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分別寫了兩篇文章,

一篇是從身體覺察談自我照顧:「傾聽身體訊息,與自己親近

一篇是從心智與情緒覺察談自我照顧:「從閱讀裡,照見內在本性

最近持續觀照自己、調整生活,學著慢下來、放下比較與批判的心,

雖說這些都是每日生活中很習慣做的事情,

有時卻需要透過與人分享、接收他人回饋,

才會驚覺,原本只是設法站穩眼前的腳步,嘗試再往前走一小步,

不知不覺中,竟然也行走了這麼遠的一段距離了。

DSC_2809.JPG

在週四下午的蛻變遊戲分享會裡,我用自己的名字與生命故事作為開場白:

「沒有認識我超過十年的人,可能很難想像,

我在大一剛入學的時候,看著迎面走來的同學們,竟然連一句早安都不會說,

如今的我,卻是一個能面對數十人、數百人侃侃而談的心理師。」

「幽樹這個名字,對我來説是一個生命的隱喻,

樹要生長得好,就需要能夠牢牢往地底下生根,汲取需要的養分,

越往深處走,就像是重新進入生命中那些黑暗而見不得光的經驗裡,

高中被霸凌的經驗,很黑暗、很痛苦,

然而我今天能成為一個站在眾人面前的心理師,

是因為我願意好好回看這段生命經驗,從中轉化出成長的養分。」

我看著每一個專注望著自己的伙伴,說出最後的結語:

「我相信每個人身上本就存在著自我療癒的力量,

生命的改變並非仰賴心理師或療癒師,而是接納、面對自己的意願,

我如今成長為一位看起來還不錯的心理師,只是因為比較早開始走這條路而已,

只要你們願意開始,也會找回屬於自己的療癒力。」

 

 

已經許久沒有在眾人面前分享高中的經驗了,

每說一次,越加能感受到心中的雲淡風輕,

還記得前陣子有個朋友問我:「你是否能原諒當初傷害自己的那些人?」

我沈思了好一陣子,被朋友誤以為還沒放下,

其實我心中楞楞的想:「都這麼多年了,還有什麼好談原諒不原諒的?」

更深一層的念頭是:「我有什麼權力,去談原諒這件事呢?

原諒是一種上對下的姿態,如今的我越來越少這樣去看人,

尤其是在對人心有更豐富的理解之後,實在很難談得上原諒兩個字」

然而,縱使對於這段經驗已經不太有什麼情緒反應,

高中與大學的經驗,確實仍對此刻的我造成一定的影響,

在某些演講或工作坊裡,我會語帶幽默的說,自己是個害羞內向又低調的人,

這番話往往引來陣陣笑聲,或是伙伴懷疑的表情,

事實上,這些年來,我學會了放鬆跟幽默的社交姿態,

也確實享受著與不同性格與習慣的人們互動的過程,

同時,在內心深處,確實仍住著一個沈默、羞怯的自己,

當年整整三年,每天說不到五句話的那個我,仍然存在,

只是我也長出了更多豐富的面向,帶著這個自己去探索世界。

 

 

在禪繞畫的研習中,巧遇當初支持我走上行動之路的伙伴,

他看了我創作的紙磚後,驚呼著「很有你的風格!」

我笑著反問,什麼叫做「我的風格」?

他用有點狡詰的語氣回答:「就是在一種表面的秩序之下,潛藏著些什麼東西~」

聽完我也笑了,我確實很懂得安在於系統裡,然後默默發揮著自己的影響力,

我明白自己並不想對抗些什麼,同時我願意貢獻自己的心力,

讓現有的系統能夠有更多可能性。

回顧自己的生命,在高中之前,我是一個非常服從權威與系統力量的人,

面對高中與大學的人際挫折,我沒有選擇逃走,而是繼續承受著,

這段經驗豐富了我對自己、對他人以及對組織系統的理解,

透過接受諮商、書寫論文以及後續一連串的自我療癒,

我逐漸挖掘出在順從、古板之下潛在的創意與生命力,

過去的我,很有秩序、結構,也很適應群體生活,

後來的我,很有創意、流動,善於獨處及內省,

兩個力量交錯融合,造就了此刻的自己,相輔相成。

 

 

在陪伴一些當事人時,會聽到他們說:

「都是XXX害我變成這樣的,要不是他我也不會......」

「世界就是這樣,老師你不懂的,人心險惡哪!」

「這就是我的命,沒辦法改變了......」

看在這些人的眼中,我可能真的就是一個擁有高收入與光環的心理師吧?

無論是否與他們分享過往的生命經驗,

我打從心底知道,這些話,在多年前自己都曾經說過,

(甚至也對自己的心理師說過,哈哈~)

我明白有時現實生活與各種關係中的痛苦,確實難以承受,

同時,在面對改變的可能時,有時,我們無法第一時間裡選擇對自己好的那條路,

留在痛苦裡、反覆經驗著相似的苦,有時候,具有獨特的意義,

唯有看清楚這層意義,明白自己確實值得過得好、值得被欣賞與愛護,

我們才會有堅定的力量,選擇真正踏上成長與改變之路,

在此之前,願意面對自己、把自己的內在看清楚,會是很重要的一步。

IMG_20160824_171919.JPG

「面對與接納自己」這幾個字說來輕鬆,

即使已經成為心理師要六年了,有時還真的覺得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年輕的時候,沒有什麼社會角色的包袱與責任,

身心俱疲的時候,很容易就可以癱軟下來,尋求朋友或長輩的支持,

這幾年身份逐漸複雜了,父母也逐漸年邁了,

有些時候,還真的不敢讓自己「倒」下來,

面對內心的無明與陰影,要坦然面對跟穿越,也越發不容易了,

隨著年紀增長,內在糾結變多,這點在我服務的當事人們身上也可明顯觀察到,

所以我常會對卡在內在需求與關係責任的當事人說:

「其實沒有什麼選擇是絕對好或壞的,

也沒有一個絕對的選項叫做愛自己,

我們擁有的只是幾種不太相同的選擇,每個選擇都有其代價,

最痛苦的不是沒有選擇,而是自己被卡在眾多選擇裡,

懸而未決,難以面對真實的自己,無法做出決定,持續空轉著。」

有時候,先接納自己的「不敢做決定」,其實才是自我接納的第一步!

 

 

自我成長與生命的改變,像是一條迂迴而漫長的道路,

唯有瞭解自己從何處而來,此刻又站在何處,才有繼續前行的可能,

同時我們也需要相信著,只要開始面對了,縱使無法邁向理想中的目的地,

至少,我們會有機會替自己創造出不同的可能性。

 

 

好康同場加映:

10/29與30兩天,將有「啟動心靈復原力」深度自我照顧工作坊,

在這兩天裡,我會分享這幾年來持續練習的各種身心靈技巧,

並分享這些技巧可以如何應用於日常生活中,

如果此刻你/妳正面對著情緒的起伏、生活的動盪或生命的迷惘,

想要學著如何讓自己的身心狀態重回穩定之中,

歡迎報名參與這場工作坊,一同創造生命裡不同的可能喔!

詳情請見:http://0rz.tw/7ZQBE

 

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新北市特約諮商心理師、

台灣諮商心理學會認證之諮商督導、

藍海機構催眠師、家族系統排列師,

亦為塔羅諮詢師與訓練師、與靈氣療癒師。

以謙卑的心情,面對生命中的變化與起伏,

用敬重的態度,迎接每個當事人所帶來的生命挑戰,

如實見證、用心回應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是我靈魂的初衷與渴望。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