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這是我今天吃飯時想到的隱喻故事,
背景設定比較偏向東方靈性哲學,
既然是隱喻故事,
就不會有劇情說明,
我只是單純說出故事,
因為隱喻之美在於無限詮釋。


在寒冷的冬夜裡,
路上的行人都本能地拉起面罩、
布巾等能遮掩口鼻的物品,
只祈求冷風不要灌入體內,
讓原本就已顯得孱弱的身體更為虛弱。


在這樣的夜裡,
村裡的人們最喜歡去的地方,
是一間簡陋卻紮實的木屋,
木屋的主人是一名旅行四方的修行者,
他在秋季來到這個村落,
因為冬天的寒冷而暫時定居於此,
雖然剛開始村人們跟他不熟,
然而修行者親切的態度,
以及樂於提供自身寶貴的知識--
佛法的奧秘--的行為,
很快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在木屋裡有眾人帶來的美食,
還有一爐溫暖的爐火,
眾人們一邊分享佳餚,
一邊聽修行者說法,
真是冬夜的一大享受!


在一個特別冷的夜晚,
正當眾人專心聽法時,
有個用布巾將整個頭層層包住的女子悄悄推門而入,
只有修行者發現了這位意外的訪客,
他說:
「善女子,外頭很冷吧,需要來碗熱湯嗎?」
女子回答:
「不,謝了,我無法拿下這頭巾。」
眾人議論紛紛,
有人好聲勸她摘掉頭巾,
否則無法喝湯暖身子,
有人採取不理會的態度,
認為她打斷了說法的精彩過程,
無論村人們採取什麼態度,
那女子都只是堅定的說:
「我無法拿下這頭巾」。


修行者面帶微笑的說,
「善女子,無法拿掉這頭巾,必有苦衷。」
又說,
「然而每個進到這屋裡來的人,
必得以真面目示人,
這是規矩,也是我希望能與大家真誠相對的方式。」
女子應道:
「師父所言甚是,小女子確有苦衷,
因自幼貌惡,故以頭巾纏裹,以防嚇人。」
修行者仍帶著一抹微笑:
「美醜本身外之物,何需顧慮,善女子請解頭巾罷!」
兩人一來一往數次,
女子一再強調自己的容貌有多麼醜陋,
而修行者也一再表達希望她拿下頭巾的請求,
在這過程中,村人們漸漸不耐煩了,
紛紛用方才原本的態度對待女子,
然而修行者示意要他們安靜。


「若妳真擔心自己貌惡,
則我請眾人退出五步之外,
獨由妳上前來,
我與妳對看數眼,
便可重將頭巾纏上,
妳覺得如何?」
修行者溫和的提議,
拗不過修行者溫和而堅定的請求,
女子終於答應了,
於是眾人皆退到屋子的角落,
只留女子一人走至離修行者三步之遙。


當女子將頭巾完全放下的那一刻,
她整個人聲調完全變了,
不再溫言軟語,
卻有如惡婆一般粗里粗氣!
「該死的修行人,如今見到我的本貌,如何?」
原來女子容貌大致與常人無異,
卻有個撕裂到耳後的大嘴!
「凡見過我本貌者,皆得死!
因我胃底空虛無比,凡所見者,皆噬!」
女子對著眾人這麼說之後,
便張大嘴巴要吞下修行者,
屋裡眾人被嚇得奪門而出,
驚嚇過度已無力氣行走者,
則只好癱坐地上,無法動彈。


只見修行者不慌不忙的從桌上取來一粒椰棗,對裂嘴女說,
「此乃村中之珍物,我以此供養予妳。」
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只是多了份莊重,
那平凡的椰棗說也奇怪,拿在修行者的手裡,
竟然閃閃發亮,透著不可思議的光芒!
還在屋內的人們,看到此景,全都忘了逃命,
只是呆呆的看著修行者手上的椰棗流下口水,
卻又礙於裂嘴女阻攔其中不敢去取。


裂嘴女奪過椰棗便往嘴裡放,卻淚流滿面,
「此棗止我千年之渴,確是珍物!
我竟囫圇吞棗,暴殄天物!」
女子邊流淚,
原本的血盆大口也逐漸收攏,
直至與常人無異,
無論遠近看去,
都是個二八年華的妙齡女子,
美若天仙。
「感謝師父渡化,了結我數十劫數,
僅此一棗,助我悟得百年修行,
此大恩大德,來日必報!」
女子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
修行者只是慢慢的扶她起來,
「善女子,若非妳今日前來,
我方得等千年之後,才有此功德,
宇宙輪迴,無所不包,
今日是妳來助我,並非僅我助妳啊!」



故事到這裡已經結束,
若我是讀者,
或許會好奇裂嘴女的空虛是什麼?
為何平凡椰棗能止終日飢渴?
修行者最後說的這段話又是什麼意思?
我讀故事最喜歡抽絲剝繭,任憑直覺流竄,
因為言靈的力量甚為強大,
總需要仔細咀嚼之後,
才能消化為自己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