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週一開始,皮膚開始迅速的惡化,

原本以為稍微休息一下就會逐漸回穩,就像前陣子一樣,

然而皮膚惡化的速度超乎想像,到了週四,甚至連起床走路都有點困難,

緊急跟固定接案跟帶團體的幾個學校聯繫,

幸好,負責行政事務的,都是有些默契的老伙伴了,

在連交代狀態如何的力氣都沒有的情況下,他們給了很大的空間,

於是從週五晚上開始,過著每天只有睡覺跟吃飯的生活,

在過程中,經常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感受不到自己的「在」,

只有一種模糊的意念跟紛亂的思緒,在腦海中跑來跑去。

tony-stark-iron-man.jpg

雖然在稍微有體力時,還可以講電話,傳line訊息,

但多數時候我都在昏睡,即使清醒了,也幾乎沒辦法作「任何事」,

包括走路、閱讀、上網......甚至連靜心也沒力氣,

一向個性頑強,總是想逆著身體狀態多做點什麼的我,

這次非常安分的依循著療癒師給予的建議:暫停一切,放下一切,好好休養,

同時,盡可能的把頭腦中對未來的焦慮、生涯的規劃,以及許多雜念都放下,

有力氣時,稍微覺察一下自己此時此刻的身體與內在變化,

允許自己深深進入生命的「流動」裡,保持覺知。

 

 

在旁人的角度來看,能觀察到的就是我異位性皮膚炎的急性發作:

全身發炎、紅、燙、傷口、脫皮......還有看起來非常虛弱的外表,

然而透過上週幾回合的療癒過程,我知道這次發作(或該說每次的發作),

其實都跟內在情緒、原生家庭,以及內在靈魂狀態有關,

外顯的皮膚症狀,只是靈魂用一種非常激烈的方式在大聲警告我:

「此刻,我再也承受不住這一切了,這個前進的方向不對!回頭!回頭!」

寫到這裡,內心湧現出許多哀傷,

還記得在一次接受老師的家族排列治療場時,我也曾大聲痛哭的說:

「原來這些年學的身心靈知識,跟我的生命一點關係也沒有!」

此刻的哀傷,讓我再度看見自己是如何走入了一條「歧途」,

與自己內在的本心分離、分裂而衝突著。

ironman3_00.jpg

忍不住想起了漫威系列電影中,很知名的角色「鋼鐵人」,

對於小勞勃所飾演的鋼鐵人,

從第二集(因為我沒看過第一集)到近期上映的美國隊長3,

我對這個角色一直都沒有太多好感:自大、傲慢、個人主義......

在許多系列電影中,之所以會有反派角色的出現,都是鋼鐵人所造成的,

雖然如此厭惡這個傲慢的角色,卻也同時能夠深刻體會他的處境:

在他傲慢跟自大,希望所有超級英雄都聽他指揮的表面行為下,

潛藏著對眾人的愛、對自己渺小的恐懼,以及渴望承擔一切的心意,

東尼史塔克(鋼鐵人的本名)其實是一個很渴望的愛的人,

年少叛逆的他,來不及與父母和解,父母就因意外過世,

其實他一直很渴望愛,卻又害怕進入愛中會再度經驗到失去愛的痛苦,

所以他期待世界都圍繞著自己打轉,只要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下,

他可以隨心所欲的決定自己究竟要接受多少愛,也可以隨時在感到不安時離開。

 

 

這樣的偏執發展到最後,變成一種救世主情結,

就像是典型男性獲得愛的方式一樣,東尼變得越來越執著於研發鋼鐵裝備,

到最後他恐怕把愛跟他人對他的需要與尊敬,全都混在一起了,

由於聰明及遠見,總是比他人更容易看到前方潛在的危險,

於是從鋼鐵軍團、奧創計畫到超級英雄註冊法案,

他一次又一次的看見自身的傲慢所創造的災禍,卻又無可自拔的認定這是自己的責任,

他不願意讓他人來分擔自身的痛苦,一心認定自己闖下的大禍應該由自己收拾,

這是他與美國隊長在人性觀之間,最大的分歧,也是造成電影中英雄內戰的主因。

npzv0dBt.jpg

寫了看似無關的超級英雄電影分析,其實講得是我自己,

在這次再度徹底被皮膚症狀擊垮,而進入死與生的邊界經驗時,

我首先清楚看到的,是與東尼一樣的,在生而為人及高度專業上的傲慢與自大,

回顧求學時代的歷程,透過老師與同儕的回饋,逐漸知曉,

我確實在對人性理解,以及心理學知識的涉獵上,有一份特殊的質地,

加上許多幽微的生命經驗,以及對於各種身心靈領域的用心投入,

這幾年來迅速累積出自己的一套模式與概念,

我看著身邊優秀的同儕們,以及引領在前方的師長們,

不自覺的,對於「專業成長」及「專業地位」有了執著,

在外顯可見的謙遜底下,始終可以看到,潛藏著一顆桀傲不馴的心,

同時,這幾年還算順利的發展,也讓我對於「名」與「利」有了動心起念。

 

 

在過去的文章中,我曾數度引用魔戒的隱喻來描述權力名聲對人的影響,

然而直到這次的皮膚症狀發作,我才清楚看到這份影響是如何的隱晦,

一如魔戒對眾人的輕聲細語,權力陰影總是悄悄在光天化日下出現,

隱身在最光明的光線下,等在身後進行著反動,

我雖不至於對於名利有著過度的追求,確實在某些時刻,會受其影響自身的決定。

回到鋼鐵人的隱喻上,我想我也把受到眾人喜愛、擁有好的專業名聲,錯當成「被愛」,

卻忘記愛的流動來自於心,不再於外顯成就與權力名聲的光環,

在與療癒師們的對話中,我自己看到了這兩年下來,

如何從一個純粹為了愛付出的人,慢慢成為渴望獲得名利的人。

ej1309295811690137933277.jpg

這兩年來的心路歷程變化真的很微妙,

剛開始走上自由工作的行動之路,為的是能夠接觸到社會上更多有需要的人,

我在每日的移動中,確實接觸到許多平時坐在諮商室中不會見到的景象,

那些在社會底層受苦、受到結構壓迫、飽受心靈暗影折磨的人們,

讓我看了有許多的不忍與難過,這份難過跟自己的生命經驗結合,成了某種自責,

接著督導訓練開始,於是嘗試用更宏觀的角度來思考心理實務現場的議題,

看了越多,越感到自己的無能為力,更深更深的陷入了個人生命經驗的漩渦裡,

開始錯把在心理工作上的無力,連結到在原生家庭中難以「協助」父母親脫離痛苦的無力,

許多內在歷程開始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強大的推力,

於是我開始跟鋼鐵人一樣,認定只要自己能找到更好的方法、擁有更多資源,

那麼,「我」鐵定可以透過自身的力量,創造一個更少「苦難」的世界,

最後,造就了難以想像的災難,我所生活的世界雖然沒有被奧創所毀滅,

身體卻誠實的用近乎將自己拖入死亡的症狀反應,逼迫我正眼看見內心的狀態。

 

 

上述的這些,算是這幾天來複雜覺知歷程中的一小部分,

在那些躺著昏睡、清醒卻無法有所行動的時刻,

我首次有著非常大量的時間,安靜面對自己的心,

不做太多腦袋中的自我對話,而是感受每一刻的身心變化,

然後,允許靈感一個個自己浮現,協助我走回屬於自己的生命道路。

寫到這裡,內心感到平靜而踏實,

在這一次的劇烈轉化中,重新看見那些過去嘗試用各種身心靈療癒方式掩蓋的存在,

重新學著用愛來接納自己的這些不完美與有限,

嘗試放下個人內心的驕傲,以及隨之而來的過度承擔,

學習如何負起真正的責任,並對那些其實無力改變的狀態放手。

23400348752_54f1400cfc_b.jpg

書寫這篇文章,除了透過文字重新整理這幾天的狀態,

其實我想說的是,在身心靈療癒的道路上,真的存在太多容易引人分心的事務,

我們或多或少都容易被個人內在尚未覺察到的陰影所牽動著,

因而巧妙的忽略內在傷痛、不去真眼面對那些存在已久的挑戰,

越不去看,生命的反撲就越大,最終我們仍會被引導到如實穿越的方向上。

在這次的陷落裡,真切感受到周圍有許許多多的愛與關懷,

不是因為我多有成就、多懂得如何療癒他人而愛我,

而是因為我的如實而接納與愛我,

這樣的感受非常的珍貴,也支持著我放下不再需要的驕傲與堅持,

回到內心的愛與平靜之中,

同時支持著我相信,只要願意靜下來好好面對自己,

在穿越表層的風暴之後,我們都能夠來到位於中心的寧靜點的。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雙北地區國高中特約心理師,

擅長後現代敘事治療與人際歷程治療,第三屆諮商督導培訓中,

亦為塔羅牌及心靈圖卡諮詢師及訓練師、愛療法帶領人、家族系統排列師與靈氣療癒師,

對於關係療癒、性別與情感及性議題、生命發展、

失落悲傷與死亡、內在孩童療癒有深厚訓練及耕耘。

 

 

在與當事人共同前進的過程中,我僅是生命的行者,

透過反身凝視個人生命歷史,學習靠近眼前生命的際遇,

明白自己只是在生命旅程中多走了幾步路,

對於療癒,抱持敞開與臣服的心,對於人,帶著敬重與謙卑,

對於每個來到眼前的人,學著帶著愛如實見證,

對於這個世界,學著找到屬於自己的承擔方式。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複製網址的方式分享本文)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