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數日密集的工作,讓我決定在下午看個電影放鬆一下,

原本打算看一些比較緊張刺激的電影,

想起前陣子幾位學長姐推薦「怪物的孩子」這部動畫,

於是決定改看這部動畫電影,未料卻獲得滿滿的感動!

怪物的孩子 12月4日在台上映.jpg 

怪物的孩子劇情很單純,描述男主角蓮因為母親過世,父親失聯,

身為家族財產繼承人的他,引來身邊親戚們的覬覦,

逃脫大人們「監控」的他,孤單的流落街頭,卻意外闖入妖怪們的世界,

於是與強壯卻魯莽的妖怪熊徹相遇,並被收為徒弟,

故事細膩的描繪出蓮與熊徹之間的師徒之情,

也生動的刻畫出他與其他妖怪們深厚的情誼,

然而當他長大重返人類世界後,卻意外開啟了兩個世界的災難......

為了避免破壞沒有看過電影的伙伴們的興致,在此就不再贅述劇情了,

在這篇文章中,最想分享的是,看完電影後的感動與體悟。



蓮與熊徹初相遇時,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產生許多衝突,

促成蓮開始願意追隨熊徹的關鍵,源自於熊徹與對手豬王山在市場的決鬥,

相較於在妖怪世界裡有高人氣的豬王山,熊徹就像是小混混一樣,

性格粗魯又難搞的他,雖然一度幾乎要擊敗對手,卻沒有半個人替他加油,

反而是豬王山即將落敗的時候,全場圍觀的妖怪們,全都大聲的替他加油打氣,

這一幕看在蓮的眼中,忍不住想起自己的身世:

母親過世,父親又莫名的失去聯絡,身邊都是不瞭解只想利用自己的大人們,

「他只有孤單一個人,對抗著全世界!」

這是蓮眼中的熊徹,也是替他自己生命下的註解(此時他才九歲)。



為了變得更強大,蓮開始認真跟著熊徹練習劍術,跟著他旅行,

途中也與熊徹的兩個朋友多多良與百坊建立起深厚的友誼,

甚至最後還與原本瞧不起他的妖怪孩子們成為好朋友,

這樣的他,逐漸從孤單寂寞,心中充滿憤怒及怨恨的小屁孩,

成長為堅強、負責任又願意關懷他人的少年,

(故事經過了八年,因此在後半段蓮已經十七歲了)

當兩個世界遭受危險時,他自願挺身而出面對被內心黑暗吞噬的對手,

甚至決定犧牲自己的性命,與對手同歸於盡,

看著他一路上的成長,內心真的充滿感動,

同時,也想起自己一路上與過往創傷共處的時刻。

01020001542699_3.jpg 

我雖然雙親健在,在外人眼中又是個成績優秀的「好孩子」,

每個求學階段也都展現出不錯的表現,甚至還考取心理師執照,

看起來,一路平步青雲,沒受過什麼挫折,

然而熟識的朋友都知道,從國三時猛烈發作的異位性皮膚炎,

以及隨之而來長達三年的人際霸凌、五年的同儕疏離與充滿挫敗的情傷,

使我有近乎十年的時間,對世間充滿怨恨、責怪,

獨處時,則感到自怨自艾,面對他人時,則充滿懷疑與恐懼,

看到蓮的孤獨與憤恨,忍不住讓我想起自己,也曾認為在廣大的世界上,

沒有人願意靠近我,沒有人會在我跌倒時支持我,

我只求讓所有人都怕我,「強大」是讓自己在世界上存活的唯一希望。



然而我也與蓮一樣,在追求強大的過程中,有時誤入歧途,有時巧遇摯友,

在這趟追尋力量的旅途中,更與蓮一樣,有幸獲得師長的提攜與愛護,

於是隨著時間過去,在最近的三四年裡,我開始一點一滴長出溫柔的心,

學會用更寬廣的胸襟來面對世界,獨處時,惦記著深交的伙伴與師長,

面對他人時,學著理解對方的想法、照顧對方的需要。

許多師長在課程中曾問過我,在經驗過人生最黑暗的時刻,

甚至連父母師長都保護不了我,每一天都需要靠自己拼命求生的經驗後,

是什麼讓我仍然沒有轉為用恨來對待他人、對待這個世界,

我常開玩笑的回答,日本的動漫畫真的給了當時的自己很大的安慰,

我很喜歡日本動漫中,主角們在面對絕望的掙扎時,

仍然不肯放棄自己,於是因為這份堅持,最後帶領著自己,

與重要的伙伴們產生深刻連結,進而突破困境的故事片段,

透過這些故事,我深深相信著,恨意並不會帶來真正的快樂,

報復傷害過我的人,也無法使我自己變得幸福,

最重要的是,縱使只是萍水相逢,世界上確實有願意善待我的人。



在全然只能靠自己的那幾年裡,偶爾偶爾,還是會發生一些好事,

像是充滿教學熱忱的實習老師、無法保護我眼神中卻透露出祝福的科任老師,

又或是久久聯絡一次,卻讓我仍能享受友伴情誼的國中死黨,

很久很久,才會發生一件滋養我的人際互動,

在此之外,我很可能一整天都沒有人能說上一句話,

但是,這些經驗累積起來,也足夠我勉強撐在看似無望的生活裡,

奇蹟似的,就這樣一天一天的撐過去,隨著時間過去,隨著生長環境的改變,

或許也是自身性格與力量逐漸的茁壯,過去的傷,似乎也就沒這麼痛了,

當不再專注於自己的疼痛時,才有力氣去瞭解,原來世界還有不同的可能,

然後,開始重新燃起對友情的盼望、對愛情的渴望,最後找到生命的意義。



如同蓮耗費了八年的歲月,我也花了漫長的十年,走到今天,

回想起這十年裡,因為自己心中的恨與憤怒,不知傷害過多少同伴,

每次想起那些曾經包容過我,甚至因為我的言行而疏遠的同儕們,

在很多很多的不好意思之外,還有一份抱歉,

這些心情,在當時是完全沒有的,年少的我只想著要填補自己的空虛,

只想著要加強內心的防衛,根本無暇注意他人的需要啊!

也是因為這一份年少的懵懂、莽撞與粗糙,

讓我很能體會如今相遇的青少年們,那是一份深深受傷,

受傷到無暇顧及他人,只求自身能夠安全、存活的心情,

需要如同蓮一樣,獲得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愛,才能逐漸受到平撫。



看著「怪物的孩子」,想起自己曾經與正在陪伴的學生們,

甚至也想起這兩天工作坊中,一個個敘說著曲折蜿蜒的生命故事的伙伴,

許多時刻,從這些伙伴們眼中,會看到努力汲取希望卻又充滿無奈的眼神,

在許多沈默裡,我知曉許多生命片段正跑出來,當中往往是帶來挫敗的經驗居多,

在這種沈默裡,我不太愛說太多話,因為這份沈重,也唯有沈默才能勉強展現我的敬重,

然而,我心中也清晰的知道,只要他們選擇不放棄自己,

終有一天,會赫然發現,原來自己身邊擁有不多,卻珍貴的愛與情誼,

到了那個時候,就是傷口逐漸被撫平,生命來到柳暗花明之刻了。

01020001542699_6.jpg 

漫長寫了這麼長的文字,其實是想對我的學生們說(雖然你們應該看不到),

也對許多長久閱讀這個部落格,可能都各自深陷於黑暗裡的伙伴們說,

其實,也是對著我自己說:

世界有時確實是黑暗的,生命中有時確實暫時失去了希望,

無法訴說的絕望,是真實的,然而我們擁有著某些人的愛,也是真實的,

在每日每日的過程中,我們經常會面臨一個困難的決定,

那就是我要選擇恨、報復與暴力,來對抗那些曾經或正在壓迫、傷害我們的人,

還是我要選擇愛、溫柔與慈悲,來放下那些過往的創痛?

我們都有理由憎恨,甚至成為迫害他人的人,

用他人的痛苦來撫慰自己的痛苦,有時表面看起來的確是個很好的方式,

然而,在憎恨他人的同時,或許我們也偷偷的在仇恨著自己,

咒罵著自己的軟弱、任人欺凌與無能為力,

所以,選擇用愛與溫柔對待他人,其實也是選擇用同樣的方式,來善待自己!



這不會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即使我已經是一個諮商心理師了,

有時候選擇仇恨,選擇跌入過去的傷痛中,仍然是比較容易的決定,

但選擇愛對我來説,確實也越來越容易了,

這是因為我不斷的提醒自己,身邊有許許多多的愛,

這些愛,未必都是長久、深厚的,更多時候,這些愛我的人往往因為緣分用盡而離開,

但是,只要堅持下去,仍然會出現下一個溫暖關懷我的人,

如果我滿懷著憎恨與怒氣,或是持續被自己的悲傷給困住,

恐怕就都看不到、感受不到這些默默的、微小的關心與愛了吧?



我很難說,愛與恨,哪一個比較好,

尤其是選擇愛、溫柔與慈悲的生命態度,常常是很累的,

然而每當我回憶起生命中,那些因為我選擇愛,而創造出來的美好相遇,

心頭總是暖暖的,讓我重新充滿力量,套句「怪物的孩子」中的台詞,

這,才是真正的「強大」與力量!

我們身邊終究都還是有別人在的,只是有時我們暫時遺忘了他們,

更有可能的是,我們太被自己的恨或悲傷給遮住了,

以致於身處於愛的圍繞中,卻絲毫未察覺到。



深深的祝福每個走在生命旅途上的伙伴們,

每當深陷困頓時,別忘了我們身邊還有別人。




幽樹小檔案:

本名張義平,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主要於微煦心靈診所、雙北市國高中校園進行接案與團體輔導的工作,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想預約幽樹個別督導服務,或邀約進行校園個案研討的伙伴,

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5804377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