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十點,一條幾乎無人行走的街,
街道旁的商家早已紛紛打烊,
白晝,這裡屬於繁華的企業大亨們,
用各種魅惑人心的商品,
騙取人們口袋中的血汗錢,
黑夜,這裡屬於我,
或者該說屬於我這種行者,
人生的賭徒,宇宙的過客,
我們在這裡,盡情的汲取黑夜中的力量,
好執行那些不可言說的任務。

今夜,我,章澄義,
或該說崎羽輝依,
便要以部分的人生為賭注,
來一場結果未知的詭局豪賭。

手錶的時間指向十點十分,
命運無限轉動的時刻,
我走入一間服飾店旁的小巷中,
直直走,直直走,直到遇到死巷。

才剛站定,身後便傳來一股甜甜的聲音,
「唉呀~今晚你的運氣可真差。」
我回頭,笑了,
「那倒也未必,至少我有這個。」
我從懷中掏出一朵紅玫瑰,
以黑魔法變出來的東西都很精巧漂亮,
卻也招招致命,
這朵「血腥紅吻」所散發出來的香氣,
足以讓在場聞到氣味的人,
在十分鐘內從暈眩到麻痺,然後逐漸喪失生理機能,
最後毫無痛苦的死去。

「這麼美艷的花,自然該送給如此美麗的小姐。」
我遞出血腥紅吻,而她,欣然接受了。
「這花可真香,可惜打動不了我的心。」
她,身材嬌小,遠低我一個頭,
臉上略顯稚嫩的笑容,以及那清澄的眼眸,
卻直直的將我吸了進去。

我搖搖頭,閉上眼睛,
內在影像中浮現一股青色火焰,
我凝視著搖曳的火苗,
再度張開眼睛,
「好眼力呢!果然一朵花是打動不了妳的芳心」,
我淡然笑著,她也回以微笑,
「珠寶、花朵、名車......
這些世俗之物,我全不看在眼裡呢!」
我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上頭刻著一些文字,
「是的,我猜,妳對於這個,會比較有興趣。」

匕首一出,她的目光立刻像是被磁鐵吸附住一樣,
我開始緩緩來回踱步,
像是一個在擂臺死角上游移的戰士。
「自古以來,人們總是歌頌著光明與榮耀,
以此相互殺戮、相互競爭,
所有的法律、所謂的道德,
全都是以這種名為正義的大旗為號召的,
或許,法理與正義真的保障了大多數的人,
然而,卻犧牲了少部分人群的權益。」

我從左邊踱回右邊,
又從右邊踱回左邊,
然後,定定的看著她。
「我想,朵璘,這就是為何妳對世間名利不屑一顧的原因。」

她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澄義少爺,別自以為你很懂我們這種人,
你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
又怎懂得我這種每日在暗巷中流竄的人的心情?」
她將花瓣一絲絲剝下,
豔紅迅速枯萎在暗夜風中。
「只要成魔,要有多少錢就有多少,
只要成魔,世間有什麼我得不到?
這才是我認為世間名利一文不值的原因。」

「看來我們所見略同。」我也露出冷笑,
手牌一張張打出去,
現在來到老K對老A的牌局,
我所擁有的王牌剛剛就已經丟出去了,
剩下的只能虛張聲勢。

或者是反其道而行,甘拜下風。
「所以,我有什麼可以替您效勞的嗎?」

「把真龍匕首給我!」話語未落,
只見她瞳光一閃,身影倏然消失,
我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撞倒在地,
頭昏眼花,目光暈眩,
但仍五指緊握著這把匕首,這可是我的命。

等我稍稍回神過來,
只見朵璘跨坐在我身上,
兩眼死盯著我的瞳孔深處,
我只是淡淡回以一笑,
「想要,也不必這麼急吧?
夜色正濃,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瞭解彼此。」


「哼!」她依然緊緊壓制著我,
似乎想運用「魅惑之眼」逼我就範,
我只是繼續淡定的回望著她,
「喔~這招也不管用了?
真遺憾,女人我看多了,
畢竟我們可是同路人,
耍點別的把戲吧,朵璘?」

她哈哈笑了起來,
同時放開我的身軀,
只見她朝我伸出右手,
「起來吧,這輩子還沒遇過像你這麼奇怪又猜不透的男人。」
我藉著她的手勢從地翻空跳起,
一邊拍拍身上的灰塵,
一邊回應:「真不敢當,我只是個平凡的男人哪!」

我將匕首收回懷中,
然後伸出右手,順勢緩緩欠身,
「那麼,這位美麗的小姐,
我有這個榮幸,
可以和妳至湖邊散步賞景嗎?」

圖片來源:http://big5.chinanews.com:89/tp/hd2011/2012/07-10/113627.shtml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