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催眠師,我很不容易被催眠,怎麼辦?】

「如果我是個容易緊張的人,是不是會妨礙催眠效果?」

在催眠深化團體中,受邀來體驗催眠的小玉提出這樣的疑問,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聽見伙伴這樣的好奇,

「催眠師,我是個很理智的人,這樣是否很難被催眠呢?」

這個好奇也是高居第一次催眠時被詢問的排行榜,

更妙的是,有的伙伴非常坦誠的說:

「我其實對催眠有點怕怕的,這種抗拒心態是不是會讓催眠不容易成功?」

20160725005919.jpg

身兼催眠師,同時又是諮商心理師的我,

可以感受到在這些表面的疑惑之下,有時候潛藏著更深的擔憂:

「要接受催眠這種完全沒體驗過的療癒方式,就跟要去鬼屋一樣,

本能會覺得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啊!」

「雖然我看過幽樹的文章,但一想到要被催眠,

還是會覺得有一點點擔心或緊張,他應該真的不會控制我吧!?」

「我都鼓起勇氣來了,如果催眠失敗,是不是表示我不夠努力?」

「催眠師這麼認真的看著我,如果我讓緊張或焦慮的心情妨礙了催眠,

是不是我又要重蹈覆轍,替過去失敗的療癒經驗再添一次記錄?」

雖然在心理諮商中,有時候會將這些心情稱之為「抗拒」,

身心靈療癒會說這些當事人「還沒準備好改變」,但我並不這樣想!

00-《小王子》電影版01.png

【催眠師的任務是,邀請當事人共同邁向他想要的改變】

在訓練催眠班的學生時,除了基本催眠技術的熟練外,

發展出對當事人細膩的觀察與理解,是我很看重的一大重點,

在焦點解決取向諮商裡,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沒有抗拒的當事人,只有不知變通的心理師」

這句話點出我們非常看重當事人獨特生命歷程的過程,

將諮商晤談的阻礙,全都推給「抗拒」是不公平的!

同樣在新一代催眠理論中,也不認為催眠無效是因為當事人「防衛」,

相反地,催眠師會去思考,自己是否沒真正聽懂當事人的需求?

或者聽懂了,卻沒有善用當事人熟悉的方式來進行,

反而是想強拉當事人配合自己的催眠節奏或指導語?

又或者沒有看懂,當事人卡在改變與不變之間的心情拉扯?

 

 

舉例來説,針對特別理性的老誠,

我可能會採取跟他優秀的分析與邏輯能力合作的方式,

從中找到通往潛意識寶庫的道路,跟他一起邁向渴望的改變目標,

面對特別容易緊張、焦慮的辰均,

我可能先帶她作幾個自我放鬆的練習,如果發現效果不太好,

(尤其是有焦慮症狀甚至是社交焦慮症的人來説,直接放鬆往往不是好主意)

我可能會先跟她聊聊平常做些什麼事情,是比較能放鬆的,

又或者是如果誰坐在她身邊,她就會感到比較安心呢?

至於看起來「抗拒」或「防備」的吳興,

我則會先聊聊他怎麼願意大老遠從外縣市來找我,

還要接受一個其實他也搞不清楚到底是睡眠還是「控制人心」的療癒?

 

 

當然,我知道自己不是萬能的神明,

不可能每一個當事人來到我面前做催眠,都能找到跟他們合作的方式,

然而在有限時間裡,我會儘可能盡心的去聆聽、理解、感受眼前這個人,

到底他努力嘗試告訴我些什麼呢?他的身體姿勢正透露哪些訊息?

我如何能跟他的意識與潛意識一起合作,穿越困擾已久的議題,

完成他想達成的改變與目標呢?

每當我感覺到在催眠過程中「卡」住時,我會做幾個深呼吸,

詢問自己這幾個問題,幫助自己釐清是否遺漏哪些重要細節?

小王子32-800x421.jpg

【帶著抗拒,仍然願意前來的你,已經身處於改變之中了】

回到催眠深化團體實務演練的那個晚上,印象中我是這麼對小玉說的:

「抗拒,本來就是每個來做催眠的人會有的正常心情,

面對改變,人很自然有個矛盾的心理,

一方面希望自己可以變好,另一方面卻又對於未知感到不安,

即使是充滿改變動機的人,多多少少還是會覺得有些抗拒,

我相信有能力的催眠師,會能瞭解這點,並與你合作。」

 

 

我說出這番話時,一方面,我很信任自己教出來的學生們,

他們在短短幾個月裡高速的成長,是我非常肯定的事情,

另一方面,我身為持續接受諮商、催眠與各種身心靈療癒的當事人,

我完全能夠體會,光是要預約催眠(即使是免費的)就會挑起多麼矛盾的心情,

更別說是要好好接受一場完整催眠,還可能在催眠過程中看見壓抑與遺忘的事物了!

(除非當事人單純帶著好玩、非探索性的期待來的)

 

 

我有時候會跟來催眠或諮商的當事人說,

如果今天從會談室走出去後,生命開始有了些變化,

是因為你願意帶著這些擔心、防衛或「抗拒」,

擁抱這些讓自己不那麼舒服的心情,卻仍願意準時來到這裡,

願意繼續跟我分享那些不容易說出口的想法與事件,

面對那些「抗拒」,你沒有選擇生命中過去那些你很熟悉的:

逃跑、否認、掩飾、麻痺、轉移注意力....你選擇來跟我好好談談,

這個替自己所做的努力與準備,本身就已經是種改變了!

 

 

我常覺得改變有時候確實辛苦、沈重,卻也是很美的一件事,

你的生命如果能透過催眠或心理諮商有所改變,

過程當中我所提供的專業分析或協助,當然是一部份的原因,

然而,當你下定決心選擇預約一個完整時段,來找我做催眠或諮商時,

改變已經在這一刻開始了:

你願意帶著「抗拒」繼續往自己渴望的方向移動,這本身就是股改變動力。

當你願意進行4-8次的諮商或催眠,一次又一次的帶著不安、迷惘、忐忑的心情,

設法好好讓坐在沙發上的身體不會亂動,或讓語氣顯得太過慌亂、緊繃時,

這份努力就已經在支撐你進行改變了,

與伴侶重新靠近、跟父母親關係變好、變得更有自信與魅力、能夠放鬆睡上一覺...

這些具體可見的生活轉變,是我們要共同前往的最後一步,

然而在這些清晰可見的轉變尚未發生之前,

我們的潛意識與生命,其實就在一次次設法與「抗拒」共處的過程中發生了!

 

 

我相信,一個能夠敬重當事人的催眠師,會很深刻的體驗到這件事,

我也相信,當你願意開始用這種方式,

看待自己的「過度理性」、「緊張」、「防備」甚至是「抗拒」時,

改變早就已經悄悄發生了。

 

 

張義平,靈性名字為幽樹(ShoRa),
現職為啟宗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專業認證諮商督導,
大專院校、國高中催眠主題研習講師
藍海機構NGH催眠師與訓練講師、
第二屆蛻變遊戲專業帶領教練。
 
 
自完成催眠訓練後,2年內已服務超過100位伙伴,
開設之催眠工作坊、講座與研習超過40場,
並於藍海催眠教室擔任催眠課程訓練師,
為藍海催眠深化團體之帶領人與督導。
 
深信每個人心中都擁有自我療癒力,
催眠就是親近自己的潛意識,拿回生命主導權的方式
致力於推廣生活化並融入心理學知識的催眠。
 
(圖片素材取自網路,
文中案例是經過虛擬資訊與真實催眠過程融合後的小說故事,
為的是幫助伙伴清楚催眠過程,與釐清催眠迷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樹(yuki) 的頭像
幽樹(yuki)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