫,
卻突顯出她內心掙扎後,
最後的決定:成為人類,擁抱愛與光。
當保護傘不斷奪去她最愛的人們的生命,
甚至以過去的伙伴來對付她時,
她可以選擇成為冷血的怪物,
卻也可以選擇成為有血有淚的人,
因為當小女孩一度短暫與她分離時,
她對艾莉絲說:「媽媽,我愛妳!」
我看到艾莉絲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愛,是我們都渴望的事物,
我們都跟艾莉絲一樣,
不斷在追尋自己的愛,
所以我們沈淪在愛情中無法自拔,
嘗試向不理解我們的父母證明自己的價值,
反覆與手足競爭著要被長輩們看見,
又或者是迷失在菸酒、毒品或任何可以填補空虛的一切。

一切,不過是為了很簡單的一個字:愛。

我覺得這一集惡靈古堡的劇情,
會深深打動我的原因很簡單,
因為我也面臨著艾莉絲的掙扎:
究竟要因為過去的傷痛,
把我變成一個自私冷漠的怪物,
又或者是嘗試掙扎的再信任一次,
維繫住人性中良善的一面?
我真的不知道......

在我的生命中,
發生太多讓我忍不住對神憤怒呼喊著Why me的事情,
每當我以為自己從衝擊中恢復,
勉強可以站起身子的時候,
就又被另外一波衝擊打垮,
就像是惡靈古堡中的艾莉絲,
每當出現盟友,最後卻總是失去一切,
失去摯愛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而反覆失去摯愛,是近乎讓人崩潰的事情。


雖然我尚未面臨父母親過世或喪偶之類的失落事件,
但在「關係」的議題上,我承受了太多的失去,
(這也是為何我最擅長的療癒議題會是關係)
反覆、眾多的關係斷裂,
使我曾經選擇極度的黑暗與憎恨,
甚至一直到現在,
這些黑暗的過去與情緒,
還是會三不五時回來敲門造訪。


然而,我竟然選擇成為一位諮商心理師,
如今也努力的朝著靈性療癒及臣服於神的道路前進,
或許就像是電影<斷魂槍聲>中老師對男主角所說的:
「你要不要認真想想,
同樣經驗過這些事情的你,
為何與他(校園槍手)做出不同的選擇?
應該有某種可以稱之為X的東西,
造成了你與他關鍵性的不同。」


對我來說,這個X,可能就是愛吧?
即使頭腦或理智層面上不肯承認,
內心柔軟的那一面想必相當清楚,
在我身旁圍繞著薄薄一層愛,
來自於萍水相逢的人們,
來自於一群默默挺我的朋友們,
來自於某些陌生人,
或許,也來自於所謂的「神」。

我還在光明與黑暗中掙扎著,
不知道自己是誰,
無法決定下一步該往何方邁進,
但或許我只是太過於害怕受傷,
導致向艾莉絲一樣遲遲不敢做出決定吧?
然而,我心中有種感覺,
促使我做出選擇的時刻,
或許已經不遠了,
為了讓那一刻到來時的自己不會後悔,
現在的我需要好好真實去經驗過去的一切,
並且嘗試看清楚,自己究竟渴望著什麼才行。

在這條幽微的道路上,
我始終沒有放棄過希望,
希望我也能傳遞給所有來找我的當事人,
一份自我療癒的力量。
然後,我也相信,
正在閱讀本文直到最後的你/妳,
想必也擁有這股力量。



這個畫面也很經典,
當里昂拿槍指著艾莉絲說:
「我失去這麼多伙伴,我不能讓妳去冒險」
(冒著時間不多的風險去救小女孩)
艾莉絲對他說:「我必須去」,
里昂又問:「這一切值得嗎?」
艾莉絲回答:「值得」。
我想,這是因為她被愛過,
所以明白愛是值得用一切去捍衛吧。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