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昨天晚上寫了封信,給我靈性上的老師Mali,

知道她身處在國外,應該還無暇閱讀,

然而先前說好要回饋一些療癒的進度,內在到了不得不動筆的時刻,

一寫出來,情緒有如排山倒海般湧來,

外在狀態是平靜的,內心卻有許多翻攪,

於是在臉書上進行一小段書寫,才使情緒稍稍平緩。



今天早上起來,閱讀著Mali的網誌,

想起這幾天與朋友們的討論,感受著自己究竟怎麼了?

如果用Mali的話語來説,我猜會是這麼說的:

「所有還不在光中的,都渴望回歸到光裡。」

如果用我的話語來説,大概會是這樣:

「所有還沒有整合完全的生命面向,都渴望回來,成為更大的自己。」

很有意思的是,我開始重新閱讀榮格的書籍,進行原型卡工作坊的講義編寫,

而今天要進行第二套卡片的教學講義編撰,仍然與榮格有關,

榮格理論中很重要的一環,就是提醒我們面對自身陰影面向的重要性。

DSC_1896.JPG 

回想起今年幾個重要的生命轉折點:

參加浴光之路、被老師進行兩場家族排列、找Mali做回溯及療癒、參加存在主義工作坊......

忽然覺得自己用近乎是強力壓迫的方式,推動靈魂走往更深更黑暗的角落,

好像內在對自己有一個承諾是:「來吧,該是替內心幽微點亮一盞明燈了!」

於是原來還可以忽視、逃避、對抗的,那些還無法整合的面向,就這樣一個個跳出來了。

彷彿為了幫助我看見這些面向,身邊的伙伴開始揭露我從來沒看過的一面:

對於親密關係態度隨便的、內在有強烈情緒需要別人猜測的、喜歡批判別人的、

以良善之名行欺騙之實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

每跟一個伙伴相遇,都忍不住讓我感嘆:「我怎麼會選擇跟這樣的人當朋友?」

然而心底有個更清晰的聲音說:「因為這些都是我,是我壓抑已久卻渴望被看見的面向。」



無論頭腦理智如何想要將這些想法驅逐出境,最後我仍選擇嘗試接納與擁抱他們,

這幾年來隨著靈性訓練的進展,內在感知越來越清晰,

許多時候,要欺騙自己變得越來越困難,也只能在苦苦掙扎後,慢慢學會面對,

為何在今年,這些陰影面向的衝擊力道會特別強?

書寫至此,忽然想起自己在年初時寫下的新年新希望,

當時,我告訴自己:「我已經來到一個需要更深刻轉化的階段了。」

這個念頭促成我上浴光、接受排列,之後因為生活激烈的轉變,一時半刻也就忘了,

但是,我的心沒有忘記這份承諾,

於是,在每一個身心準備好的時機點上,考驗接二連三的來到。



一直以來,清楚知道自己的生命面向中,有個任務叫做「承擔」,

為了原生家庭的某些狀況,承擔著心理上的壓力,

為了自己在乎的社會價值,投入公益服務,

為了想要替專業圈子做點事情,很努力做著分享與傳承的工作......

然而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療癒,逐漸發現,

承擔的確是我生命任務中的一環,但可能不是透過我所認為的方式來進行的,

我本能上認為的承擔,彷彿近似於一種苦修,實際上這世界需要我的,則是淡定與悠閒的心,

現階段的我,是以尚未穿越早年傷痛的面向,來進行承擔的任務,多了些辛苦跟嚴苛。



這幾個月來越加感受到在生命面向裡,我對自己的過度嚴苛,

這份嚴厲有時也不自覺的投射到周圍身旁的人們,

然而現階段的我面臨大量身心轉化,其實需要給自己更多的溫柔跟同理,

那個很用力的我,正逐漸從內在角色的舞台中,要退場了,

取而代之的是更輕鬆自如、有溫度的我,需要更往舞台中央靠近,

當我要進入另外一個生命位置時,需要的不是過度嚴格的自我要求,

也不是帶著疲倦的身心狀態還要奮力向前,

而是明白每條生命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他們缺的不是我的「作為」,而是「凝視」。



想起自己在看「百日告別」,「花開花終有時」這句話跳出來時,

自己的傷心,不是對逝去者的不捨,而是難以接受每條生命有自己的選擇,

在我的腦海深處,還是對於什麼叫「好的生命選擇」有一套個人的想法,

當眼前的生命沒有往這個方向走時,心中會有焦慮、心疼、不捨......

然而,花開花落終有時,每個生命終將有自身的去處,亦如是我。



其實我想說的是,從年初到現在,這麼深刻在經歷人世間的生離死別與創痛,

或許為的就是讓我在徹底經驗「人」的位置時,開始學著即使在波濤情緒裡,

我仍然可以開始學著用「天」的角度來理解世界的運作,

於是,心中對這世界尚未回到光的衝突與痛苦,懷有一份悲憫的心,

卻也願意用更緩慢而安靜的態度,守護著、凝視著,不急著出手做些什麼,

因為,花開花落終有時,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那麼,就承認並接受吧!




本名張義平,幽樹(ShoRa)是我的靈性名字,

現為微煦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雙北國高中特約心理師,

擅長後現代敘事治療與人際歷程治療,第三屆諮商督導培訓中,

亦為塔羅牌及心靈圖卡諮詢師及訓練師、愛療法帶領人、家族系統排列師與靈氣療癒師,

對於關係療癒、性別與情感、生命任務及生涯發展、失落悲傷與死亡、

內在孩童療癒與性相關議題有長遠的訓練及耕耘。



在陪伴當事人的過程中,我僅是生命的行者,

透過反身凝視個人的生命,試圖碰觸與靠近眼前的生命,

明白只是在生命旅程中多走了幾步路,實際上與多數人並無不同,

對於療癒,抱持敞開與臣服的心,對於人,帶著敬重與謙卑,

對於每個來到眼前的人,學著帶著愛如實見證,

對於這個世界,學著找到屬於自己的承擔方式。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引用)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