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一整週都在房間裡審閱書籍,今天終於有空可以與好友相約吃飯,

聊著聊著,聊到了一些對專業圈子的看法,還有這次的選舉,

好友語重心長的說:「權力真的會讓人腐化!」

是啊,這句話真的很常在書中、電影裡看到聽到,

甚至於在日常生活中,有太多太多例子可以驗證這句話,

只是與好友道別之後,一直覺得心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權力,真的是腐化人心的來源嗎?

或者換個問法,是權力讓人腐化嗎?

f_11844311_1.jpg 

我想起了魔戒這部電影,在開頭的故事中,

上一代的征討隊伍消滅了索倫後,國王沒有把魔戒摧毀,

相反的,他選擇把戒指保留下來,

在回程的路上,魔戒發揮威力,釀造了一場災禍,

國王被殺,魔戒下落不明,於是帶出了後來佛羅多一行人的際遇。

印象很深刻的是,魔戒遠征隊裡的亞拉岡,他所繼承的家係血統中,

恰好就可以追溯到當時的那位國王,他也因此深怕自己會與祖先一樣鑄下大錯,

於是他選擇成為遊俠,放棄自己原本皇室的血統,縱使他確實擁有領導眾人的力量,

欣賞魔戒三部曲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至今已經不記得他最後如何克服自己的心魔,

如今回想他選擇恢復皇家身份,率領幽靈大軍支援伙伴這件事,

只記得他最後明白一件事,縱使留有相同的血液,做出抉擇的仍然是他自己,

於是,他不僅率領幽靈大軍趕赴戰場,也成為最後一戰時的陣前指揮官,

率領所有的陣營,對抗魔軍,替佛羅多爭取到最後的時間。



同樣握有龐大的權力,身上留著相同家系的血液,

為何當初的國王會被一時的權力所遮蔽,亞拉岡卻不會呢?

我在想,要單純從心理學來解釋的話,似乎可以這麼說,

亞拉岡並非不會受到權力的遮蔽,或是魔戒的誘惑,

然而他謹記著祖先的教訓,明白權力對人的影響,

更重要的是,他身邊有一群真心的好朋友,可以如實反映出他是什麼樣的人。

瞭解會對人產生誘惑的事物,或是所謂的陰影面,以及真實瞭解自己是誰,

這兩個要素,都能讓我們對於權力、慾望等事物有更高的覺察能力,

於是會更有能力去減低這些事物陰影面的影響,

這並不是說,能夠抵擋權力誘惑的人比較純潔或高尚,而是他們更能建立起恰當的自我意象。

the_movie.jpg 

我逐漸這麼認為,權力本身是很中性的,一如魔戒,

這兩者都只是將人性中的種種放大千百倍,

當權力被某個人所掌握時,他心中的每一個層面都會被擴大,

因此當他尚且沒有意識到自己心中存有陰影時,權力就可能在無形中「腐化」他,

事實上造成腐化的並非權力本身,而是這個人的本性。

我常覺得看起來越「高尚」或「聖潔」的人,有時反而更加危險,

當人心中有理想抱負,有想要替社會貢獻心力的熱情時,容易將自己視為美善的一方,

因為這股理想與熱血的光芒太亮眼了,容易讓我們忘記自己也是凡人,也有不足的地方,

如果這時候旁人又因為這個人的言行,而投以高度肯定與讚賞的話,

這份光芒就更亮眼了,而人心中本就會有的陰影面,也就更有機會在此刻悄悄的吞沒這個人!



因此,面對權力,我開始學著不去懼怕使用,

過度避免行使自己所能帶來的影響力,就如同亞拉岡放棄自己的領導權一樣,

對自己真心想要守護的事物,無法真正發揮力量,達到原來的目標,

相反的,我需要開始學習瞭解權力對自己的影響,

瞭解權力的本質是什麼,我的本性是什麼,然後評估自己能掌握的權力大小到什麼程度。

權力並非只有權貴或高級階層的人才有,而是每個人都擁有的事物,

我更喜歡把權力想像成影響力,越能獲得社會主流價值認可的人,所擁有的影響力越大,

換句話說,他所擁有的權力越大,所以政治家、企業家、名人......所擁有的權力也越大,

然而這個現象慢慢被日漸發達的網絡媒體所沖淡了,有時從基層與民間崛起的素人,

因為他的某些特殊身份,或是論述的方式,同樣也具有龐大的渲染力,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學習瞭解權力的議題,

因為即使是在家庭當中,父母親對孩子也有權力,

在學校裡,教師對學生擁有權力,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權力議題。

02.jpg 

掌握強大權力的魔戒,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的事物,

也不僅僅是托爾金所虛構出來的一個寶物,

事實上,魔戒存在於我們每個人的心中,

當我們缺乏對自己的瞭解時,就容易被這枚魔戒所誘惑與束縛,

成為缺乏清明判斷能力的「戒靈」,

唯有清晰的瞭解自己,設法接納、轉化自己心中的陰暗面,

才能在獲得權力時,不被那份表面的光環與美好的錯覺所侵蝕。

我想,腐蝕人心的不是權力本身,而是我們渴求壯大自我的心性吧!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雙北地區國高中特約心理師,

擅長後現代敘事治療與人際歷程治療,第三屆諮商督導培訓中,

亦為塔羅牌及心靈圖卡諮詢師及訓練師、愛療法帶領人、家族系統排列師與靈氣療癒師,

對於關係療癒、性別與情感及性議題、生命發展、

失落悲傷與死亡、內在孩童療癒有深厚訓練及耕耘。



在與當事人共同前進的過程中,我僅是生命的行者,

透過反身凝視個人生命歷史,學習靠近眼前生命的際遇,

明白自己只是在生命旅程中多走了幾步路,

對於療癒,抱持敞開與臣服的心,對於人,帶著敬重與謙卑,

對於每個來到眼前的人,學著帶著愛如實見證,

對於這個世界,學著找到屬於自己的承擔方式。


(歡迎以複製網址的方式分享本文)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