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兩年開始慢慢接觸偉特系統的塔羅牌,
也翻了幾本這方面比較經典的作品,
像是塔羅全書、78度的智慧等等,
原本不太想研究偉特系統,
是因為多數的書籍寫的都太命理化了,
與我自己拿來做為自我探索與心理諮商之途徑的目的不符,
不僅難以活用,兩者架構也差異甚大,
但在閱讀這些闡述塔羅牌背後的哲學思想與心理意涵的書籍後,
開始對於偉特系統有較多的了解,
最近剛好又把托特的直覺式塔羅牌一書拿出來重新閱讀,
赫然發現兩者之間有很微妙的共通點,
也發現若能先熟悉偉特系統,
對於使用托特系統的塔羅牌將能更得心應手!


譬如來說,偉特的「正義」強調的是透過理智思考來做出決定,
或許過程中會經歷許多思考跟判斷,
但最終仍要勇於做出「裁決」,
正義這張牌所要講的便是這種公平、公正、理智的判斷,
在偉特系統裡跟托特有個很大的不同就是前者具有正逆位之分,
因此若是抽取到正位的正義,
象徵的多半是事情會獲得應有的對待、該決定是一個經過思考後較好的選擇等等,
相反的逆位多半代表著事情可能無法獲得應有的結果、思考較缺周慮等等。


這樣偏向世俗含意的詮釋,看起來與托特的「正義」差距甚遠,
首先托特裡的這張牌叫做「調整」,而且排序和偉特中的排序也不同,
剛好與力量(托特叫做「慾」)對調,
其次托特所強調的意義在於保持與頭腦的距離,
不再陷入頭腦二分性的對立之中,
基於奧修體系的哲學觀影響,
托特的牌意多半都是這種接近心靈探索的基調。


然而看似截然不同的涵義,
若能夠去探究塔羅牌背後的哲學意涵的話,
便會發現偉特與托特,或許只是相同事物的一體兩面,
在「正義」這張牌底下所要講求的主題,
我個人認為應該算是「理智」,
只是偉特所強調的是理智之中個人意志的層面,
因此延伸出來的便是決定、判斷、公正等意涵,
而且深入去看,偉特所講的公正,有時未必真的是一般人所認為的公平正義,
相反地他帶點個人主觀的意味,
這就變得很有趣了,
這代表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套自己的價值體系在運作,
就好像每到選舉的時候,藍綠兩黨各自的擁護者就會吹捧自己的陣營,
然後設法找出對手的弱點予以抨擊一樣,
這其實沒什麼不對,畢竟每個人都擁有一套自己的世界觀與哲學觀,
而人與人之間的想法本來就不可能相同。


如果塔羅牌只是拿來作為占卜的工具,
那麼偉特的牌意絕對是足堪使用了,
然而托特系統並不是拿來占卜、預測未來命運的,
相反地這是一套用來反觀自己內在機制的工具,
既然人的主觀價值與他人總會有所差異,
衝突紛擾自然會相繼而來,
理智分析與抉擇看似能對事情有最全面的判斷,
實際上也很可能只是一種個人的認定,
更不用說事情最後的結果或許符合了「公平正義」,
卻無法符合我們內在的期待與標準,反而增添痛苦了,
因此,托特的「調整」便將重點回到個人內在,
延伸出跳脫二元對立、靜心觀照而不涉入的意義了,
因為唯有看見自己思考的侷限與盲點,
才有可能真正拓展自己的視野,
無論結果如何,都能替生命增加更多可能性,
而不只是單純的被事件影響自己的悲喜。


從這個角度來看待塔羅的兩大系統,
會發現兩者發源的哲學觀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差異,
但受到各自的中心思想所影響,
導致詮釋的面相有極大的差異,
以正義這張牌的所講的「理智」主題來說,
偉特看重的是理智的實際面,
而托特則強調如何修正理智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兩者實際上有相輔相成的味道,
只是一昧地著眼於現實世界的世俗面,
很容易就會患得患失,
想要做出一個最佳決定,
卻不知永遠不可能有所謂的完美抉擇,
因為人不僅所知有限,更容易受到過去經驗與個人思考模式的盲點所干擾,
然而若只強調心靈層次的提升,
則也很容易陷入過度抽象甚至是逃避看清關鍵的陷阱中,
因為托特的調整其負面意涵便是過度避免涉入事件或情境中而顯得疏離。


從偉特到托特,象徵著個人內在心靈的提升,
從預測現實到自我追尋,形成一個完整的過程,
將兩者的意義相互參照,也更能幫助我在詮釋上有更豐富的觀點,
這實在是一個意外的收穫呢!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