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還是孩子的時候,有大把的時間揮霍、享受,

對我們來説,生命是一場又一場的冒險與挑戰,

有太多目標等待我們去征服、奮力一搏,

隨著年紀漸增,開始經驗到體力的限制、親友的生離死別,

我們才逐漸發現,原來生命不只是一場冒險,還是一場邁向死亡的旅程。

fx_fhch44950018_0002.jpg 

百日告別是一部相當凝重的電影,台詞不多,情緒張力卻很強,

裡頭兩位主角面對著摯愛的離開,幾乎不曾放聲痛哭過,

凝重的表情,好像一座石刻的雕像,無語,卻已道盡一切,

濃烈的情感,在斷斷續續瑣碎的日常事件中,鋪陳、接續著,

看起來平淡,底層卻潛藏滾滾暗流,稍一不慎,直將觀眾的心往下拉扯。

雖然男女主角各自用著自己的方式,試圖展開伴侶逝去後的生活:

自殺、與友人發生性愛、旅行、替伴侶完成生後的瑣事......

然而,一切的行為,似乎仍然無法填滿生命中的無底洞。



片尾,百日後,心敏詢問育偉因為車禍而受傷的手臂還沒好嗎?

育偉先是說了句:「應該快好了吧。」

隨著接駁車在彎路上漸行漸遠的形影,他接了句:「不知道什麼時候。」

心敏對此,淡淡回了句:「不知道。」

影像就此淡出,替電影畫下了一個未完的逗點,

彷彿暗示著,摯愛離去所帶來的痛,時間不一定能撫平,

就算終有平息的一天,這個時刻卻不知何時才會到來。

fx_fhch44950018_0003.jpg 

最終,電影黑幕上寫著:

「百日,今日為卒哭泣,今日過後,不能再哭。

如同生已含在死裡,樂已存於哀中。」

幾行短短的字,卻是如此的沈重,

如同心敏對育偉所說的:

「他們都說這些儀式是為了讓死者安心,好好離開,

我卻覺得這一切好像是為了提醒我們,他們已經離開的事實,

給了我們ㄧ 個期限,要我們放手。」



死者的生命經由這些儀式,逐漸融入生者往後的人生道路中,

那些無法完成的願望與夢想,曾經有過的歡笑與嘆息,

都變成了需要被擔負起的重量,需要生者咬著牙試圖扛起,

帶著額外的重量,慢慢的,慢慢的繼續往前走,

如同心敏至日本完成當初與未婚夫的蜜月之旅時,巧遇的老婆婆一樣,

縱使艱難,卻仍得一步一步用自己的速度,拾階而上,

因為「不管我怎麼慢,他總是會在最上面等我嘛!」

只要生者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一天,死者就會在盡頭等待著我們,

正因為如此,無論如何生者都要好好走下去,

在我們逐漸遠離死者帶來的悲傷時,卻也逐漸逼近死者所在的世界,

這樣的矛盾,讓我們不知該繼續沈浸於悲痛裡好,還是重新展開人生好?

好像停滯或前進,都仍與死者緊密相連,卻又無法真正觸及彼此。

1378983_3.jpg 

看完這部電影,使我對於台灣殯葬的習俗,有了很大的改觀,

還記得年少時陸續經歷外公、爺爺與奶奶的逝世,

年少輕狂又浸淫在西方心理學知識的我,總覺得這些繁瑣的儀式顯得有些愚蠢,

是一種過度鋪張、不切實際又破壞環境的無聊儀式,

如今,面臨著體力衰降、友人逐漸因為各種原因而生離死別,

我才明白,親友離世的悲痛,唯有透過一道又一道的儀式,才得以稍稍放手,

儀式,讓生者得以合理的釋放哀傷,也使剩餘的人們得以緊密連結,相互慰藉,

肉體上的關係已不復存在,我們唯一能緊抓不放的,只剩一點微弱的心靈連結,

儀式,讓這連結更深刻的留在心中,於是我們或許能有多一點的勇氣與力量,

試圖從悲傷中振作,繼續好好過著自己的人生。



在家族排列處理與死者之間的關係中,有一段宣誓語是這麼說的:

「從現在起,我在心中留一個位置給你,

從今以後,我會帶著你,去看、去聽、去感受這個世界的美好,

我會帶著你對我的愛,好好活在這世界上。」

當我們能重新確立自己與逝者的連結時,或許也就得以從倖存的罪惡中釋放,

用好好過活的方式,給自己力量,讓逝者安慰吧?



幽樹(Sho Ra)戲迷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阿卡莎花精顧問、愛療法帶領人、

靈氣療癒師、家族排列師與塔羅講師。

打從大學時代起,就瘋狂沈迷於電影裡,

總覺得一個人一生只有一個生命故事實在太少,

恨不得從電影當中盡情地體驗各樣人生故事,

喜歡從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欣賞電影,

也熱愛將從電影中獲得的點滴心情,與人分享。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進行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