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其實在預約這次諮商之前,我有個不太好的諮商晤談回憶....」美華這麼說,

「怎麼說?」我屏住呼吸大約一秒鐘,有點緊張的看著她,

「上一次晤談結束後,我回去做了三天惡夢,情緒也變得很失控。」

美華肩膀緊繃,說話聲音變小「所以我只跟上一位心理師談了一次,就不敢再去了。」

「那妳怎麼還願意鼓起勇氣,做第二次的嘗試呢?」我看著她,用緩慢的聲音詢問,

「因為我實在是太痛苦了啊!」說著說著,她哭了。

(以上為虛擬個案對話,非真實晤談內容)

600_php9NEtUT.jpg

在上面這段虛擬對話裡,美華對諮商晤談的懷疑、恐懼與疑問,

在我多年來的諮商實務經驗中,算是層出不窮,

偶爾也會收到伙伴透過FB詢問:「我已經談了4次,狀況好像時好時壞,怎麼辦?」

或是「我跟心理師談了兩次,兩次回去都情緒崩潰,是不是諮商不適合我?」

與在學校裡的免費諮商不同,願意自己花一小時1600元甚至更高價錢的個案,

通常都有很強烈想要「脫離痛苦」或「尋求改變策略」、「深入療癒」的動力,

也因此諮商結束後,有時不見得會帶著想像中「平靜、喜悅、自信」的感受離開,

又或者是剛結束晤談時,確實有這些平和的心情,但睡一覺起來之後卻感覺狀態更「糟」。

基於避免干擾其他心理師專業判斷與晤談的原則,通常收到非我晤談的個案,

我會請他將這些擔憂與原本的心理師說,畢竟我沒參與晤談過程,

給出來的建議搞不好根本就造成反效果,

歸納我自己的實務經驗,通常這可能會有下列幾種原因:

 

1.這是一種心理上的「好轉反應」

通常這比較常見於已經來做了好幾次晤談,或是最近剛結束第一次晤談,

但先前曾經有幾次諮商經驗,或是平常就有一些自我探索的學習,

因此在結束諮商晤談後,因為有了新的自我覺察與發現,

於是開始帶給潛意識一些轉變與影響,

這個心情混亂、覺得好像狀態變「糟糕」的轉折,

其實是內在有一部份的自己,很渴望趕快趕變,

但另外一部份的自己,還不太有信心或意願改變,

後者正嘗試做「最後掙扎」,希望用這種方式來迴避最重要的學習與成長,

基本上,只要願意持續進行晤談,這個情況就可能會繼續有正向變化。

(人在晤談過程中,本來就會有很想改變又害怕改變的心態,

發現自己有這種心情時,放輕鬆,接受自己有掙扎,反而心情會鬆一些)

 

 

2.因為信賴感與放鬆,一口氣把所有壓抑的情感都釋放出來了

有些個案真的是非常有意願面對自己,

在見到心理師時會滔滔不絕把相關的生命經驗甚至創傷都說出來,

期待心理師趕快給一些分析或建議,或是這樣自己就能趕快「好起來」,

訴說的過程,雖然一方面帶來了情緒抒發、感受到心理支持的安定功能,

回到家之後,卻可能因為這種釋放帶來的安心感,

而讓過去努力壓抑、否認或用各種方式迴避的情感,在睡覺或獨處時大量湧出,

於是出現做惡夢、心情低落、覺得孤單甚至恐慌的狀態。

 

事實上這可能才是平日生活中真實的感受,

只不過在諮商晤談之前,已經習慣去壓抑或不去感受,

於是在晤談中,就像是打開了內心的黑盒子一樣,

一口氣把這些混亂的心情都釋放出來了。

在這個情況下,雖然不繼續諮商看起來是個好選擇,

因為時間久了,又可以用原有的方式掩蓋情緒,

但長久來看,對自我療癒與成長會有些不利,

因為這些情緒並沒有真正被「轉化」或「釋放」,

只不過是暫時「藏」起來,轉移注意力而已。

 

 

3.在狀況混亂的情況下尋求諮商,本來就需要一點時間恢復

有些個案則是因為本來就處於極度焦慮、害怕或恐慌的狀態,

因為再也忍受不了,甚至自己的行為或情緒已經干擾到生活,

於是鼓起勇氣尋求心理諮商的協助,

在這種情況下,暫時性的情緒波動是很可能會繼續延續的,

畢竟心理諮商不是大悲水,心理師也不是seafood,

沒辦法在50分鐘結束後,服用之後就立刻產生神奇的療效,

讓你「元神光彩、神靈充滿、身心保平安」,

在與心理師一起討論之後,若有必要,在比較危急的狀態下,

可能需要考慮在前期先縮短晤談頻率,穩定身心,

之後再慢慢拉長兩次晤談之間的間隔。

AaUA-fymesii4765572.jpg

無論是上述哪一種狀況,若想盡可能避免晤談結束後的強烈低潮或情緒波動,

我自己根據這幾年的實務經驗,有以下原則可以參考:

1.與心理師討論自己的身心反應變化

心理師不是通靈少女,也無法與你的高我或守護靈對話,

所以你沒有說出口的事情,通常心理師也很難察覺,

因此能夠直接把自己回去後情緒起伏不定的擔憂跟恐懼說出來,

聽聽心理師是否有什麼回應或建議,是對自己維持身心穩定比較有效的方式。

 

同時,我們也需要瞭解,心理師的理論與治療取向很多元,

有些取向走長時間、深層療癒路線的,可能會認為這種混亂勢必經過程,

他也很難給你太多建議跟支持,

有些取向走短期、或是會根據個案狀況做出不同回應與建議的,

這時候可能會提供你一些簡易的自我照顧方式,

若心理師發現你的狀態不適合採用他的取向來提供支持與協助,

通常有良心的心理師會鼓勵你去找更適合你的同業,

好讓你能從諮商晤談中獲得幫助,又不會因為情緒波動過大而影響生活。

 

 

2.替自己找到一個最自在且舒適的晤談進度

諮商晤談並不是一口氣說越多,或是讓自己「沈」得越深,

就能在過程當中獲得越多療癒跟力量的過程,

我常用運動當比喻,對於已經有些年紀,或是平常沒有運動習慣的人,

要求他要立刻跑五公里或踩飛輪30分鐘、深蹲20下,

雖然這些運動本身對健康有幫助,但在超過承受範圍的情況下,

這些人在獲得好處之前,可能就已經先讓身體遭受運動傷害了~

因此如果跟心理師討論過後,發現是前幾次晤談進度過快,

導致回去之後潛意識或內心深處的情感被激烈翻攪,

一來心理師會有意識的調整晤談中探索的速度,

二來你也可以替自己建立一個安全界線,用比較緩和的方式來進行。

 

 

3.最好不要等到自己「不行了」才去找心理師

這部分可能跟台灣人的習慣有些關係?

其實即使是我有時也是等到感冒很嚴重了才跑去看醫師,

或是皮膚過敏很激烈了,才趕快服藥控制發作狀況,

台灣人對於心理諮商的習慣,似乎跟「生病找醫生」的心態有點像,

在剛開始有些狀況時,會覺得靠自己的意志力應該可以好起來,

再不然就是作一些讓自己分心的事情,

等到焦慮逐漸演變成失眠、不安開始引發親密伴侶的反彈,

甚至一個人獨處時會有強烈畏懼感時,才來尋求諮商晤談的幫助。

 

 

這樣的心態算是人之常情,畢竟諮商費用真的是不小的支出,

然而正是因為諮商費用很貴,而且無法在談個一兩次之後,

就立刻讓原本處於非常混亂、不安、焦慮的狀態,有大幅度的改變,

(雖然催眠或其他比較整合性的取向,可以縮短時間,但也不如坊間宣稱得那麼神奇)

所以更需要在自己覺得還可以撐一下,

但已經覺得不太妙的時候,就先預約心理諮商的時間,

尤其有時預約還要等上幾天或一兩週,這個過程可能也會增加自己的焦慮,

到最後反而會因為有太多需要探索跟調整的部分,

而讓諮商晤談的過程變得更加複雜,晤談結果也因此受到影響。

 

 

當然,心理諮商並不是唯一可以探索自己、療癒自己、改變自己的方式,

就像是網路上有文章提到金凱瑞透過繪畫來療癒自己、歐陽靖透過運動來改變心情,

有些人則是透過宗教來獲得心情上的平安,

有人則傾向透過催眠、家族系統排列或心靈圖卡諮詢來達到成長與蛻變,

然而無論是心理諮商或上述任何一種方式,

在心情混亂、生活已經被自己的心情嚴重影響的情況下,

要在短短一兩次之內就有很好的抒解或穩定效果,難度蠻高的,

坊間許多講求速效的身心靈療癒方式,

多半建立在個案先前已有許多自我探索、接受療癒經驗的前提之下,

或是個案本身已經在生活中有不少沈澱、自我學習方式,

這些我們替自己做過的努力,才是真正造成改變的最大力量,

心理師、療癒師都只是過程中的一種輔助,而非造成改變的主角!

 

 

我常說,相信自己能夠改變,信任心理師或療癒師能支持自己改變,

再加上心理師與療癒師,能夠運用適合自己的方式來催化改變過程,

這三個因素,缺少其中一種,都會讓轉化的速度變慢,

缺少兩種,改變基本上不太有機會發生,

最後,改變確實會發生,但我們還需要根據自己的現況,

建立起對改變所需時間的適切期待,才不會為了加速這個過程,

反而讓自己變得更加痛苦阿!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啟宗心理諮商所心理師、新北市國高中特約心理師與督導、

藍海機構催眠治療師與催眠訓練師、

藍海機構家族系統排列師、蛻變遊戲專業帶領教練、

心靈圖卡諮詢師、訓練師與督導、聊心話大冒險桌遊帶領人。

 

以謙卑的心情迎接來到眼前的人們,

相信在每個生命挑戰中,都潛藏著邁向幸福的韌力,

用溫暖的心與如實的樣貌,與每個尋求服務的伙伴,

一起替自己的生命,創造出不同的可能。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分享本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樹(yuki) 的頭像
幽樹(yuki)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