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的工作量比想像中得更加忙碌,

然而緊接在後的四五月份工作量也持續超載,

幾乎每天都在兩到三個工作行程中穿梭,

有研習、有督導、有接案....還要不停的設計演講跟團體方案,

才剛進入三月中,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呈現疲累狀態,

所幸,每天都還有算是充裕的時間吃三餐,

就在剛剛好好吃午餐的片刻,心中浮現了不太一樣的感受。

received_962848100478756.jpeg

點了一份素食炒飯,決定要好好的品嚐午餐的味道,

只是簡單的一個動作,讓有點浮躁的心情,開始慢慢沈澱了下來,

這種心境有點近似於許多書本裡提及的「當下」,

在吃進食物的當下,沒有對下午行程的擔憂,沒有對接下來幾天工作的焦慮,

就只有當下品嚐到的食物滋味......一顆心,逐漸安靜了下來,

我很快連結到昨天晚上替自己吟唱愛光能量療法的經驗,

同樣也是很在當下的一個片刻,僅僅是接觸自己,卻湧現出許多安心。

 

 

許多老師、同儕或來參加工作坊的伙伴,常回饋我身上有一種「穩」的質地,

前陣子才有一位老師這麼描述:

「這份穩,是從生命中淬煉出來的,從你內在散發出來的」

過去對自己的「穩」,沒有太多觀察,在收到回饋時,

雖然心中充滿感動,卻說不出這份穩定的品質是如何辦到的,

然而在方才吃午餐的過程中,許許多多的脈絡,忽然像是一個個迂迴的亮點般,

忽然啪一下的被更大的光源打亮,於是可以將這些捉摸不定的點,串連成有意義的畫面,

於是發現,這份「穩定」裡頭,充滿好幾個不同的層面。

 

 

我的穩定,在第一個層面裡,算是被原生家庭與求學經驗「鍛鍊」出來的,

在幼年與青少年階段,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身處於很不安穩的環境中,

時時刻刻需要戒備著同儕的「偷襲」,又要能在備受嘲弄的環境中裝作若無其事,

塑造出即使在非常高壓的情境中,仍然面不改色的特質,

也可以說,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沈穩」比較像是一種偽裝,

讓環境裡可能傷害我的人,無法看穿自身的脆弱。

這份穩定在後來的工作場域中,發揮了很大的功能,

在幾次危機處理的過程裡,我都仍能有條理的進行介入,

協調相關資源,一起來協助當事人,

雖然這份穩,很多時候只是用盡力氣裝出來的,仍然具有價值。

 

 

這份偽裝,透過後來許許多多的自我探索及療癒,慢慢長出了一些新的面貌,

隨著碩班論文持續進行,以及出社會後持續從療癒過程中,接納自身陰影的面向,

對於過去生命歷程中曾受過的傷,對於自身人格上的缺點,對於心中潛藏的黑暗,

我開始慢慢能夠敞開心胸擁抱他們、接納他們,將這些「缺陷」視為自己的一部份,

透過過去在志建老師敘事私塾的學習,我慢慢釐清這些「缺陷」的脈絡,學習接受,

透過持續閱讀理書老師的文章,我學到如何拓展心中的愛,去碰觸那些破碎而不堪的經驗,

透過貴傑老師的訓練,我開始學習拓展心中的力量,去承接本就該面對的生命重量,

透過許多老師的教導,我逐漸從內在長出了對自己的信任,

於是在生活與專業工作中,能越來越「鬆」開,

不僅信任自身的專業能力,也信任內在直覺的帶領,同時信任自己生命的體悟,

於是裝出來的「穩定」,逐漸增添出「自我接納」的安在感。

received_962895887140644.jpeg

接著我逐漸察覺到,自身所散發出來的安在感,不完全只是靠自己的努力培養出來的,

在更深的內在裡,還有一份對宇宙天地的信賴感,用生命道路安排的「臣服」,

想起昨天替自己進行吟唱的過程裡,剛開始其實累到連唱歌的力氣都沒有,

然而慢慢的,透過歌聲,我持續連結神性母親的能量,

唱到最後,心中開始浮現一股平靜,

我在結束前,在內心改寫在療癒個案時亦會唸誦的祈禱語:

「親愛的神性母親,我將自己交還至您的手中,

請您用無盡的溫柔、愛與慈悲看顧著我,omnamashivaya」

(平常療癒個案時,祈禱語中的我,會改成個案的名字)

一瞬間,一股龐大的寧靜與愛的能量,將我整個人穩穩的託住,

而我自己就像是融入了更廣大的生命之流中,與萬物連結在一起,

在這個片刻之中,方才的疲憊跟無力,都被愛與滋養的能量融化了,

我的心,被吟唱的流給拓展、滋潤,同時真切的感受到,自己被天地承載著。

 

 

這種被天地承載的經驗,隨著這兩年接觸身心靈療癒的經驗開展,

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常於生活中浮現,

我逐漸清晰的看見,自己屬於整體生命網絡的一部份,

逐漸接受我與他人共享著更廣大的意識覺知,

我仍努力用心的過每一天的生活,同時知道生命道路自有安排,

「穩定」的第三個層面,用我的話來説,

便是這份對生命的敞開、對宇宙天地的敬重吧!

對我來説,這是一份超越個人層次的經驗,

心中的安在感,也因而從個人層次,連結到更廣大的世界之中。

 

 

回看心中安在發展的三個層面,可以看見自己逐漸放下執念,

從個人受創到內在陰影再到臣服生命的歷程。

在這個緩慢漸進的過程裡,我發現在面對當事人時,

自己內心的安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尤其面對正處於情緒風暴的青少年族群,若心中仍有許多陰影翻攪,

或是在平日生活中仍陷入情緒波動中,難以安在,

那麼心中的愛,多多少少都會被這些波動所遮蔽,

難以直接傳遞給眼前的學生,

更可能在某些片刻裡,因為他們的言行,而被勾起內在尚未穿越的議題,

進而陷入比較無效的介入策略裡。

 

 

越來越覺得諮商輔導的實務現場,有如「射藝中之禪」這本書中所提及的射藝,

(可以理解成日本的弓道,與之相關的劍道、花道、茶道亦是如此)

對於旁觀者來説,射箭者(心理工作者)與箭靶(當事人)乃是兩個獨立而無關的個體,

然而在射箭者自身的心中,弓、劍、靶與自己,是一個更大而完整的系統,

書末提到作者對射藝中「整體觀」的理解,

體會到射箭者之所以能持續無誤的射中靶心,乃是因為他能清明的看見自己,卻又放下我執的結果,

與瞄準、射箭的心念都已毫無關係。

回到諮商輔導的實務現場裡,似乎也正是如此,

唯有我能持續看見自己、穩定自己,卻又放下「改變」當事人的執著時,改變自然會發生,

用心理學的術語來説,這是我對當事人的理解透過適切的回應,所造成的結果,

然而從更廣大的脈絡來看,或許正是因為「改變」與「安在」的能量已透過我的生命淬煉,

在自己心中充滿著,於是自然的流入當事人的心中吧!

 

 

幽樹小檔案:

本名張義平,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主要於微煦心靈診所、雙北市國高中校園進行接案與團體輔導的工作,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想預約幽樹個別督導服務,或邀約進行校園個案研討的伙伴,

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5804377

(圖片為工作坊中伙伴協助拍攝之照片,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