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隨著持續的書寫與對話,這幾天對於在這個議題上的思考,

逐漸透過這些親身體驗而更加清晰,

耕耘多元性別議題已久,我雖然支持婚姻平權法案,

卻也持續的在與不同立場的伙伴對話中,長出更多知識與經驗,

並且持續調整我參與這個議題的態度及位置,

我想,這就是敘事治療中很重要的一個精神吧:

「所有的瞭解,都無法憑空存在於腦袋裡,

唯有透過行動實踐出來,才能真正將新產生的想法,

落實於生活中,進而造成真正的改變。

在這篇文章裡,我想要分享「相互理解」的概念。

 

 

從私人札記1,我從偏向反方立場的角度出發,試圖進行對話,

(詳細內容可參考:文章連結

從私人札記2,我則回到多元性別族群可能有的心聲來進行論述,

(我本身不是同性戀,所以真的只能透過自己被壓迫的經驗來書寫,

文字本身只能代表我個人的論點,詳細內容可參考:文章連結

私人札記2原本是在沒有電腦的情況下,在FB頁面上用手機書寫完畢的,

未料發文後,引發幾位伙伴與我公開或私下熱烈的討論,

說真的,在平日繁忙的工作量之下,還要一一用溫和的態度與清晰的邏輯回應,

對我來説,真的非常疲憊,同時也更加體會到,

多元性別的伙伴在爭取自身權益上,是多麼孤單而疲倦,

同時,就在今天早上的書寫中,我忽然對自己的狀態有了新的觀察,

於是我寫下了這樣一段文字:

我知道自己早年經驗的反移情也已經被挑起來,

那種無法對話、被軟硬兼施的要被迫做什麼的感覺,

還有一種「你根本不懂我」的失落與憤怒.……
忽然間,我經驗到原來反對者可能也在經驗這個,

忽然我明白了真正戰場不是法案或同性戀,

而是我們都在設法捍衛與守護自己相信的世界。」

X-men2000_poster.jpg

書寫的當下我腦海中直覺的浮現了X戰警這部談論變種人的熱門電影,

在X戰警的主要劇情裡,描述著有一種基因發生變異的人類,

這種人會擁有一般人類所沒有的超能力,

例如從眼睛發出雷射光、讀取他人心智、讓身體任意進行變化、操縱天氣等等。

在X戰警的系列電影中,總是會出現人類與變種人之間相互對抗的劇情,

在電影設定中,變種人並非自願生下來就擁有這些能力,

同時,有些變種人為了融入人群,於是尋找醫學與科技的「治療」,設法讓自己變「正常」,

有些變種人則是恐懼著被旁人排斥跟追殺,於是選擇壓抑或隱藏自己的能力,

電影的主軸就在兩大變種人主角:X教授與萬磁王身上,持續的展開,

許多影評都曾提過,他們兩位正好象徵著兩種不同的哲學與意識形態,

在此無法進行太過複雜與冗長的理論分析跟說明,

X教授與萬磁王同樣身為變種人,卻因為彼此成長背景的差異,

在面對一般人類這個議題上,選擇了不同的方式,

前者因為生長在一個有包容力跟資源的家庭,

期待能透過研究與教育,讓變種人能夠與一般人類共存、合作,

後者則因為生長在二戰時的德國,在殘酷與暴力的環境下長大,

因此希望能以暴制暴,用武力逼迫一般人類屈服,並認為變種人才是更優秀的人種。

1218496530700677801.jpg

1.因為差異,所以恐懼,因為恐懼,所以對立:

X戰警這部電影之所以精彩,正是因為電影劇情充分描繪出人類歷史的縮影,

人性中有個很強烈的生存本能,叫做「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面對與自己特質或立場不同的人時,因為無法確認對方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說的不具威脅,

當焦慮感上升到一個程度時,就會啟動大腦中的情緒中樞,進而產生排斥對方的反應,

雖然多元性別或婚姻平權法案,實際上並不會威脅到反對者的實際生活,

然而面對一個自己所無法瞭解的族群,我想,對於反對者來説,

有一部份的伙伴感受或許就如同X戰警中的一般人類一樣吧?

長久以來堅信的價值觀居然有可能是不適當的,甚至還有其他的價值觀存在,

這份心理威脅感可能比想像中得更強大,

就好像有一天我們竟然發現原來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

雖然日子還是可以持續過下去,卻會帶給人們強烈的不安,

因為這些對世界根深蒂固的理解,在被瓦解的同時,

很容易引發「我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的感受,

畢竟,我們的生活某部分來説,建立在已經確定的規則上。

x-men-439.jpg

2.情緒掩蓋客觀資訊,造成認知偏誤

在X戰警中,有想跟人類合作的變種人,也有願意接納變種人的人類,

同樣的,也存在許多想消滅敵對族群的角色,

在看電影的時候,我們往往很容易可以體會到敵對雙方陣營的盲點,

然而當我們自己成為事件主角時,往往很難如此冷靜!

就像我在前幾段所分享的,當持續對話陷入膠著,

甚至只是持續接觸到與自己立場相反的論述時,

即使我是一位心理師,這些小事件累積起來的威力,

卻會讓我深深跌入疲憊、悲傷與憤怒之中,

我想這是因為這些事件,很直接的挑起自己成長過程中那些不被理解的經驗吧,

從小到大,我們或多或少都經驗過需要壓抑自己內心情緒,或是不被理解的時刻,

或許我們以為自己早已忘記,或是已經放下了這些時刻,

實際上,在潛意識裡的某個區塊,很可能還是有一些些的情緒存在著,

這些心情就在這個龐大的壓力之下,被引爆出來,

於是無論對方呈現了哪些資訊,我們容易陷入大腦被情緒綁架的鬼打牆狀態,

一心只想證明自己的論點是對的,而無法檢視彼此所陳述的資訊中,

究竟哪些是適切的,哪些只是因為恐懼、悲傷與憤怒而放大的?

同時,我們也逐漸在這過程中,喪失了對對方的同理心。

 

 

3.我們都渴望守護自己內在的脆弱

於是,我逐漸發現在多元性別以及婚姻平權法案這樣的重大社會議題上,

無論是支持或反對立場的伙伴,包括我自己,

在對話的過程中當中,都開始出現「跳針」的現象,

同時會積極發揮自己的影響力,設法聚集更多「盟友」,好攻擊「敵人」,

即使是自認理性的伙伴,有時也因為上述第二點的原因,而產生認知上的盲點,

(當然我自己有時也陷入了這樣的歷程裡)

說真的,這個議題牽涉到的脈絡與層次實在太廣,光要進行思考就已經讓人感到疲憊不堪,

就更別提還要向立場不同的人好好解釋自身想法了!

於是,我逐漸觀察到,無論是支持或反對立場的伙伴,包括我自己,

或許在爭論究竟該如何面對多元性別者,以及法案是否該通過的這件事情上,

事實上我們是在潛意識裡,透過大聲的警告「敵人」:「別來改變我!」

好設法透過堅持自己原有的價值觀,保護自己心中那個曾經脆弱的孩子,

因為,在這些事件中,我們很容易被挑起過去成長經驗中,那些不被理解或壓迫的脆弱經驗

如果稍微退後一點點來看,無論是支持或反對者,

對於「好好教育孩子」、「守護婚姻價值」之類的核心概念,實際上是很相似的,

然而因為雙方在這件事情上的知識量原本就具有差異,

使得對話變得異常困難,加上我們都陷入某種固執的情緒裡,

以致於在對話的時候,會更本能的想要「說」,而非「傾聽」,

因為我們認為「對方說的,我早就都已經知道了」。

雖然身為心理師,我必須承認,很遺憾的,有時我自己也會這樣......

b8413db7477c4a67c1c28fe7d3fbbbdd.jpg

4.重新思考自己恐懼的究竟是什麼,懷抱善意,才能展開真正的對話

回到如何展開對話這件事情上,從我自己的經驗出發,

我發現若要與立場不同的伙伴進行對話,首先,我需要處於體力充沛的狀態下,

在體力充沛而且尚有餘裕的情形之下,我才有足夠的自我觀察能力,

確認自己對資訊的理解,沒有受到太多情緒的影響,而失去客觀性,

同時也才能帶著平穩的心情,表達自己的立場與想法。

於是,無論是支持或反對法案的伙伴,從我自己的經驗出發,

或許,可以試著在感受到一股情緒就要爆發之前,先做幾個深呼吸,

思考一下:「對,我很在乎孩子的價值觀不要被扭曲,

同時在這件事情之下,我真正恐懼的是什麼?

孩子的價值觀如果真的被扭曲了,我害怕發生什麼事?

這件事又讓我想起自己生命中的什麼經驗?」

「對,我真的很在乎,凡是人類都該享有合法成婚的權利,

同時,如果這件事無法實現,我的害怕是什麼?

我所害怕發生的事情,又讓我想起自己過去的哪些經驗?」

這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過程,同時我也相信,這樣的探索,

將有助於幫助自己發現,在表面的贊成與反對之下,自己究竟在捍衛什麼?

同時,更有可能發現,其實彼此希望造就的目標,可能是很接近的,

只是因為失去了對客觀資訊的瞭解,而造就了對對方的敵意跟誤解。

p6CVpaOdl6SW.jpg

5.接下來,如果我想跟立場不同的人對話,可以怎麼做?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可以怎麼做......

生命並無簡單清晰的答案,人心也往往非常複雜,

從我自己的經驗出發,我能做的就是提醒在對話過程中,保有對對方的尊重,

同時,透過持續對話的過程,回過頭來檢視自己的邏輯是否有盲點? 資訊是否有誤?

(只是我們通常都習慣看見自己想相信的,所以資訊辨別真的會很不容易)

最後持續的提醒自己,設法消滅跟打擊相反立場伙伴的力量,

通常到了最後都會回到跟自身立場相同的人們身上,

因為我們如何對待對方,對方就會選擇如何對待我們!

在這個議題上,情緒化的爭論跟散播不實的言論,或是透過各種方法壯大「自己人」的勢力,

如此相互爭鬥甚至是互相嘲諷的狀態,恐怕是很難讓整個台灣社會變得更加和諧的,

對話,真的很累,也確實很不容易,

同時我也認為,即使如此,若我們都仍期待自己能生活在一個被他人尊重的社會裡,

那麼,培養有邏輯的思考能力、區辨資訊的能力,以及對不同立場的包容及理解能力,都會是很重要的事。

 

 

最後,雖然上述五點我嘗試用一個看起來比較「中立」的態度書寫,

我想這是因為,我嘗試想要分享自己在這個議題中的學習跟觀察,

同時,到目前為止累積起來的經驗與觀察,仍然讓我選擇支持婚姻平權,

因為在我實務經驗裡,讓我知道教導孩子正確的性知識不表示就是教導性解放,

教導孩子這些知識的目的,是為了避免他們更懂得如何跟自己身體上本能的需求相處,

同時,懂得適時拒絕對自己不利的邀約跟要求,

在我所受過的訓練中,我知道對於父母親等稱謂的修改,並無損家庭與婚姻的價值,

在我目前閱讀的資訊與理解中,法案的修改並沒有要讓「情慾流動」變得不受控制,

也無損於原本異性戀的婚姻與生活。

上述的立場,或許會因為有一天出現了更具有說服力的資訊而改變,

同時,此刻的我,基於自身訓練、實務經驗,

以及長期與多元性別族群互動的經驗,我選擇支持這件事。

 

 

有人或許會質疑,心理師不是應該保持立場中立,不讓自身價值觀影響當事人嗎?

我想這又是值得另外書寫的一篇札記了,如果有時間,會寫出來的,

在有限的時間裡,目前這篇文章只能書寫至此,

很感謝閱讀到最後的伙伴,若您私下或公開的對話言遲了回應的時間,

(或者被直接忽略)

請體諒我在有限的心力裡,只能做出這樣的選擇。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藉分享喔
  • 沒問題:)

    幽樹(yuki) 於 2016/12/02 19: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