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七月的週末六日,都在接受催眠班複訓,

為期一年的諮商督導培訓,也終於告一段落,

這兩年來,持續跟著幾位老師學著心理諮商與身心靈療癒,

最讓我有所感觸的,不是「專業」的成長,而是心性的修練。

DSC_2266.JPG

還記得當初在碩班口試,被問到為何繼續就讀研究所時,

自己是這樣回答的:(我想這也是許多人可能的答案)

「因為自己的生命曾經遭受過一些挫折,

因此希望能夠精進在心理諮商上的專業知能,

陪伴有需要的人,能夠解決生命中的困境」

又過了幾年,當我從碩班畢業,正式成為心理師時,

在部落格下方的文字,逐漸從「解決苦難」轉為「陪伴人們」,

又到了最近,連陪伴這兩個字,用起來都變得謹慎了些,

對最近的我來説,越來越意識到身為心理師或療癒者,

與前來晤談的當事人,或是來上課的伙伴們之間,不真的有這麼大的區分。

 

 

在這一兩年來的訓練裡,老師們最強調的,已經不再只是知識質量的提升,

而是對於內在心性的鍛鍊,以及對於起心動念的觀察,

從「助人」到「陪伴」,再到「迎接與回應」,

這些細微文字上的變化,反映的是我對於自身工作的重新理解與詮釋。

對我來説,有很長一段時間,對於當事人們身上的痛苦,心中有著強烈的不忍,

正因為自己曾經經歷過生命中一無所有、情感背叛、同儕霸凌、親子疏遠等經驗,

對於正在遭受生命重大痛苦的當事人,往往會牽動我過去的經驗,

感受到在他們心中的矛盾、拉扯與煎熬,

在這個時期,往往會想要讓當事人們能夠好過一點、走出生命的幽谷,

然而,隨著實務經驗豐富,以及接受諮商的年歲漸增,

越來越看見諮商的有限,看見心裡師在生命困局中仍有無法舒緩之處,

同時,跟著幾位老師持續的學習,更看見過往這樣的滿腔熱血,

隱藏著認為自己比當事人懂得更多、看更遠、更有力量的心態。

 

 

想起過往與同儕閒聊時,我們總愛戲稱會走上心理師之路的人不外兩種:

一種是自己「有病」,可能是真的曾有身心症狀,也可能是生命曾遭逢變故打擊的人,

為了療癒自己,於是踏上自我追尋之路,進而成為心理師,

另一種則是自己身旁有「病人」,亦即重要他人曾經歷生命打擊,

為了想找到幫助親友的方法,於是進入心理諮商的領域尋找答案,

這番帶點自我嘲諷的話,當然無法套用在每個心理師或療癒師身上,

然而這番話,確實成為生命中很重要的提醒:

因為有著因緣際會的幸運,於是當我擁有了穿越生命苦痛的意願時,

能夠擁有許多資源,朝著諮商心理師的道路邁進,

至於來到眼前的伙伴,可能是資源尚且不夠充足,也可能是起步比較晚,

於是在眼前的時空之下,我是心理師,他是當事人,

許多我曾服務過的伙伴,最後都陸續踏入諮商所就讀,或是成為療癒師,

如今有些也開始有了自己的服務,開始有了自己的當事人或學生,

我想,「助人者」與「個案」之間,彼此的界線確實沒有想像中的確切。

 

 

在漫長的心理諮商學習之路上,曾有位老師親切的提醒過:

「當一個人來到我們面前,生命中原本的痛苦與困擾慢慢變輕了,

走出諮商室後,他不太記得你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但他覺得自己改變了,而且覺得自己做了許多努力,感覺很棒,

這表示你的諮商做得很好,因為你把改變的功勞歸給當事人,

而不是讓當事人把你當厲害的神明膜拜。」

多年後的今日,另一位老師則是溫和的提醒著:

「無論我們自認為是心理師、占卜師、靈性工作者,還是什麼樣的助人者,

請別以為我們比當事人厲害、懂得更多,我們其實無法真的完全理解另一個生命,

只能謙卑的邀請他們,允許我們走入他們的生命裡,

看看是否能共同創造些什麼不同的可能。」

我想,把心理或心靈當成一份工作的人,自然仍須從中獲得成就與滿足感,

也需要如同其他的工作者一樣,從中獲得足夠的生活所需,

心理或心靈工作者也是凡人,需要透過這份工作得到生活與身心需求的滿足,

同時,如何能夠在滿足需求時,仍考慮著當事人的最大利益,

並對當事人生存至今的姿態,給予一份敬意與尊重,

就關乎倫理考量與心性的修練了。

DSC_2602.JPG

從滿腔熱血的「助人工作者」,到持續學會收斂的「心理/心靈工作者」,

過程當中,想分享與服務的熱情不曾冷卻,

同時,透過實務經驗與學習的不斷開展,在療癒哲學的淬煉上,多了份淡定,

回顧自己一路走來,開始真切體會到當初在撰寫論文時,

曾閱讀到一篇文獻,談的是心理工作者發展歷程,

初踏入諮商領域,滿懷熱情與單純之心,總是用力的給、拼命的做,

認定了全心付出,便是在「助人」,

行走一陣子後,慢慢發現,在給與收之間,需要取得平衡,

當自己的身心狀態安定了,才能提供有品質的服務,

走得更遠一點之後,才發現,在晤談室裡,

自己確實擁有較多的知識與資源,當事人實際上也沒有自己想得如此柔弱,

與其說這是一份助人工作,倒不如每次的相會,都是一種相互陪伴、共同學習的過程。

 

 

回顧從去年到今年暑假之間的變化,

反覆在晤談時自我提醒著,每一回合的回應,

究竟是為了自己身為「助人者」的需要?還是真正看見了當事人的需要?

我自認為的「善意」,對當事人來説究竟是引發了他內在的力量?

還是假借著「助人」之名,暗自炫耀著自己的力量呢?

我想,過程中的許多回應,往往是兩者相互參雜著的,

正因為自己的回應,往往同時混雜著個人的私心與對當事人的關懷,

於是才更需要謹慎的對於當中的歷程多加覺察,

以免透過這份工作的便利,無意中滿足了個人的私慾。

 

 

在不同階段的伙伴,對於自身的定位,會有不同的看見,

而每一階段的推進,有時需要時間,有時需要經過一些事件的磨練,

對現在的我來説,回歸初衷,不單單只是一份與人相處之間的善意,

很重要的是,如何對內在保持觀照,讓愛與善能真正的流動著,

不因自以為是的善,剝奪了他人身上本有的力量

 

 

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藍海機構催眠師與家族系統排列師,

亦為塔羅諮詢師與訓練師、吟唱祝福法帶領人與靈氣療癒師,

以謙卑的心情,面對生命中的變化與起伏,

用敬重的態度,迎接每個當事人所帶來的生命挑戰,

如實見證、用心回應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是我靈魂的初衷與渴望。

 

(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