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關於臣服這回事,
我已經寫了好幾篇文章,
但還是覺得不滿意,
覺得有哪裡沒有說清楚,
於是,在看了Mali的文章之後,
我再度渴望書寫關於臣服這回事。


「臣服,需要一種,面對曖昧模糊情境的無畏,
以及,一種絕對敞開
及連結的柔軟。」
這是Mali在文章裡提到的一段話,
看到文字的當下,
硬生生的撞擊到我內心深處,
因為這恰恰對應了我在前一天的書寫:
「現實本來就有很多逼迫,我的確需要學習去應對現實中的殘酷,
而要在這種高壓下保持柔軟與纖細,又是另外一
層極高的挑戰,
但我還是認為自己有一天可以辦得到,
該是我展現這
份溫柔的魄力的時刻了。」


我和老師在說的是什麼?
我認為我們都在用相似的語言,
說著臣服以及剛柔並濟這件事。


臣服到底是什麼?
我覺得是分成很多不同細緻層次的,
最基本的臣服,來自於相信冥冥中有個更高的、
無法受人為掌握的力量,
無論稱之為神、菩薩什麼的都可以,
是的,相信有個比人類更高的宇宙力量本身,
就已經是一種臣服,
但此時神是神,我是我,兩者無干。


再深一點,還有許多臣服的面貌,
但我還沒有辨識出來,
所以我只能跳過,
不過在先前的文章中,
我已經提到過,每進入更深的臣服中,
需要反覆思辨才能真正進入,
一般的宗教信仰或是盲從,
往往會將人帶入險惡的境界,
那是另外一層危機了。
(詳情可見從現代驅魔師談臣服之路系列



最深層的臣服,是一種對生命的全然信任,
於是生命不斷從身體內外流過,卻不停留,
這有點類似我們東方人講的「人生無常」,
(所以無常並不可怕,因為這本就是生命實相)
而這需要非常清楚的看見,
也需要反覆與現實碰撞,
因為生活中往往會發生許多我們不願意接受的事情,
此時就需要溫柔的魄力來化解。


溫柔,就是Mali所說的柔軟及敞開,
魄力則是面對模糊的無畏,
臣服需要高度的柔性,
才不至於被狂放的生命之流攔腰截斷,
卻也需要極度的靜定與強悍,
才不會被生命之流整個捲走,
何時該強悍、何時該柔順,
卻又仍然保持著臣服的姿態?
我腦海中浮現的是東方武術的畫面。


在許多東方武術的套路中,
講求的都是至剛者柔,至柔者剛的合一境界,
而其中的心法便是用全身上下去感受自身與外在的變化,
如此一來才能順應情境出招,
將自己與外界融合為一體,
正因為敵我已成一體,
所以才能辨識出其中的破綻,
給予致命的一擊,
這需要對自己與他人及環境都有高度覺察才行。


溫柔,指的不是一昧的吞忍與退讓,
否則將會被生命之流擊潰,
因為總有些我們無法單方面承受的事物來到,
我們可以溫柔,但也要有相應的對策,
並不單純只是被動挨打而已,
魄力,指的不是單純的堅強武勇,
因為再堅強的事物也有可能被外力斬斷,
缺乏彈性的堅忍,反而會使自己累積過多傷痛。


於是,溫柔的魄力,就需要智慧與時間的歷練來呈現了,
這需要全然對生命之流有所信任才行,
因為生命之流就像真正的溪流一樣,
有平順也有狂浪,變化多端,
不知道下一刻會變成什麼樣子,
所以對於自己及世界都需要發展出高度的辨識力,
一如老練的水手,即使去到陌生的水域,
因為有了豐富的經驗,
因此能夠順勢而為。


看完Mali的文章,
我不禁開始認為,
過一次人生,跟出航一次海洋,
或是打一套拳法,
其實是差不多的,
都需要用「心」經營。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