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月中開始,逐漸經歷了一波又一波不平靜的事件,

不僅身體開始出狀況,連帶的在人際互動上也出現一些波折,

每隔三個月,會替自己做一次原型卡神聖契約盤的排列,

透過心靈圖卡瞭解在新的季節中,存在著哪些課題需要好好面對。

印象非常深刻的是,裡頭出現一張「受害者」,

而且出現在掌管價值判斷的第二宮,

於是,一直都很留神自己是否會陷入「認定自身被迫害」的非理性想法裡,

然而,即使如此想要保持清明,還是發生了幾件事,

讓我陷入了混亂跟糾結的情緒漩渦之中,

很慶幸的是,自己身邊有幾位好友能夠持續對話著,

而我也持續透過書寫來宣洩情緒,並將自己的內心歷程看得更清楚,

於是,到了這幾天,終於又有種撥雲見日的感覺。

1557521wpe5espxbe7szbe.jpg

在與好友的對話中,逐漸看見,高中時期被同儕排擠、霸凌的經驗,

以及後來因為這段經驗,導致大學的適應困難與情感挫敗,

是如此深深的烙印的心中,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影響,

「邊緣化」可說是我生命中經常有的感受,

在高中時期,因為無法與同儕連結,無法向成人求助的經驗,

以及大學中試圖讓同學理解自己,卻徒勞無功的狀態,

使我逐漸養成一種人際互動中的過度敏感,

當試圖表達自己的需求或想法一陣子,卻沒有收到回應,或是被拒絕的時候,

受傷的反應會很本能的跳出來,讓我覺得自己「再度被攻擊」,

雖然對方很可能是無心的,甚至懷抱著善意的想法,才做出我所看到的回應,

但因為受傷而憤怒的我,已經很難理性的看見眼前的情況,

如果與對方的關係夠深刻,我可能會選擇誠實說出自己的感受,然後設法展開對話,

然而當身心狀態不夠穩定,像是最近這一陣子的情形時,

可能就會陷入憤怒的指責,或是透過自怨自艾來「被動攻擊」的模式裡,

而這些,就是我在原型卡排列中,看到的「受害者情結」。

 

 

透過一層又一層的辨識,開始比較能夠清明的看到,關係是互相的,

當我與這些人陷入了無效的互動時,雙方必然都貢獻了自己的內在狀態,

以致於互動逐漸陷入僵化、疏遠,甚至是相互指責的狀態,

然而我是否有意願改變這個狀態?仍然是自身的選擇。

在昨天的家排治療場上,很幸運的當了其中兩位同學的代表,

一邊經驗著主角的內在或身體感受,回到座位上,也開始詢問自己,

「如果這是一個共時性,是老天給我的溫柔提醒,

這兩段成為代表的經驗,想要告訴我什麼?」

我逐漸看到,自己在人際受挫的時候,太容易躲回高中時期的創傷經驗裡了,

因為有了「創傷」,於是掉入了指控他人的狀態裡,

認定眼前這群人跟高中同學一樣,是故意要來傷害我的,

心中有了「不公平」、「不甘心」的念頭與感受,

使我停留在「受害」的位置,賴著不想起來,期待他人能夠先改變,

因為「這不是我的問題」。

78ad5d1997b3ba26cc870a1cf5142dbf.jpg

覺得自己一直是很幸運的人,這陣子持續有許多朋友、師長關心著我的身心狀態,

讓我感覺自己仍然受到許多照顧、深深被滋養著,

(國中死黨臨時晚上八點多被約出來,聊到快十二點,真的是一個很強大的支持!)

於是開始有力氣走出受害者的位置,去思考可以怎麼做,

於是明白的看見,無論「問題」在誰身上,

好好把自己的身體與情緒照顧好,仍然是我的責任,

我可以選擇繼續留在「被迫害」的位置,控訴社會、旁人的不公平跟無禮,

然後期待外界主動來照顧我,

卻也可以透過自己已經學會的許多方式,好好的照顧這些受傷的心情,

這些受傷的心情,是真實的,無須否認、壓抑或去除,

然而心頭上的傷,需要被照顧,而我可以選擇好好溫柔的對待這個傷口,

憤怒只是我想自我保護的一種方式,卻無法療癒深處的傷痛,

我可以選擇拿回身為心靈主人的力量,替照顧自己的傷負責。

 

 

這陣子,縱使身心不是太穩定,仍然持續進行書寫與靜心,

透過學過的催眠、正念、家排等方式,不斷在情緒風暴中,

讓自己尚且能夠安在、穩定,回到平靜的狀態,

這份平靜並不是「假裝一切都很好」,或是「壓抑湧現出來的情緒」,

當然也不是透過過度的運動、大吃或手機遊戲來逃避,

而是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呼吸,讓自己的身體慢慢安靜下來,

然後溫柔的問問自己,有哪些過去的經驗被觸動了,需要療癒?

有哪些心情被碰撞了,需要多一點溫柔的傾聽與接納?

用著平常對待當事人的溫柔與細膩,好好的跟自己對話,

接受自己當下湧現出來的狂暴,允許自己的狂暴被信任的伙伴看見,

然後持續練習著,在狂亂中持續給予自己溫柔的滋潤。

 

 

 

我知道,自己對於最近遭遇的人事物有情緒,

是因為對他們有期待,而更深更深的是,我對自己有期待,

期待自己可以做得更多、更好,發揮在自己位置上的力量與貢獻,

專業傳承、回饋社會是我很想做、也持續投入的事情,

然而這些事情都需要耗費許多時間與心力,

當我一時忘記要先穩住身心的時候,就很容易進入耗竭,

進而在能量枯乾的狀態下,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我,

(這真的是我很常演出的小劇場,哈哈哈)

然而,透過最近幾回對話,以及昨天參與家排治療場的經驗,

我體認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自我照顧是屬於個人的責任,

唯有先將自己的身心狀態穩定住了,才有多餘的能量投入想奉獻的事務中,

而如何在人我需求之間達到平衡,就是一個很深的智慧了。

images.jpeg

寫到這裡,其實想說的是,

自我探索、自我療癒,還真的是一條漫長而不容易的路,

想起了最近與許多學弟妹,或剛踏入這個領域的後輩對話,

可以感覺到大家都有許多熱情,也對自己的能力抱持懷疑,

其實,「自我懷疑」在我身上,幾乎從來不曾間斷過,

因為每往前一步,就會看到世界更豐富的樣貌,更看到自己的「不足」,

這份「不足」的感覺,往往使我們迷失在追逐專業知識與技能的過程裡,

忽略了每一個治療理論背後,都有深刻的治療觀與人性觀,

市面上流行著的這些取向跟技術,不見得真的適合自己來使用,

當我們帶著焦慮在學習時,更可能會將這樣的心情投射在當事人身上,

進而過度干涉他們的自主性,只專注於想使用自己的「專業」來讓他們「變好」,

卻忘了當事人們跟我們一樣,都需要一段漫長的探索及療癒之路,

才能從生命的陷落,走到一個比較舒坦安在的位置上。

 

 

工作第五年了,可能能力開始累積到一個程度,

清楚看到自己有所累積的部分,也看到自己有所不足的地方,

同時看到自己隨著時間經過,逐漸成長的軌跡,

於是越來越覺得,專業成長與學習是一條緩慢行走的路,

自我成長與療癒,也是一條可以慢慢品嚐細嚼的過程,

不貪多、不求快,把自己穩穩的照顧好,

許多事情,在我們的努力之下,總會慢慢持續開展的,

許多事情,需要時間,唯有耐心等待時間經過,才能清楚看見改變的發生。

 

 

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藍海機構實習催眠師

亦為塔羅諮詢師與訓練師、愛療法帶領人、家族系統排列師與靈氣療癒師,

以謙卑的心情,面對生命中的變化與起伏,

用敬重的態度,迎接每個當事人所帶來的生命挑戰,

如實見證、用心回應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是我靈魂的初衷與渴望。

 

(圖片為網路截圖,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本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