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前兩篇因為電影而起的領悟,
對於臣服之路,我有更清晰的看見,
於是終於可以寫下這篇文章,
我想談的是,臣服之路的三個階段。


提到臣服兩字,多數人會聯想到宗教,
以及隨之而來的「無條件相信」,
就是這點「無條件的信任」,
導致許多人包括我自己的疑惑:
「如果傳遞的過程中訊息已經扭曲了,
一昧的相信豈不是導致誤入歧途?」


在航行於靈性之海的道途中,
我透過與靈性伙伴的對話,
重新思考所謂的臣服到底是什麼,
依據目前的理解,臣服之路需要經歷三個階段,
我以佛家的「戒、定、慧」來嘗試說明。
(我個人對這三個字的定義可能與原典不同,僅是借用)


佛家提及戒定慧,
在於先能遵守戒律,因此而能靜定,
然而過度遵守戒條,卻會重新落入我執,
需要從靜定中生出智慧,
以心觀照,一切自在,
如此才能「從心所欲,而不逾矩」,
我認為臣服之路也是如此。


大多數的宗教與靈性法門,
都會要求信眾遵守戒律,以得成就,
這「成就」可以是開悟、心想事成、覺醒、回歸根源......
簡單來說,就是獲得心靈洗滌,重見本質美好。


由於人子生活於現世的時間太長,
早已忘記如何回歸本源,
各靈性法門的創始人,
紛紛提出個人修行經驗的心得
並從自己的旅途裡歸納出某些結論和規則
期待能透過自身的分享,
幫助眾人一起回歸本源,
而這些分享,就形成了「戒律」。


在這階段裡的臣服,多半是一種盲從,
是人子在初探靈性之海時,
為了不被海浪吞沒所必須遵循的規則。


然而人子還是很容易受到小我的影響,
對戒律感到懷疑,
直到透過不斷修持,產生深刻體驗,
臣服感才會增加,此時便進入「定」的階段



透過持戒生靜定,
人子將能更紮實地往返於現世及本源之間,
回歸靈性根源,重見自性,保持清明,
就顯得容易多了,
在「定」的階段,
人子的臣服更深,疑惑較少,
比較能享受臣服之下純粹的美好,
然而,對於某些人來說,
疑惑依舊存在,
實際上這是內在聲音呼喚我們繼續前進的訊號。



戒律本身,就是規範,
既有規範,怎能真正與內在聲音同調?
我不是說規範不好,
而是過度遵守規範,就會落入我執,
每當不在規範之內,就會惶恐不安,
於是我們從現世的框架,換到了靈性的框架,
同樣都是框架,內心怎能平安?



我認為宗教設立之初都是想讓人們走上「回家」的道路,
然而經過千百年的流傳,管道已經不夠純淨了,
於是宗教變成虛設的形式,
若不能重新理解教義的本質,
只是遵循形式上的教義,則可能反而會落入形式的束縛。
(過於遵循特定靈性法門亦然~)


因此在深入靈性法門到一個階段後,
「懷疑」就需要重新長出來,
進入「慧」的階段,
僅從教義來看,每個法門都有自身侷限,
這是因為每個創始者都僅能給出自己經驗過的事物,
如果創始者無法將經驗進行本質的理解,
並以開放的言語傳遞出來的話,
那麼繼續深入該法門,而不修習其他法門,
反而會強化我執,從返歸的道途中偏離。


此時的臣服需要帶有分辨的智慧,
以「懷疑」兩字來形容,
其實不太恰當,
精確的說,應該是「開放的區辨心」,
既相信原本的戒律有其道理,
卻也能深刻看見戒律背後的本質,
當有事物與戒律抵觸時,
會從自己的內心找答案,
人子從遵循戒律轉為遵循自己的心意
於是便不需要拘泥特定法門,
而能直接臣服於靈性根源。


戒、定、慧三階段並非直線前進,
有可能會迂迴前行,甚至反覆來回,
然而每度過一回,臣服就會加深,
臣服很可能是一輩子的功課,
想要透過特定方式迅速臣服,進而回歸靈性本源,
除非深具慧根,不然是很危險的事情。


基督教之所以不談奇蹟、魔法與各種快速療癒的法門,
對新時代思想持批判態度,並非全然地守舊,
所謂「魔法與奇蹟都源自於惡魔」,
我認為應解讀成「不問本質,只求效果,是惡魔誘惑人心的手法」。


在某些西方靈性法門裡,
受到資本主義與自我主義的影響,
對靈性根源(就是俗稱的「神」)的敬畏,
已經被人子的膨脹取代了,
「神佛自在心中」並非指我們與神全然平等,
而是我們與神具有同等的本質。
就像是我們與父母同樣為人,
具有共同的人性本質,
但我們並不會因此認為自己跟父母是平輩,
而有所僭越一樣。


所謂的新時代思維提升了人子的自主性,
將我們從戒的階段解放出來,
卻未必給予我們思辨的智慧,
若無法看見本質,則我們只是從一個夢境,
跳進另外一個夢境裡而已,
在戒定慧三階段裡,「開放的懷疑」都不曾消失過,
我認為臣服不代表毫不懷疑,
臣服應該是在清晰的看見與理解之後,
自然流露出來的態度才是。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