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最近偶爾比較有空的時候,會看一集韓劇「鬼怪」,

鬼怪的劇情基本上就是在男主角跟女主角相遇後,

男主角一直在要拔劍與不拔劍之間的掙扎作為主線,

目前看到的最新進度裡,當男主角真的要拔卻又拔不出來,正暗自慶幸,

結果在緊要關頭時,女主角的手居然可以碰到劍了,

不知情的女主角正要使勁把劍拔出來時,男主角竟然驚慌的將女主角推開......

1914444_3.jpg

看到這一幕,讓我想起許多前來尋求諮商、催眠或排列的當事人,

願意主動前來,尤其是付費來接受心理諮商或身心靈療癒的人,

對於生活上有所改變的意願,當然是比較大的,

然而當我們真的要深入核心,或是走到即將要發生轉化的關鍵一步時,

不少人反而會開始猶豫、退縮,或是搬出一些看起來根本不是理由的理由來,

於是療癒及轉化的過程,就在這裡被「卡」住了,

跟那把看得到卻又摸不到的劍一樣,讓人感到疑惑與不解,

有些新手心理師會對這個現象感到困惑,以為是自己用錯方法,或當事人在抗拒,

然而看在我的眼中,面對改變時難以坦率,反而有些懷疑跟彆扭,其實是人之常情。

在韓劇鬼怪裡,男主角一開始想拔出胸口的寶劍,是因為生活實在太痛苦了,

看著服侍過自己的歷代僕人一一年老、死去,

留著自己空虛的活著,找不到仇家,也無法改變愛人死去的事實,

拔出劍,自己就會死,痛苦就會結束......

然而遇到女主角之後,他才開始發現其實生活中,還是有些小小的樂趣,

也才發現自己心中其實一直惦記著過去,而過去也化為自己仍存活著的力量,

忽然間,他不那麼想拔出這把劍了,因為一旦自己死去,就再也感受不到這份美好。

 

 

男主角不肯拔劍,與當事人們不肯放下痛苦或心中的執著,

理由看起來不大一樣,裡頭都有個很核心的要素:跟某人的連結,

當我們無法透過喜悅、幸福這類的情感,與重視的人們連結時,

有時候我們會選擇用痛苦、憂鬱,甚至是憎恨來與這個人產生心理上的聯繫,

如果連這樣也無法,我們只好開始依附在酒精、香菸、性愛、工作、健身甚至是毒品上,

許多時候,其實我們都知道不肯放下心中對某人的期待與執著,

或是不斷持續現在的行為,只會帶給自己更多的痛苦,

然而只要還能感受到痛苦,潛意識裡我們彷彿就還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存在,

這份渴望與對方產生聯繫的心意,有時甚至強大到足以產生疾病!

在通靈少女中,那位持續假裝中邪結果最後真的撞鬼的小男孩是如此,

韓劇中遲遲不肯拔出胸中寶劍的男主角是如此,

學校輔導工作裡,為了獲得父母注意,因而產生懼學現象、行為偏差的孩子是如此,

當我在研究所書寫個人的生命歷史時,也曾驚訝的發現,

異位性皮膚炎的劇烈發作時期,似乎也正呼應著我對父母親說不出口的呼喚!

1480825964-3917026480.jpg

在我皮膚過敏症狀莫名開始產生變化的前一兩年裡,

父母親因為家族的事情而有了更加激烈的爭吵,

正值青少年的我,從小就看著他們各自堅持著、爭吵著,

我從四五歲時的驚恐,到七八歲躲起來悲傷的哭泣,

到了國中的時候,這些情緒都已經變成更加複雜而難以訴說的心聲,

最後只能直接顯現在自己的身體症狀上,

在我接觸過一些比較特殊的個案身上,我也常發現,

有時我們寧可選擇生一場大病,甚至演變成慢性疾病或精神症狀,

用這種方式來向自己的父母親或家族,在潛意識中宣誓忠誠,

這也難怪有時在身心症狀逐漸好轉的關鍵時刻,當事人反而選擇退後幾步,

雖然這種想法確實很不合邏輯,也不怎麼「理性」,

然而這種「只要我繼續痛苦,甚至是替父母承擔痛苦,他們就能幸福」的念頭,

在我們還很年幼的時候,確實很容易成為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

因為對那時候的我們來説,並沒有學過其他更好的處理方法。

 

 

自從上週五結束排列後,我很認真的持續思考,

當時替自己寫下「神崎幽樹」這個名字時,到底還發生了哪些事情,

(更詳細的內容,可以參考「開啟封印的記憶」一文)

於是我又更深的懂了,為何當時我明明對自己內在的代表,

懷抱著又生氣又哀傷,想要好好安慰他卻又很想踹走他的情緒,

然而我內在的代表卻反而是有一種篤定而安穩的力量,

在今天早上,我忽然發現這些情緒的對象,其實不是對自己的,

這些情緒真正原本該發洩出來的對象,是我的母親,

回到那個冥王與天女結婚的故事,在懵懂年幼的心靈中,

我在潛意識裡投射了渴望自我放逐,拯救母親的心願,

「幽樹」這個名字,不單單有自我隱藏跟流浪的能量,

從命名的那一刻起,我用這個名字與母親的生命產生了巨大的連結,

於是我終於看見,為何我內心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翻攪,

生命中總會在某個時刻裡,陷入難以自拔的憂鬱跟困境,

在今天早上我與母親的一場對話中,我看見那個小小的自己,

滿心認為母親被「囚禁」在她的精神症狀裡,都是我的錯,

唯有我默默去承受與分擔母親的痛苦,才能「解救」她,

這就是我那孩子氣的、年幼無知時期的,小小的心願。

unnamed.jpg

就在我看見了那個年幼的自己,是如何持續創造各種狀態,

來持續跟母親生命中的痛苦連結時,

我也同時想起了在「開啟封印的記憶」一文中提到的,

內在代表對我說的一句話:「別忘了還有我喔,我會等你!」

我聽見自己內在其實有個茁壯、堅韌的力量,持續陪著自己前進,

是這股力量,創造出我心中的劍與束縛,

然而也是這股力量,讓我能夠穿越重重黑暗,來到今天的位置上。

(與我相遇的許多當事人們,不也是這樣子嗎?)

我終於打從心底接受,我的母親很可能終其一生,

都會有一些時間,活在她的精神症狀之中,

那是我無力改變的事情,我需要放過自己,

當我真的能夠放下,把自己的人生過好,去擁抱我的幸福時,

我的母親或許在意識層面上不會知曉,靈魂卻能感受到一絲喜悅吧?

因為至今我都仍能深深的記得,當母親生平第一次大發作而被送回娘家休養,

我暑假回外婆家時,打開門的那一瞬間,我母親雖然神智沒有很清醒,

卻還是本能的上前來擁抱我的畫面。

 

 

這個畫面開啟了我那時候潛意識裡無止盡翻攪的情緒,

以及潛意識當中不自覺的承擔跟呼喚,

如今我透過學習心理學、接受諮商、尋求療癒的漫長歲月,

透過我持續養大心中那個幼小的孩子,

從現在開始,我可以做出與當初不同的決定,

鬼怪花了不少時間才拔出心中的這把劍,

我花了這麼久的時間,也終於能放下那無聲的吶喊了,

對於仍執著於受苦的你/妳,願意給自己多少的時間走出來呢?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啟宗心理諮商諮商心理師

新北市國高中特約諮商心理師、諮商督導、

藍海機構家族系統排列師與催眠療癒師與催眠訓練師、

心靈圖卡諮詢師、訓練師與督導、聊心話大冒險桌遊帶領人。

以謙卑的心情迎接來到眼前的人們,

相信在每個生命挑戰中,都潛藏著邁向幸福的韌力,

用溫暖的心與如實的樣貌,與每個尋求服務的伙伴,

一起替自己的生命,創造出不同的可能。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分享本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