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看到理書老師寫的文章:「被需要還是被招待?

裡面提到了一個很讓我觸動的概念,

生活在中產階級的我們,成為輔導老師、社工、心理師.....

身為「助人工作者」的我們,究竟是來被當事人們「需要」的,

還是我們是被他們的生命經驗「招待」著的?

讀著文字,喚起了過往許多與同儕對談,與個人沈思的經驗。

DSC_2829.JPG

「我覺得這社會上還有許多人需要心理師的幫助」

「心理師是一份相當專業的事情,民眾們有許多心理狀態需要我們的協助」

「我覺得現代人創傷太多了,蠻需要心理諮商的」

這是在課堂上、同儕交流時,經常會聽到的對話內容,

從社會現實的角度來看,這些觀點確實是成立的,

隨著現代社會逐漸瓦解家庭單位的功能,讓每個個體都漸趨於形成各自的小宇宙,

我們逐漸失去與家人、與旁人之間的情感聯繫,

每個人所面臨的身心壓力與生活挑戰逐漸增加,

隨著社會自由風氣漸盛,過往在歷史中被壓抑的傷痛,

正逐漸在社會群體的意識發酵,「創傷」確實不少,

從這角度來看,社工、輔導老師、心理師等「專業人員」確實越來越被「需要」。

 

 

回到我自己的生命裡、身為「心理師」的位置上,

從理書老師的文章裡,喚醒我的另外一層視點,

當事人或許真的「需要」我所提供的支持或陪伴,

同時,我的生命確實也因為他們所分享的生命經驗,而更加豐富,

在我帶領的排列工作或課程中,若有進行現場示範或個案,

往往會讓伙伴們給予主角回饋,或是帶領相互擁抱與感謝的儀式,

這幾年下來,我越來越明白,表面上是我在做示範或個案,看起來治療者是我,

事實上,我的生命也同樣透過這些當事人分享的經驗,又更往前了一步,

如果是在課程中進行示範,那這份生命經驗,支持到的人就更多了!

所以,我們確實都是來被招待的。

 

 

對現在的我來説,心理諮商確實是一門有用的學問,

透過學習諮商,我累積了厚實的自我覺察基礎,

對於人為何痛苦、又為何改變,逐漸有了些系統化的理解,

正因為如此,我更看見了許多時候,人為何無法改變的原因,

心理學中很強調當事人改變的意願,有時會認為只要有了意願,改變就會發生,

這個概念某方面來説,說得挺貼切的,

只是這個概念忽略了一件事,那便是命運無法完全被掌握在個人的手裡。

個體心理學探究個體內在改變的機制,社會心理學、社會學則探討系統與環境的機制,

在個體與環境交錯複雜的相互影響之下,有意願,不見得就能真正達成改變,

於是,我越來越感受到,自己是如此的幸運,同時擁有豐沛的資源,

才得以長成一位心理師,成為一個可以分享資源給旁人的人,

讓我能夠創造出理想的工作環境,還能聆聽許許多多的生命故事。

 

 

我其實想說的是,心理師真的是一份很有價值的工作,

值得尋求這份資源的人好好的珍惜,

同時我也深深覺得,身為心理師,是一件很幸福的工作,

因為我有幸能夠一再地走入人們的心中,分享他們的悲歡離合,

帶著這樣的心情,讓我總是提醒著自己,

其實不見得是當事人「需要」我,

我同時也仰賴著當事人的存在,使心理師這個位置持續存在著,

當事人因為接受諮商,讓生命有了些不同的可能,

我同時因為聆聽當事人的生命經驗,豐富了對生命視野的角度。

 

 

我其實想說的是,能夠成為心理師這件事,背後已經蘊含了許許多多的脈絡,

如同理書老師所說的,我們有點像是「學長姐」,

在自己的生命道路上比較早出發,於是多走了一段路,多看見前方的一些風景,

於是當事人驚慌徬徨的來找我們時,我們得以用平穩的心情,

跟他一起看清楚目前身處的環境,從而一起思考,

在目前的處境之下,是否還存在著其他的可能呢?

我們只是先行者,如此而已,

當我們站在先行者的位置,看見後頭跟上來的人,

對我們敞開心、投以信任時,確實是很感恩的一件事。

 

 

我是心理師,同時我是一個與旁人相同的凡人,

我是心理師,同時我是一個在生命道路上起步較早的行者,

我是心理師,同時我是一個透過當事人生命經驗,不斷豐富生命的人,

對此,心懷感恩。

 

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新北市特約諮商心理師、

台灣諮商心理學會認證之諮商督導、

藍海機構催眠師、家族系統排列師,

亦為塔羅諮詢師與訓練師、與靈氣療癒師。

以謙卑的心情,面對生命中的變化與起伏,

用敬重的態度,迎接每個當事人所帶來的生命挑戰,

如實見證、用心回應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是我靈魂的初衷與渴望。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