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義走在路上,忽覺身上一陣刺痛,
他咬緊牙根,努力的讓自己的身子打直,
太陽明明正炎熱,
卻禁不住一滴滴冷汗從額上,
緩緩從鼻梁上低落。

「又來了......」

澄義握緊拳頭,好不容易才壓抑住放聲大叫的衝動,
他衝進鄰近一間星巴克,
點了一杯特大杯的可可碎片星冰樂,
大口喝下之後,
仍然忍不住的喘著氣。

「這,就是逢魔者的命運。」
澄義想起自己「逢魔」的那一天,
再度啞然失笑。



「永生,便是成魔者的宿命,
永生不死是人類畢生追求的理想境界,
但很少有人知道,
永生者,不朽者,背負的是多麼沈重的宿命。」
澄義想起導師當初耳提面命的警告,
年少輕狂而不以為意的耳邊風,
如今想來句句沈重。

「成魔,意味著你將背棄神,
背棄所有的光明與希望,
獨自沈入最深的絕望中,
如果你的未來已經毫無希望,
便無須畏懼死亡,
死神將成為你的盟友,最強大的後盾,
這就是魔性最極致的力量。」

導師的眼神黯淡無光,
卻又在瞳孔深處綻放出異樣的迷茫,
讓年少的澄義心醉不已,
更讓他興奮的是,自己即將成為這樣的人!

「魔,是比神更強大的存在,
只要成魔,人世間的一切,
名利、財富、女色、權力......
你就是宇宙的王,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隨著導師逐漸高亢的聲調,
澄義伸出雙手,
急切的想要從導師身上承接這份大能,
這輩子他已經受夠了折磨與痛苦,
該是血債血還的時候了!

終於,導師握住他的雙手,
緊緊的、緊緊的,
「但你要切記,永生也是一種詛咒,
當眾神皆死盡,而你依然獨活,
身旁沒有任何一個同伴時,
那將是最深邃的孤獨與絕望,
這,便是成魔的代價。」

回憶跌落至此,人雖在星巴克,
澄義卻覺得自己又回到了當時的那個洞穴中,
一股黏膩、窒悶,卻又輕柔誘人的氣息,
緩緩地沁入鼻腔,
澄義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然而即使不想提起,
回憶依然像潮水一般湧入,
無止盡的絕望綻放,
有如一朵燦爛的花,
澄義緊握沙發的扶手,
堅定的迎向重新開啟的這段黑暗歲月,
有如隻身一人佇立在,冰冷而洶湧的海水中。

「這樣,你明白自己即將走上什麼樣的道路了嗎?」
導師的眼神炯炯,凝視著這個年少無知的男孩,
十八歲,他還只有十八歲哪,
哪懂什麼叫做絕望,哪懂什麼叫做仇恨?
只是,他似乎錯看了眼前這個跟著自己一整年的孩子了。


澄義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個引領自己一年的,
在這世上唯一給過自己愛的,
自己在心中暗自敬愛如父的男人。

當憤怒、激情、絕望,都緩緩墜落時,
一切只凝結成三個字:「我明白。」


於是,這個男人知道時刻終於到來,
他遞出一把匕首,精細雕工,卻樸實,
澄義接過來,對著火光打量著,
只見刀刃處緩緩浮現「崎羽輝依」,
「此生此世,記得你的真名。」導師緩緩說道,
正在澄義還在似懂非懂之際,
導師忽然將澄義的右手按在匕首的刀鋒處,
一道鮮血噴出,灑在刀刃處。

瞬間,無限輪迴記憶湧入,
澄義彷彿身處於無邊風暴的中心點,
看著一幕幕記憶如同電影跑馬燈般,
殺戮、鮮血、狼煙四起,
黑影、光芒綻放,接著重被黑暗吞噬......
然後,有個少女,對著自己微笑......
正當澄義想看清楚少女的容貌時,
忽然有股力量將自己從風暴中心拉出,
瞬間,他又回到了黑暗的洞穴裡,
只見導師緊握著他的左手。

「你有無盡的時間可以回味過去的傷痛與光榮,
但要小心,不要被虛幻之影所迷惑了,
那些不過都是無法被改變的過去,
而你已經沒有未來,所以別因一時迷戀而誤入歧途哪!」
導師眼中的光芒似乎閃爍了一下,
又重歸於黯淡,與洞穴的陰影合一。

「我,不明白?」
即使虛妄如澄義,此刻他也真不明白,
導師話語中的真意了。
「該是我們道別的時候了,孩子。」
導師的手撫過澄義前額的瀏海,
縱然知道總有道別的一天,
但澄義感受到的,是一絲離情外的異樣。
「老師,我們永遠不會再見了嗎?」
縱然孤傲如他,畢竟是個孩子,
將與恩師闊別,仍然難掩心中傷感。

恩師眼中的光芒更黯淡了,
只見他往後退後一步,
拔出腰間佩劍,空氣凝結成一句話,
一句澄義午夜夢迴都難以逃脫的,詛咒:
「殺了我,是我們最後的道別。」

回憶回溯至此,倏然中斷,
在午後的星巴克,
只有陣陣毫不間斷的,
一個二十八歲的年輕男子的,
毫不留情的、毫不眷戀的放聲狂笑。


圖片出處:http://rororei.blog.fc2.com/blog-entry-7.html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