ㄧ連兩天看了兩部電影,昨天與友人提及,

從大學開始,就把看電影當成是專業研習的一部份,

每看完一部電影,就寫一篇心得,

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恐怕也寫過兩百篇以上的心得了,

回想起這部電影宣傳海報上的標語:經歷才是你完勝的履歷,

我想,許多事情都需要靠累積而來,專業如是,智慧如是。

761af780-5601-e656-34d2-f1e328004417.jpg 

男主角班對女主角茱兒來説,不僅是一名摯友,

也可說他是茱兒生命中的諮商心理師,

雖然觀察力敏銳,能看出茱兒的本質與潛力,又對公司環境有細膩的看見,

然而他總是不著痕跡的與這些人互動著,甚至是靜候恰當時機才點破,

我認為這是因為班年已七十,是孔子所謂「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年紀了,

因此舉手投足總是散發著成熟的韻味,多了份細緻,多了份體貼,

要像是茱兒所讚嘆的這樣:

「你總是在對的地方、對的時候,說對的話,做對的事。」

我想真的是需要經歷許多人生風浪才能磨練出來的。



看完電影,忍不住想起在諮商與靈性療癒上的專業養成,

在諮商圈裡對於專業大致有兩種看法:

一種認為心理諮商是一門透過專業訓練而來的學問,

與個人經驗和智慧不那麼相關,重要的是透過學習更多的知能來充實自己,

另一種則認為學了再多專業技術,終究需要人生智慧來陶冶與雕塑,

專業知能僅是晤談中的一項輔助,「人」才是過程中最重要的,

這兩種說法爭論到最後,慢慢出現折衷的看法,認為兩者應該並重,

如果從電影劇情來看,我想折衷派的想法應該是最貼近實務現場的。



每隔一陣子在專業學習上,會有很大的轉彎,

對我來説每次都是一個重大的學習與成長,

最近開始對於「臣服」與「謙卑」有了更深的體會。

就像是電影中年輕的世代一樣,當我還是諮商新手時,

對於細節是高度掌控的,每一次晤談前都會設定好許多內容,

結束後之後也會反覆聆聽錄音檔,設法找出下回可改進之處,

除此之外,對於找尋更專業、更迅速、更能有效改變當事人的學派跟技巧,

我抱持著極大的努力跟熱情投注其中。

然而在學了許許多多的學派,開始接觸更多宣稱能快速轉化當事人的靈性療癒途徑後,

我開始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

如同電影<百日告別>裡說的:「花開花落終有時」,人生,有時無法強求些什麼。

c8f560d12f34179a.jpg 

過往在諮商專業的學習裡,我被訓練成對當事人發展出精確的概念化,

同時不斷反覆思索,如何提供介入策略,是最能夠產生改變的方法,

如今我算是學習相當多不同的轉化與療癒技術跟理論了,卻發現生命自有其速度,

身為諮商心理師與靈性療癒師,我或許真的「懂」很多,所能「做」的卻有限。

電影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兩段劇情,一段是班數次壓抑自己告知茱兒先生外遇,

直到他們一起出差,在旅館共度一夜,茱兒自己找他商量這件事時,

班也只是輕描淡寫的要她不必自責,然後陪她一起看電視。

另一段則是當她聽到茱兒開心的表示要聘用執行長,

同時不斷說服自己這是正確決定時,班同樣沒有多做表示,

直到茱兒自己於隔天早晨拜訪他,他才委婉說出自己的想法。



在這兩段劇情裡,我深刻的學習到,光是貼近的理解當事人,

光是更細緻的理解當事人發生了什麼事情、經驗到什麼,

甚至於知道當事人現在作什麼改變是最有利的,仍然遠遠不夠,

一位圓融而成熟的諮商心理師,並不是看到什麼就說什麼,

也不是光是看見當事人的最大福祉,就要帶著他們往這方向前進,

而是懂得有耐心的去感受,在什麼場合、什麼時機,

說出什麼樣的話語,是當事人能夠吸收與接下的,

這樣的方式,有時或許會比「我已經盡到自己專業的責任,是否接受是你的責任」更有溫度,

除此之外,這種方式似乎也更與華人文化不斷教導我們的人際模式相吻合。

1443180843-1654601466_n.jpg 

對於西方心理學中所評論的,華人文化在表達上,有時太迂迴、模糊與鄉愿,

我這一兩年開始有了很深的省思,

華人在人際互動上,的確充滿曖昧與模糊,有時容易引起誤解,

這種方式在相處上也確實容易造成摩擦與不必要的困擾,

然而我逐漸感受到,這層人際文化中最深的核心,其實是「智慧」與「體諒」,

因為體諒著對方的心情,覺得自己其實沒有權利替當事人決定什麼是好的,

因此在眼前這個人還沒看到自己所看到的事物之前,沈默,或委婉帶過,

因為想替自己跟對方都留些情分,所以有些事情不說破,

於是關係能長存,彼此也都能各自保留些個人的空間。

在諮商或療癒的歷程中,我想除了單刀直入或持續往改變的方向邁進一途,

有時候也需要多一點的智慧,來展現對當事人的同理心吧!



還記得許多老師都不約而同的提醒我們,

諮商中最難的不是做些什麼,而是不做些什麼,

有時候我們都太想扮演「好父母」的角色,提供當事人無微不至的照料,

然而更多時候,我們需要學習「放手」,讓當事人走出自己的路,

在這過程中,我們扮演的是「護持」的角色,

方向與進度,都是由當事人來決定的。

這一兩年來,在帶團體或個別晤談中,沈默的時間越來越多了,

因為我發現對於生命的奧秘,個人體會得太少,

在另一個生命面前,有時唯有沈默,才得以表達對他/她的敬重,

而也唯有在沈默中,我才得以細細的去體會,

剛剛當事人的那番話,究竟在傳達什麼訊息?



我想,自己的生命或許來到了一個「收」的階段了,

對於當事人生命的速度,抱持著臣服的心,

明白每一個生命有自己的速度,而花開花落終有時,

對於當事人的決定,帶著謙卑的態度,

知道自己其實對另外一個生命全然無知,給出一份敬重,

我想,成為諮商心理師與靈性療癒師,

意味著我們不僅學著慈悲,還要有智慧,

一如電影裡的班,堅持「做對的事」。




幽樹(Sho Ra)戲迷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阿卡莎花精顧問、愛療法帶領人、

靈氣療癒師、家族排列師與塔羅講師。

打從大學時代起,就瘋狂沈迷於電影裡,

總覺得一個人一生只有一個生命故事實在太少,

恨不得從電影當中盡情地體驗各樣人生故事,

喜歡從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欣賞電影,

也熱愛將從電影中獲得的點滴心情,與人分享。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進行分享)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