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持續在生活中練習一件事:「沈默」,

在人際溝通的訓練中,有一項很重要的練習叫做傾聽,

傾聽之前,需要先保持沈默、將自己清空,才能真正聽懂對方所說的話,

不過,我所練習的沈默,並不單單只是清空自己,

而是敬重他人的生命與內在界線,這是我在最近的生活裡,非常珍貴的學習。

DSC_2606.JPG

「你想要成為一個有生命厚度的人?還是一個讓人覺得自在親近的人?」

這是我在治療場中當個案時,老師提出的探問,

我知道兩者基本上可以是同一件事,但老師想問的,

應該是我把哪一種狀態,放在優先序位的前方呢?

是想要讓人覺得我有豐厚的生命經驗,感覺深不可測的「大師」,

還是一個相處起來覺得舒服而自在的「人」?

這個探問,讓我重新看到自己想要在什麼樣的位置上過生活,

又想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提供自己的服務。

 

 

「帶著自己,等待別人的邀請,才走入對方的生命。」

對我來説,這是很重要的提醒,

因為過往生命經驗的曲折與幽微,以及孤寂的成長背景,

讓我對於他人的起心動念,有著非常敏銳的觀察與體會,這是我「有深度」的地方,

然而也因為這樣的「深」,帶來了對生命的沈重感受,

同時當看到他人的一些狀態時,會忍不住想要糾正或提醒,

這樣的舉動當然帶著一份善意,同時,也看到了一份自以為是,

看到我有時習慣用自己的位置,來評斷他人的狀態,

卻忘了每個人都有其獨特的生命經驗,也有其資源與缺陷,

在與他人互動時,因為這份經驗差異,我們會做出不同的決定,

這些決定可能會讓我看不慣、覺得不OK,卻不一定是「錯」的,

於是我開始練習等待與沈默,在他人沒有主動尋求回饋與建議前,

用這份沈默,來敬重他人生命經驗的獨特,

無論這個人是同儕、朋友、長輩.....還是當事人。

 

 

在諮商訓練中,有一項非常重要的訓練,叫做「個案評估」,

還是學生的時候,我以為所謂的個案評估或概念化,是指如何理解當事人的狀態,

瞭解他的困境如何產生,又可以透過什麼方式來化解,

如今我持續學習的「評估」,更像是同步當事人的狀態,

於是,更加明白他對自身生命的敞開與接受度,以及是否準備好邀請我進入他的生命,

在沒有獲得對方的同意之下,無論我看見了什麼,都只是我個人的看見,而非對方的,

無論我認為自己的意見是多麼珍貴或有用,仍然需要辨識自己的說與做,

究竟是為了凸顯自己的能力,還是真心為了對方著想,又或者只是想證明自己的正確性?

我發現,當我真正在乎一個人的時候,往往會思考到更多的面向,

包括我所提供的回饋,實際上是否真的適用於對方、對方聽完的感受,

以及我所說或所做的,實際上會如何影響接下來的互動,

而我發現當靜下來好好沈澱這些脈絡時,內在真實的回應,往往與當初不太一樣。

 

 

真實,一直是我很看重的特質,

在學生時代,我以為真實就是把所有看到與感受到的事情都說出來,

然而我逐漸發現,每個人能夠接受的真實程度,其實不太一樣,

更重要的是,每個人眼中的真實也很不一樣,

對我來説的真實,未必等同於他人感受到的真實,

我如何帶著自己內在的真實一致性,去與另外一個人相遇?

或許,等待他人的邀請後,再溫和的走入對方的世界,會是一種方式吧!

於是,在日常生活裡,我開始學著在該說話的時候說話,該沈默的時候沈默,

在工作坊或晤談,與接受服務的當事人互動時,學著用對方的方式來看世界,

同時,用對方能收下的方式,提供回饋,

在過去,我以為這種方式很虛偽,如今知道,誠實與善待他人,可以兼顧。

 

 

除此之外,當我繼續往內心探索時,才發現,

只要願意,從每個我所遇到的人身上,都有值得學習的功課,

我仍然可以選擇要如何與這些人互動,在互動中善待自己,

同時,當我敞開心胸時,往往發現,在這些人身上看到的,其實是自我的倒影。

 

 

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藍海機構催眠師(今年七月底取得資格)

亦為塔羅諮詢師與訓練師、愛療法帶領人、家族系統排列師與靈氣療癒師,

以謙卑的心情,面對生命中的變化與起伏,

用敬重的態度,迎接每個當事人所帶來的生命挑戰,

如實見證、用心回應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是我靈魂的初衷與渴望。

 

(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