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燒烤店裡,我與朋友正一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一邊聊著最近生活中發生的大小事情,

聊著聊著,我們不約而同的提到了某些自己討厭的人,

「我真的很討厭那些只顧自己的人!」朋友說,

「哈哈,我是很討厭那些固執己見的人!」我說,

下一秒,我們忽然間意識到了什麼,忍不住四眼相望:

「嗯,有時候比起別人,我其實比較在意自己的需求...」

「唉,說到固執,其實我算是蠻固執的......」

s2_540cb1f7c9118.jpg

我們繼續吃著、喝著、聊著,話題轉向了「同溫層」,

「我們之所以討厭這些人,不只是投射了自己的陰影到他們身上,

好像也是因為,從我們的眼光看出去,

在表面的行為上,似乎差異太大、顯得太不可思議了?」朋友說,

「是啊,就像是有時我會想著,這個朋友怎麼會固執成這樣,

生命不是就該掌握在自己手裡嗎?他怎老是期待要他人改變來配合自己?」

朋友大笑:「就像上次我跟一個朋友聊起媽媽經,明明就是她的管教方式有問題,

偏偏他認為是孩子不聽話、不會想,才會演變成現在的這個情況!」

語畢,我們又再度沈默了一下,有點不安的小聲說:

「我猜,他們應該覺得我們,很沒有同理心吧!」

朋友若有所思的回答:「同溫層,有時候真的蠻可怕的!」

 

 

不知從何時開始,「同溫層」這名詞開始出現,

用來代表人們物以類聚、同好相吸的社交群聚模樣,

在網路媒體的運作下,我們開始習慣片面的吸收資訊、理解世界,

最後讓自己的理解停留在某個固定框架中,

就像是現代人習慣開玩笑說:「對天龍人來説,出了台北都叫鄉下!」

在這個資訊爆炸、充滿緊張不安情緒的社會裡,

我們逐漸習慣與自己性格相似、想法相近的人聚在一起,

同時認為「世界本來就該是長這樣!」

我想,這也是為了保護內心脆弱不安,所發展出的一種生存方式吧!

人本就需要與志同道合的伙伴相聚,才能凝聚出繼續生活下去的力量與勇氣,

只是長久待在同溫層裡,也會逐漸喪失對世界變化的敏感度,

同時讓自己的思考與感受,逐漸變得狹隘。

 

 

這幾年來,我在青少年與親職方面逐漸累積出一些經驗,

此外,尤其對所謂的「非自願案主」,也就是被他人轉介而來的青少年特別有經驗,

於是開始有機會受邀去學校或機構演講相關的主題,

又或者是對學校的老師們,分享與家長合作的訣竅,

有時則是受邀去帶領心靈圖卡相關的研習或培訓,

在「諮商心理師」光環的加持下,我所說的每一句話,聽起來似乎都很有道理,

常見場下的伙伴專注聆聽的同時,忍不住直點頭,或是飛快抄寫著筆記,

多年來,無論是接案、工作坊或專業訓練,我早已養成「只說自己實踐過的事情」的習慣,

現場分享的知識或技巧,多半都是我長年使用過,覺得好用、有效的方法,

因此對於這些理論知識與技術,我確實有著堅定的信心,

同時我也越來越明白,這些理論與方法,只適用於某些情境或條件。

2EysH.jpg

這幾年校園、家庭、社會等各層面裡,問題層出不窮,

飽受壓力的政府與焦慮不安的人們,開始大量尋求心理學知識的慰藉,

期待透過心理師們的教導及訓練,能讓社會安定、家庭和諧,

能協助自己找到生命的方向、培養渴望的親密關係,

於是許多自助手冊、大眾心理學書籍紛紛成為暢銷書,

彷彿心理學、心理諮商、身心靈療癒......是一顆顆心靈妙藥,

服用下去,就能讓自己、讓生活變得與現在不一樣,

我很清楚的知道,這只是一種幻想,

這些理論與技術,要能夠發揮效果,仍然需要滿足特定條件才行,

離開了這些特定條件,改變有時未必會發生。

 

 

我深知能夠一路從大學、研究所畢業,考到國家認證的資格,拿到心理師執照,

同時還在某幾個特定的治療取向略有基礎、使用起來算是熟練,

這一路上的過程,要耗費的時間、金錢、心力......是多麼驚人,

除此之外,在這一路上因為與信念相近的人結為朋友,

當我一步一步往內在修練的心靈深處走去時,

身邊這樣的朋友也將會越來越多,最後形成一個巨大的「同溫層」,

我們這些人的所思、所想、所行、所聞......本質越來越相近,

有時,這會排除我與不在同一層面上的人們相會的可能,

因此,適用於我的方式,未必都適用於所有人,

未必都能適用於前來諮詢的當事人、家長、老師,與其他伙伴,

如果我在分享的時候,忘記了這件事,

就很容易披上專家的外衣,忘了這世界上的人們,有這麼多種不同的生命樣貌,

於是以為他們的受苦都是「自找的」,以為只要他們用了我的方法,生命必然會有所改變,

我想,這會是一種很可怕的「專業傲慢」,是一種處於同溫層裡的認知謬誤。

 

 

我知道,自己隨著實務資歷逐漸累積,會越來越進入一個更有發言權的位置,

隨著身份與位置的更換,看見的世界會變得更加遼闊,

思考的縝密與複雜性也將隨之攀升,

有時,竟會忘了當初自己也曾痛苦掙扎過,曾處於深深的絕望裡,

有時,站在一個夠高的位置上,是很容易忘記身處在底層裡的經驗的。

我偶爾會跟來參加研習或培訓的伙伴們分享:

站在心理師的位置,與站在導師或家長的位置,看待學生的眼光可能會有差異,

站在新手心理師的位置,與站在督導的位置,看待當事人的眼光可能會有差異,

站在諮商所所長的位置,與站在兼任心理師的位置,看待收費標準的眼光可能會有差異,

站在能改變政策的資深心理人的位置,與身處於第一線服務現場的心理人,

看待社會議題的方式可能會有差異,

這些差異有時沒有是非對錯,而是因為自己所身處的位置所帶來的視野,

進一步形塑出我們看待事情的認知角度,

當我們進入了不同的位置,往往才能體會這些人究竟為何焦慮不安、充滿恐懼,

又或者為何會做出我們此刻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還記得老師曾經在倫理課程上提到:「換了位置,必然會換了腦袋,

如果我沒待過那個位置,往往就只能看到自己這個位置能看到的,

所以,我寧可多想一點、多體諒對方一點,

因為我沒有把握可以自信的說,今天在那個位置上,一定會做得更好,

許多事情,往往只有親身體驗過了,才知道。」

d198294.jpg

我很感謝一路上幾位老師溫柔又嚴厲的叮嚀,

以及身邊許多不同生命經驗的伙伴,分享出來的眼光,

因為我這輩子交情最好的朋友願意鼓起勇氣向我出櫃,

讓我很早就深深經驗到,「我們彼此之間除了性向,其實毫無分別」的道理,

因為我的好朋友願意對我訴說那些一天只能吃一碗泡麵,才得以唸完大學的日子,

讓我驚覺,這世界上有些事情,需要的不是心理學,而是可以存到銀行裡的錢,

因為幾位提早當媽媽的伙伴分享帶小孩的辛苦,

讓我明白有時候親職教育,是在有力氣的時候才有辦法實踐的,

因為我自己同時身為受霸凌的對象,長大後也成為老師,

才明白當初父母與老師看似冷眼旁觀的背後,懷抱著什麼樣複雜的心情,

不在這些位置上,真的沒辦法想像,在這世界上其實還有許多不同的可能性,

面對生命、回應生命挑戰的方法,不是只有我知道與喜歡的這一種。

 

 

同溫層,讓我們感到舒服、自在與安心,帶給我們被支持的力量與勇氣,

同溫層,也可能讓我們變得冷漠、自私而缺乏同理心,帶來自以為專家的傲慢與偏見,

所以重點不在於拋棄同溫層,而是在讓自己的生活舒適安全之餘,

仍然願意探頭出來看看,知道這世界上還有許多不同的人們,過著不同的生活,

生命具有許許多多不同的可能,等待著我們去發現與感受。

身為心理師,以及逐漸被視為「專家」的我,也有屬於自己的同溫層,

同時,心理諮商最基礎的訓練,也化為支持我暫時離開同溫層,

設法理解與自己很不一樣的人們,是如何設法讓自己過得好,

縱使,這個「好」未必是我所喜歡或認同的,仍然是一種美麗的生命姿態。

 

 

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新北市特約諮商心理師、諮商督導、

藍海機構催眠師、家族系統排列師,

亦為塔羅諮詢師與訓練師、吟唱祝福法帶領人,與靈氣療癒師。

以謙卑的心情,面對生命中的變化與起伏,

用敬重的態度,迎接每個當事人所帶來的生命挑戰,

如實見證、用心回應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是我靈魂的初衷與渴望。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 , ,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